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5日,時代力量正式成立政黨。這段時間以來,我們充分感受到,社會對於時代力量黨的期待與支持。身為時代力量的第一任執行黨主席,不只是作為時代力量的代表,更是要承載著人民的期待與囑託,為台灣的新生開創出路,為這個時代的難題找到答案。
  
台灣的民主發展走到現在,必須邁入新的階段。過去我們經歷過數十年的威權暴政,接著又花了三十年一步步邁向民主化。如今,我們又遭遇到台灣發展的轉捩點。尤其過去的八年讓我們深切感受到,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成果,其實一直都沒有脫離中國極權威脅的陰影,社會的公平正義,也不斷在錯誤的政策下遭受侵蝕。
  
現在,該是台灣突破困境,尋求新生的時代了。而要落實屬於這個時代的新政治,台灣必須要有承載進步價值的新力量注入,這是時代力量的信念,也是我們接下來努力的目標。
  
我們承諾,要戮力做一個透明的政黨。不論是政府、國會及政黨,要打破黑箱,讓屬於公領域的政治事務,攤開在陽光下,隨時接受人民的檢驗,以確保權力總是為人民服務,而不是為腐敗或特權服務。
  
我們承諾,要堅持做一個開放的政黨。時代力量黨做為一個向全民開放的平台,讓各種進步的社會力量與改革理念能夠匯集,成為推動台灣新政治的火車頭。
  
我們承諾,要徹底做一個參與的政黨。從候選人的產生、政策的擬定到政黨的運作,都歡迎具有共同理念的朋友一起投入,讓政治成為人人皆可實質參與的公共場域,而不是少數人把持的權力遊戲。

我們承諾,要持續做一個行動的政黨。哪裡有不公不義,哪裡就有我們的身影,時代力量將永遠站在改革的最前線,為最需要幫助的人們奮鬥。
  
各位朋友,台灣究竟要邁向新政治,還是繼續停留在舊政治,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刻。台灣需要更好的民主,人民值得更好的政治,我們值得更好的未來。請加入時代力量的行列,與我們攜手匯集力量,共創屬於人民的新時代。
  



基本政策主張

國家、民族與國際

1.「時代力量」主張推動台灣的國家地位正常化,國民皆享有做為一國之民的基本尊嚴與權益。
2.「時代力量」主張應積極保障台灣多元民族之集體權利,保障民族文化的傳承,強化母語教學,以及落實原住民族基本法,在原住民族自治的前提下協力恢復各民族之傳統領域。
3.「時代力量」主張台灣積極參與國際社會,更應秉持良知、捍衛人權與公義,善盡國際責任。
  

憲法與民主憲政

1.「時代力量」主張透過由下而上的草根力量,人民全面參與制定、一起構築國家的基本大法,一部保障台灣的國家正常地位、捍衛人民基本權利、彰顯進步價值的新憲法。

本黨的基本憲政主張包括:「維持總統直選、強化國會制衡權力」、「三權憲法、廢除考監兩院」、「保障多元民族的集體權利」、「擴充人權清單」、「公民權下修十八歲」、「強化人民直接民權及公民投票權利」、「廢除錯亂國家地位之相關規章」。我們主張,「人性尊嚴」與「人權保障」應是所有政治權力行使的最高原則,賦予憲法人權條款直接效力,使人民得以有效地捍衛權利。

2.「時代力量」主張修訂「公民投票法」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除了選舉權,「罷免權」及「公民投票權」需要更進一步推展,透過落實直接民權,改革代議政治的缺失。本黨主張,應結合網路科技、與時俱進,讓人民行使權利更為便利,讓民主更紮實。

3.「時代力量」主張國會選舉制度應採聯立制,才能真正反映人民意志。應提高不分區立委名額,取消百分之五的席次分配門檻,並改採「開放名單」制度,由人民直接決定不分區立委排名。建立國會聽證制度,強化立法權對行政權的監督,並廢除黨團協商。院會及委員會實況應經由國會頻道全面公播,打破政客的密室黑箱。

4.「時代力量」將全力推動司法改革,建立「憲法訴願」制度,讓人民參與審判,修正「法官法」加速淘汰不適任法官,制定「檢察官法」貫徹「審檢分立」、廢除特偵組、並推動「起訴狀一本主義」,落實刑事人權的保障。
  

社會正義與環境

1.「時代力量」主張政府施政應以貫徹「公平正義」為目標,所有資源及經濟發展成果,應由全民共享。面對「分配不正義」與「世代不正義」的問題,應杜絕政府不必要的支出浪費,推動「租稅改革」及「年金改革」,加強「資本利得稅」的課徵,並全面檢討軍公教退休制度。同時,應強化受薪階級及勞農階級的權利,最低薪資應達到合理生活薪資的水準,勞工與農民的退休應獲得更多保障;促進完善的社會福利制度,讓幼兒、老人、弱勢都能獲得公共體系照護,由社會共同承擔責任。

2.「時代力量」主張全面檢討國土規劃、改革房地政策,縮小城鄉發展差距。落實房地實價課稅,防止財團購併土地炒作房價。設置充足的社會住宅,保障一般人民的居住人權,杜絕不當的土地徵收。
  
「時代力量」主張以環境永續發展作為經濟開發的必要前提,反對偏重「大財團」與「高污染」的產業政策。我們認為應強化中小企業、創新企業與綠能產業發展的政策,建立公平的產業競爭環境。農業方面,保障農地農用,協助在地農業與創新農業的發展,提昇糧食自給率,建立友善與永續的農業發展環境。

台灣,數百年來,我們放棄爭取自主權力的勇氣,卻沒有因此換得更多。那些被外來政權、政商權貴施捨的物質基礎、經濟建設、教育、福利...等等,經常讓我們落入失語的情境。
  
