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國家真相取代相互猜忌 以加速轉型邁向真正和解

新聞與聲明

現在的大學生所處校園可能很難想像,在他們出生的不過10年前,政府的情治人員會在校園徘徊,冷不防對學生提出邀約:「我們喝杯咖啡吧!」可伴隨而來的,卻是臂膀的緊扣與雙腳的懸空。那個瞬間,將決定產生新的威權受害者,還是加害協力者。

台灣民主發展走過30多個年頭,沿途充滿各種挑戰,但路途更坎坷的,是原本應該並肩同行的轉型正義。

從李登輝執政後期開始處理對受害者的賠償,對加害者的追究卻缺席了;陳水扁執政的下半場,終於重拾轉型正義,但距離威權已經15年,又無法通過相關立法來全面清查;馬英九執政時期全面擱置,轉型正義空轉8年。最後,當蔡英文執政下終於通過了轉型正義相關法案,許多人企盼已久的轉型正義工程總算開始,希望儘速補足落後許多的進度,讓台灣社會大步邁向真正的真相與和解。。

如今,蔡總統執政5年多過去,《促轉條例》通過也將屆4年,從黃國書到江鵬堅,台灣政治卻依舊陷入相互猜疑「誰是加害人」的漩渦裡,顯然與許多人當初期盼的大步邁進與真相和解,有著不小的差距。

問題是,轉型正義是標準的與時間賽跑的工程,許多人證物證都在流逝中。而我們的起跑原本就落後許多,實在不能再蹉跎。因此,時代力量提出四項訴求:

一、更徹底的資訊公開:

面對近期相關爭議,促轉會的回應是「此類事件是轉型正義必經的陣痛期」,我們當然理解轉型過程中必定伴隨著爭論與衝突,但應該是基於歷史真相的實質對話,而不是拿著不完整資訊的各說各話,請問近期爭議是前者,還是後者?

正是因為促轉會2019年啟動「監控檔案當事人閱覽計畫」以來,選擇遮蔽 #監控者#協力者 的相關資訊,造成被害當事人只能各自扮演偵探來懷疑推敲,進而造成過去的朋友同事間相互猜疑及不信任,這與轉型正義所要追求的「完整真相」及「真正和解」大相徑庭。

因此,政府應參考國際經驗,開放被害當事人查閱完整資訊,清楚掌握誰是加害者,誰是協力者,才能避免無謂猜疑及陣痛,達成真正的諒解及和解。

二、加速落實國家究責:

加害者或協力者究竟有哪些責任,又該如何負起責任,不應該是當事人自己決定,而是從國家整體政策的角度來進行。促轉會依法應該公布,包含威權真相調查及後續處置藍圖的「任務總結報告」,雖然經歷兩度遲交,終在近日正式上線。因此,我們要求政府應儘早處置立法等相關後續工程,早日完成國家究責的任務。

三、加害者應揭露完整真相:

目前已被揭露的加害者及協力者,站在促進轉型正義的立場,比起自己決定如何負起責任,更該做的是協助揭露完整真相,將自己當時所掌握的情治單位的上下游佈線交代清楚,以便台灣公民社會釐清加害者體系,重建公民對轉型正義工程的信任。

四、擴大威權時期相關研究,深化公民對轉型正義的理解:

促轉會委託研究「威權統治時期校園與社會監控之研究」指出,1980年代情治單位由法務部調查局主責,在全國線民的佈建,高達3萬多人。報告並指出,受害者與加害者並非涇渭分明,甚至有交互重疊的現象。

因此,要確切釐清責任,進而推動和解,政府應進一步擴大威權時期相關研究,幫助社會掌握過去這段威權歷史的完整圖像,才能更深刻地記取過去教訓,透過公民學習和相互提醒,讓台灣朝更完善的民主和法治國家邁進。

轉型正義是促進國家民主轉型的根本工程,尤其台灣經歷了最漫長的38年戒嚴,應伴隨民主化而來的真相、和解及轉型,又被拖延了30多年,更應該加速前進,以更徹底的真相揭露,更完整的國家究責,來破除社會對轉型正義的質疑以及對彼此的猜疑。這是此刻所有政黨及政治工作者的責任,別再讓台灣應得的真相與和解,繼續身陷記憶與遺忘的掙扎。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