78584842 3456707221067276 5600559095384899584 o  1

金融正義

大家常說經濟如果是身體,那金融就是支撐實體經濟發展的血管。然而,光是這幾年來被揭發的金融弊案,就可發現我們的金融監理及市場秩序弊病叢生。具體而言,共有下列四大病灶:

1⃣金融幫盤據公股行庫,官官相護,影響效能

2⃣金融監理失能,裁罰過低,違法業者有恃無恐

3⃣高風險衍生性金融商品濫賣,消費者頻頻受害

4⃣吹哨揭弊保護不力,放任業者追殺打壓
 
弊病叢生的金融環境,不僅對新創投資的幫助有限,放任金融被不動產綁架,更會排擠實體投資、炒高房價店租,阻礙實體經濟的發展。此外,每一次的金融弊案和監理失職,背後代表的其實就是動輒數十數百億的鉅額損失,光是這幾年就有:
❌放任銀行濫賣TRF,7000多家企業受害,損失近兆

❌樂陞案坑殺投資大眾,受害者求償46億

❌兆豐違反洗錢防制規定,遭美國紐約及伊利諾州合計裁罰65.5億

❌慶富獵雷艦案,濫貸205億,認列損失157億

❌潤寅詐貸350億,公股損失24億
 
為了強化金融監理,根治金融弊端,杜絕特權套利,時代力量提出以下四大主張:
 
📌訂定金融旋轉門條款,以公開甄才取代特權酬庸

➖訂定「金融旋轉門條款」,嚴格限制財金官員轉任公股機構及行庫

➖打造公開甄才機制,專業選拔,拒絕特權酬庸派系分贓

➖對違法濫權怠忽職守的公股董事,積極究責求償
 
📌維護市場秩序,保護吹哨揭弊

➖訂定「公益揭發保護法」

➖鼓勵揭弊、落實揭弊者身份保護、嚴格禁止企業事後秋後算賬
 
📌健全金融監理機制

➖提高違法罰則並逐案裁罰,避免裁罰金額遠低於不法暴利所得

➖嚴禁財金官員與金融業者私相授受

➖嚴格追究違法失職官員責任
 
📌設立金融消費者保護局

➖成立專職機構,落實「金融消費者保護法」

➖對於金融衍生性商品濫賣,積極進行事前預防,以及事後協助消費者維護權益

➖嚴格管制不當銷售手法,保障銀髮投資族權益


長期以來,許多財金主管機關的官員,卸任就直接轉到國營機構或周邊機構,變成「原來的下屬官員」要監督「原本是長官的學長學姊」,如何發揮金融監督管理?這就是受到各界詬病的「金融幫」。金融幫長期把持的結果,不僅缺乏效率且阻礙創新,甚至因監督不易而弊案連連。
 
例如,電子支付的浪潮中,台灣作為資訊大國卻因公股單位推動不力而坐失先機,結果當初負責的董座轉身又成為其他公股行庫高層,毫無績效概念可言;監督怠惰讓公股行庫得過且過,結果爆發兆豐銀違反洗錢防制,遭紐約及伊利諾州接連裁罰57億及8.5億,事後僅處分現任高層,歷任董監事及金管會若無其事;慶富獵雷艦案,9家公股銀行在一銀主辦下,聯手貸給不會造艦的慶富公司205億元,最後認列157億元呆帳損失,最離譜的是,因此案負責下台的合庫董座廖燦昌,事後走馬上任一銀董座,負責都是空談!
 
金融幫的實際表現,顯然與前金管會主委李瑞倉所說的「 都是人才,應該為國所用」大相徑庭。時代力量在進入國會後提出「金融旋轉門條款」,要嚴格限制財金官員卸任後短時間內轉任公股機構及金融業,並打造公開徵才機制,將真正「靠實力而非靠關係」的專業經理人大量引進,取代金融幫的拉幫結派,為公股銀行注入新血,找回金融應有的效率的創新活力。


金融業由於專業門檻較高且產品複雜,內部營運狀況不僅一般人難窺一二,監理機關也未必能掌握全貌,因此更需要來自內部的吹哨揭弊,來協助維護金融秩序。例如近年的彰銀東莞分行案及永豐金案,都是靠著內部勇敢的吹哨者揭發弊案,才讓金融機構坦承錯誤。
 