他們說,只要過好日子有飯吃,誰統治我們都一樣,我們忘記說話的權力,我們忘記怎麼捍衛那些可以為傲的價值。我們總是不想輸給別人,用盡全力拼經濟,爭排名,卻迷失在一連串的數字迷霧中。一個所有人都認知到、卻又逃避的事實是,我們正處於一個無窮無盡的迴圈之中,台灣人民努力打拚,卻贏不得應有的尊嚴,甚至得不到應有的收入。為了不想輸給別人,我們就快要輸掉台灣,失去自己。這樣的危機感,近兩年來,讓台灣新生力量前仆後繼,驅動了強而有力的社會動能,也讓政治板塊的移動從地方大幅展開。
  
然而,我們要極力避免政治板塊的移動只是另一次「政黨輪替」的表面功夫,卻讓真正的問題依然懸而未決。我們不能繼續當政治的旁觀者、政黨的啦啦隊,台灣人民必須要把握機會,進一步掌握改革政治、改造社會的主動權。現在,是我們自己站出來收拾家園、解決代誌的時刻!在不輸給別人之前,讓我們先成為自己,成為一個不再面目模糊、語意不清的人!
  
讓我們打破僵化的政治想像,以全新的開放參與方式,匯集台灣的進步力量,凝聚成為新時代的政治力量。等待了數百年,當下的台灣人民應該要有勇氣,腳踏實地、重新開始,讓「共和」成為動詞,啟動一個真正由眾人力量共同建立、共同管理的平等自由新時代!
  
在這裡,每個人都享有:生而為人的基本尊嚴追求夢想、保護幸福的平等地位做為一個國民的認同感與歸屬感參與政治、自主決定的權利。
  
「時代力量」,追求一個人人都嚮往、引以為傲的台灣!

政府組織型態有總統制、內閣制、雙首長制、委員會制等,政黨組織型態也不只一種。政府組織和政黨組織,看似無關,其實很有關係。

總統制中,防止總統濫權靠國會制衡,所以總統不該有權左右國會議員。內閣制下,防止總理濫權靠多數黨黨內監督,所以總理也不該對同黨國會議員有太大影響力。國、民兩黨,選上總統者擔任當然黨主席,以主席領黨,並在國會以黨領政,動員黨籍立委遵從黨意投票。這種政黨體制,無論是總統制或內閣制,監督制衡都將大打折扣。我國總統不若美國,可以否決法案和主持閣員會議,法定權力相對有限,但因往往同時掌控黨組織,才使其實質權力大幅膨脹,失去制衡。國內政治結構問題,是黨主席權力過大,不是總統權力過大。只要國、民兩黨結構不變,民主發展前景堪憂。

兩黨從列寧式政黨逐漸民主化,但主席直選並具有莫大權威的特性,國人可能早已習慣,但在民主國家中卻是唯二僅見。

時代力量不是列寧式政黨,和國、民兩黨非常不同,我們仿效民主國家政黨架構,參考國際組織經驗,具有幾個特點。

  1. 決策委員會由七位主席團成員,四位政策委員會主席,四位工作委員會主席,一共十五位組成。
    主席團下設秘書處與募款委員會,協助與協調政策及工作委員會,主席團成員互選執行主席。

  2. 主席透過溝通協調,領導全黨,並不被賦予分配資源與指揮黨政的權力。
    政黨主席有過大權威,對民主政治有害無益,溝通協調能力,才是政黨領袖應具備的特質。時代力量主席由主席團互選產生,而非黨員直選,主席對主席團與決策委員會負責,決策委員會對全黨負責。如果主席不適任,主席團可隨時更換,主席的權威,不來自黨章賦予權力,而是建立在持續獲得黨內高度信任。

  3. 設立對應立法院常設委員會的政策委員會,監督與擬定相關政策立場。
    國家政策經緯萬端,必須長期關注。立法院目前有八個常設委員會,黨內設立四個政策委員會,各對應兩個立院委員會,各項政策、法案、預算,分別由專責黨員負責瞭解與研究,提出各項政策分析與對案。

  4. 設立獨立工作委員會,由黨員直選推動黨務。
    傳統組織由上層思考,下級執行,往往計畫宏大,但缺乏可行性,最後成效往往大打折扣。時代力量設立獨立工作委員會,各委員會由黨員直選產生,於決策委員會要求預算,獨立推動工作。各項工作的思考、計畫、執行皆在獨立委員會內處理,上層決策委員會負責協調優先次序與資源分配。規劃到執行皆由同一組人負責,黨內各委員會分思合作,將會更重視可行性,並有助建立專業傳承。

  5. 所有黨職任期與大選同步,大選後檢討改選。必要時,黨員可以於期中要求改選。
    國內大選並不剛好間隔兩年,任何固定任期,都將與選舉籌劃衝突,黨職於大選後檢討重組,落實責任政治。罷免是對現任黨職的不信任投票,只要任期中有一定比例黨員要求,時代力量即進行改選,保留罷免制的黨員監督優點,避免罷免再改選的紛擾。這個設計,同時鼓勵黨內多數接受少數參與決策,讓黨內對話更為充分,更加穩定。

  6. 黨員可透過線上會議,參與黨章修改,通過相關決議,實現直接民主。
    民主的目的,在於匯集資訊,廣納意見,避免獨斷的盲點。民主的過程,在於溝通歧見,彼此說服,提高各項政策的共識。網路時代已二十年,透過網路實現直接民主的環境漸趨成熟,作為新時代的政黨,我們願意進行這項嘗試,讓所有黨員,共同形塑新世代政黨的全新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