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d12474029 459791004232136 4073229784416353730 o

林昶佐「甘比亞與中國建交,顯示馬政府外交的完全矛盾!」

上禮拜甘比亞宣布與中國建交,各界都相當關心台灣目前在國際外交上的處境,以及兩岸關係究竟如何。因此今天外交國防委員會特別邀請外交部、陸委會以及國安局至立法院進行專案報告與備詢。
過去馬政府以「活路外交」「外交休兵」做為外交政策的核心概念,實際外交的成效、據外交部的報告所言,是推動「實質參與非政治性的國際組織」。但在我看來,政府的外交手段常常呈現自我矛盾與邏輯上的不一致,因此藉由今天的機會,我請外交部說明清楚這八年來政府外交工作的整體布局與戰略、願景究竟是什麼。

首先我請教外交部林永樂部長,馬政府一直以來所強調的「實質參與非政治性的國際組織」路線,這政策的實際成效是什麼?部長表示在WHO世界衛生組織、INTERPOL國際刑警組織、ICAO國際民航組織等的參與上台灣都有重大突破,這些都是技術性的、工具性的無關主權的非政治性國際組織,而且支持我們加入這些國際組織的國家,以數十個「非邦交國」歐美國家為主,林部長表示這顯示了馬政府的外交策略成功。

根據部長的回答,馬政府目前的外交政策,是透過許多「非邦交」的國家來擴大「非政治性」國際參與,停止爭取敏感政治性的國際組織,擱置主權上與中國的衝突。
既然馬政府的外交實績都是以非政治性、無關主權的國際參與為主,且以「非邦交國」的支持為重點,那馬政府維持邦交國的用意何在?

【馬政府的外交願景究竟是什麼?】
對於外交困難的小國而言,邦交國存在的意義,就是為了確保的主權被承認,協助小國參與政治性的國際組織,例如聯合國等;這方面才是非邦交國無法發揮的功能。透過邦交國在國際之間凸顯台灣的主權與尊嚴,促進台灣在國際之間成為正常的國家。許多台灣人民都希望台灣有一天成為正常國家,以台灣為名在國際之間跟世界各國平起平坐,全世界都是我們的邦交國,平等尊嚴的參與包括聯合國在內的政治性國際組織。這是許多台灣人民的長遠期待,也就是外交願景。而有這樣的外交願景,政府就能去思考現在該怎麼進行外交工作,評估在國際中的我方的邦交國質與量的需求。

因此,我請教林部長,馬政府的外交願景究竟是什麼?是否跟台灣人民的想法一樣?他不願清楚回答。他一再的表示現階段的穩固邦誼、維持實質國際參與。我再追問,我想知道的是未來長期的願景,而不是現在在做什麼。因為要有願景,才能規劃現在的工作內容,以及跟邦交國們之間往來的關係以及合作方向。林部長依舊還是在「穩固邦誼、維持實質國際參與」含糊打轉,依舊沒有提出馬政府的長遠外交願景。

缺乏外交願景與方向,毫無策略,不就是過去八年來,馬政府外交迷航的原因嗎?

【友邦與中國建交,馬政府該遺憾還是樂觀其成?】
我追問林部長,那麼甘比亞還算不算我們的朋友,林部長回答,算,雖然沒有邦交。按照外交部的報告,甘比亞「經濟蕭條、財政每況愈下、政府發不出薪水、部會裁撤、國水電公司破產」,可謂人民處在水深火熱之中,是不是應該需要幫忙?即使沒有邦交,是不是也應該要鼓勵大家幫忙這個曾經的朋友?林部長也回答「應該」。我接著詢問現場的陸委會施惠芬副主委,目前政府多次宣稱中國關係跟馬政府「空前良好」,那麼,中國算不算是馬政府的朋友,施副主委也回答:「是」。

我藉由這樣的詢問,其實就是要強調馬政府的國際外交政策,邏輯上存在著根本的矛盾!因為如果台灣和中國真的在現況下如此親密、水乳交融,那麼我們的友人「甘比亞」需要協助,他們去找我們的好友「中國」幫忙,這有何遺憾?按照馬政府的邏輯,根本就應「樂觀其成」!

【結束矛盾的外交,重新訂定長遠的外交願景與戰略】
馬政府無視中國對台灣一以貫之的打壓現實,一味粉飾太平的下場,就是完全無法面對外交上的任何挑戰!這是缺乏核心價值,缺乏外交願景,缺乏戰略方針,將對兩岸關係當成台灣參與國際的途徑,所必然造成的矛盾結果!

我認為,在台灣國家地位的正常化路上,外交工作到了該全盤檢討,重新訂定未來戰略的時候了。而這應該是新政府上台以後,包括總統、外交部以及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都要嚴肅面對的課題。

  01
林昶佐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