但因為法律沒有給予吹哨者足夠的保護,讓金融機構動用龐大資源、秋後算賬的案例比比皆是,例如永豐金案,何壽川家族的違法超貸案還沒辦完,永豐就急忙用另案提告吹哨者,無論是施壓報復還是殺雞儆猴,不僅違反公平正義,更可能引發寒蟬效應,讓更多潛藏的金融弊案繼續不見天日,等到爆發時已經造成更大規模的損失。
 
因此,時代力量已提出「公益揭弊者保護法」,希望能達到「鼓勵揭弊」、「落實揭弊者身份保護」及「嚴格禁止企業事後秋後算賬」的效果,很可惜這屆國會無法通過。時代力量會繼續優先推動相關立法,讓揭弊者再無後顧之憂。讓政府當後盾,一起把關金融機構的違法失職,維護市場秩序。


許多金融業者常常表示金管會的監理讓他們吃不消,但各種金融弊案卻層出不窮,中間失落的環節,其實就是現行的金融監理有許多漏洞,造成監理能讓基層人員吃盡苦頭,卻不能真正防弊。
 
第一個漏洞,就是相較於金融業者動輒數百億的獲利,違法裁罰的金額始終太低,且金管會執著於「統合一次罰」,而不是採用《行政罰法》的「一行為一罰」。例如,造成中小企業近兆元損失的TRF案,金管從2014年5月到2017年6月進行了五次裁罰,總計對19家銀行罰了銀行1億400萬元,換算下來平均每家僅罰550萬元,對比這些銀行在銷售TRF時每年數百億的獲利,簡直是九牛一毛,難怪銀行罰不怕,這些TRF則是「越裁罰,賣越多」,毫無嚇阻效果。
 
第二個漏洞,金管會和金融業者的關係過於密切,造成監督功能未能彰顯,甚至介入喬事。一名調查金融弊案的檢察官就曾指出:「其實這些金控業跟金管的關係,那是密切到我們難以想像的。等到扣留手機,你才會知道說,哇,原來這個階層早就直接互通。很多案子其實金管會早就知道了,他只是沒有動,而且他也不想動,因為他不想在我這個主委的任內發生。」
 
以永豐金超貸案為例,其實早在2012及2013年的金融檢查和專案檢查,金管會就應該掌握,卻遲遲沒有動作,直到吹哨者勇敢站出來,替金管會做了他們原本該做的事,並因此遭到施壓報復,金管會才願意動起來。
 
更離譜的是慶富案,前金管會主委李瑞倉不僅在高雄銀行董事任內,涉及包庇慶富子公司的「慶陽聯貸案」,在擔任金管會主委時更涉及親自幫慶富喬貸款,金融監理及行政份際蕩然無存,終於爆發205億元聯貸弊案。

第三個漏洞,就是在這些弊案被揭發後,對於牽涉的財金主管並未嚴格究責,形同放任這些這些官員捅出一堆婁子後要全民買單,自己卻輕鬆上任金融高層,甚至搖身一變成為應該監督金管會的立法委員。
 
例如,中國國民黨不分區立委第一名的曾銘宗,前面提到的兆豐案,他歷任擔任兆豐董事及金管會主委,不僅並未積極處理,事後也沒有面對任何究責;TRF、永豐案、慶富案等大型金融弊案,全都發生在曾銘宗擔任金管會主委期間,甚至在他任內涉及「放寬專業投資人資格」,導致TRF濫賣給根本不適合投資高風險衍生性商品的中小企業主,如今弊案一一揭發,至今也未見金管會對曾究責。


有鑒於高複雜高風險的金融商品一再出現違法濫售的弊端,造成許多人在不清楚風險的情況下蒙受損失甚至負債,長輩退休金歸零,連許多企業都因此產生鉅額損失,不僅影響實體投資,甚至因此倒閉而引發失業。
 
例如,2016年爆發的樂陞案,是一個中資假裝日資,再用假併購的名義來坑殺台灣投資人的經典案例。當時許多年輕人因為併購案通過審查,誤認政府有把關而投資,結果政府不僅事前把關不力,事後也欠缺對被害人的保障,經 @立法委員 黃國昌 努力爭取後,才拿回部分賠償。
 
因此,時代力量在2016年提案訂定《金融消費者保護法》,也於該年三讀通過,希望進一步發揮保護金融消費者的效果。然而,要妥善運用該法的專職主管,我們認為應參考國際經驗,設立專職的「金融消費者保護局」,更主動地積極進行事前預防金融衍生性商品濫賣問題,以及事後協助消費者維護權益。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