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統大選辯論會後花絮:邱顯智的阿嬤】

看到兩位總統候選人都講到阿嬤,有一位還流下眼淚,忽然想到我跟我九十一歲的阿嬤從小相處到現在,也是有一些感觸。
有一回在樹上摘龍眼的時候,忽然看到頭上一隻龜殼花直撲而來,眼看就要滑我的手臂。瞬間,我趕緊叫在樹下的我同事也就是我阿嬤,拜託,趕快拿一根棍子給我,讓我把蛇趕走。
沒想到我阿嬤雙掌合十,不停的喊:
"土地公伯,趕快把蛇趕走!土地公伯,趕快把蛇趕走!"
最後,我看著吐著蛇信的牠從我手臂經過。土地公伯當然沒有把蛇趕走。
又有一回,我跟我阿嬤兩人吃飯,吃到一半,魚刺梗到我的喉嚨。當晚,疼痛難耐,但夜晚下山不便,因此一夜未眠,等到天亮。
早上起來,我要下山去看醫生,阿嬤堅持不用。她說村子裡有一位長輩,很會畫"化骨符",一畫就沒事了。
本人當場拒絕。當時我正著迷法蘭克福學派,心裡暗笑她的迂。但是我阿嬤強押著我去那位長輩家,他們很快把符畫好,燒一燒,叫我喝下去。我心想喝完我就要趕緊去掛急診了。不料,一喝之後,竟然刺在喉嚨的感覺完全消失了,一邊摸著我的喉嚨,一邊驚呆了望著這位長輩。
走回家的路上,我阿嬤得意的說:
"啊你讀比較多冊也沒多厲害啊!呵呵!"
考上法研所後,準備律師高考。我阿嬤說,要考試的時候,她準備了三、四種的符,有吃的,有帶的,有洗的,記得一定要按照她的吩咐做。
我當場虛應一應故事,絕對不可能就範,每一年都拿了一堆符,都給它丟掉。
但是到了法研所最後一年,還是沒考上。非常緊張,在不考上就要當兵了,於是,到了考試的那天早上,想來想去只好拿符起來燒,把它吃下去(喝?)。然後又帶又洗之類的。
結果是年考上。從此對我阿嬤畢恭畢敬,不敢造次。考上之後,我阿嬤帶我去廟裡燒金,她說,
"是神明讓你當律師的!你沒多厲害啊,考不上那麼多次啊!好好做!"
可能是因為這個緣故,我始終覺得,我的律師路是吃了符考上的,我還是不能辜負這些符。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