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共和國》邱顯智、陳為廷/中資入股聯發科 不能是蔡明介說了算

今日投書《自由時報》,再談中資入股聯發科的問題。這個議題,雖然在學者串聯抗議後,已經暫緩。但消息也指出,馬政府極可能在卸任後、新政府上任前,搶先開放。
在這波論爭中,有一種聲音說:聯發科是一家私人企業,為何不是董事長說了算?政府又何必插手?
但事實上,中共政權早已明確指出對外併購相關產業,是一個整體的國家戰略。美國、韓國相繼介入中資入股國內企業,也正是出於保障國家安全的考量。再加上,台灣IC產業長期是仰靠政府的補貼、優惠,和無數工程師的血汗交疊而成今日的榮景,一旦草率開放,受到威脅的將是國民的安全,和基層工程師的勞動權益與生涯規劃—試想,那些在新竹剛剛貸款買房、成家的工程師,面對未來工作將被迫移往中國的高度不確定性,壓力將有多大?無數現在正在大學裡修習相關學門的學生,又該面對怎樣的衝擊?
聯發科開不開放,不是蔡明介說了算。與其用訴訟來威脅員工,蔡明介更應該對他自己的員工、和這個社會,有充分的說明。

以下為全文:
這兩個禮拜以來,馬政府欲開放中資入股半導體(IC)設計產業,引起社會廣大關注。若政府同意開放,台灣最重要的IC設計廠商聯發科,將會引進背後是中國政府資助的紫光集團投資。在學界廣泛連署,兩大黨候選人的表態反對下,立法院通過主決議,要求「現階段」不得開放中資入股。但也有報導指出,馬政府仍有意在新政府上任之前,迴避「新民意」,逕行開放投資。
躲在馬政府背後
值得注意的是,整起爭論中,風暴圈中的聯發科都躲在馬政府背後,未親自對外說明。直到立院通過主決議前夕,才臨時發布「重大訊息」,針對我們競選粉絲頁上的一則對聯發科員工的訪談文稿嚴正表態,說這「不代表所有員工意見」、「內容不實」,且將對我們「保留法律追訴權」。
但聯發科的回應中,卻也未明確指出我們的聲明中究竟有何「不實」之處,令人費解。
究竟是什麼樣的訊息,讓聯發科終於出面回應?
我們的這則貼文,其實主要是聯發科工程師針對《工商時報》楊姓記者的一篇名為〈為什麼蔡明介不怕IP被偷?〉做出回應。主要論點,就是從聯發科董座蔡明介的考量出發,說明若中資入股,也沒那麼可怕。但由於許多陳述不符工程師第一線的工作經驗,因此工程師特別跳出來澄清。以下整理雙方的爭點。
第一,開放論者主張,聯發科是最害怕IP技術智財權遭竊的公司,若董座蔡明介都贊成開放,代表他們有信心維持公司的控制權,不致讓關鍵技術外流。關鍵不應放在資金是否為「中資」,而是公司的「控制權」該如何維持。
但工程師提出回應,根據相關申報,聯發科的經營階層持股平均不超過三%。但目前訊息指出,未來中資可望持有十%至十五%的股權,等同直接持有公司。既然是同一家公司內的技術轉移,也就沒有「外移」的問題,但這仍是實質的掏空。開放論者和蔡明介應該先出面說明,為何自信「控制權」得以保存,而不是反過來空要工程師別多慮。
第二,開放論者指出,若中資入股台灣IC產業,台灣的人才就沒有必要西進中國,反而有助留住人才。
但就工程師的第一線經驗,一旦開放中資入股之後,工程師很可能將「被迫」西進中國。因為中資為了技術轉移,最合理的方式就是讓台灣工程師與中國的工程師待在一個團隊中,最有利學習。再加上,台灣長時間打下的整個客戶上下游的供應鏈連結也被接收。最後,最先進的研發移往中國,台灣只剩下老舊成熟製程的東西,很快就變成空殼。屆時原本領先的技術也已被轉移至中國,台灣人才為了參與更先進的製程、有更好的工作待遇,反而將加速流失。
第三,開放論者指出,中資入股將使聯發科有更多的資金運用,而且更可以加強全球競爭力。
但就聯發科目前的財務狀況來看,由於IC設計業產值高,需要的資金也相對少。聯發科本身就銀彈滿滿,根本不缺資金。今年第三季季底,公司的現金有一六八九億元。說聯發科缺錢,根本是假議題。
另方面,聯發科現下就已在全球各地設點,目前產值也排名全球第二,何來「缺乏競爭力之說」?
歸結上述爭點,聯發科和馬政府在主張開放的同時,確實仍難說服基層工程師和廣大國民。
在這波論爭中,有一種聲音說:聯發科是一家私人企業,為何不是董事長說了算?政府又何必插手?
但事實上,中共政權早已明確指出對外併購相關產業,是一個整體的國家戰略。美國、韓國相繼介入中資入股國內企業,也正是出於保障國家安全的考量。再加上,台灣IC產業長期是仰靠政府的補貼、優惠,和無數工程師的血汗交疊而成今日的榮景,一旦草率開放,受到威脅的將是國民的安全,和基層工程師的勞動權益與生涯規劃—試想,那些在新竹剛剛貸款買房、成家的工程師,面對未來工作將被迫移往中國的高度不確定性,壓力將有多大?無數現在正在大學裡修習相關學門的學生,又該面對怎樣的衝擊?
聯發科開不開放,不是蔡明介說了算。與其用訴訟來威脅員工,蔡明介更應該對他自己的員工、和這個社會,有充分的說明。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