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1929 457058787838691 6756725045923543795 o

林昶佐「兩千萬台人服務四千萬華僑?要求「僑胞」必須嚴謹定義,不能把人民納稅錢丟進模糊無底洞」

今天的外交國防委員會安排僑務委員會備詢。僑委會長年來為許多台灣的國際藝文團隊提供協助,而閃靈在國際各國的演唱會時,歌迷雖然都是各國主要族裔,如歐美人、日本人為主,但僑委會仍串連當地台灣僑社的訊息推廣,因此開頭我先向僑委會致意。

我認同僑委會存在的價值,應該有助於延伸、串連海內外台灣人的實力,不止在國際現實困境中可增加台灣的能見度,也可因為人力物力的交流而奠基國際網絡,進而強化台灣的國際競爭力。
檢視僑委會提供的「業務報告」,重點概略為「中國逐年增加巨額資源服務僑胞、搶食僑社認同,我方在預算拮据的困難中,仍力求表現。」實際雙方在2015年僑務預算比較,中國約為250億台幣,
我方僑委會僅10億餘台幣,而在人力方面,中國更高達三萬多人,是我方僑委會的百倍之多,難以抗衡。
顯然,雙方在爭取的僑胞是重疊的,也就是僑委會多次統計的「四千多萬的華僑」。很多海外的台灣人表示,許多貪婪的僑社是我方與中國的僑務資源通吃,若再加上他們旅居本國的福利,這種人等於享用了三個國家的納稅錢,實在荒謬!

今天許多委員都質疑,台灣人民納稅錢去服務的這四千多萬「華僑」究竟如何定義?陳士魁委員長表示這不是法律名詞,是一個通用的概念。若依照僑委會業務報告上的脈絡來看,這是1932年,中華民國在中國大陸成立僑委會時開始的概念,也就是一種「大中國」的僑胞想像。
這我實在無法接受。

僑務委員會是依法成立、依法行政,使用台灣人民依法納稅的經費,怎麼可以去服務一個非法律名詞不精確的四千萬僑胞對象?兩千萬人要服務四千萬人,這是無底洞,難怪預算怎麼列都不夠用!
我進一步詢問陳委員長,依照這種大中國概念的政策基礎,是相當危險的!因為這種政策若要落實,不止要去跟中國對抗、爭取海外僑胞,也要跟蒙古對抗、爭取海外蒙古僑胞,也要跟西藏流亡政府對抗、去爭取海外西藏僑胞,還要跟越南政府對抗、爭取海外京族僑胞,跟哈薩克政府對抗、爭取維吾爾海外僑胞...,因為這些族群都在1932年中華民國宣稱的領土之中,台灣人的納稅錢這樣花,是合理的嗎?

陳委員長解釋,在實務上不會這樣去做,也就是不會去服務蒙族、藏族、京族、維吾爾族等等。我質疑,那這不就是侷限在服務四千萬的海外「漢族」?那這樣對台灣的原住民族難道公平?台灣的原住民為什麼納稅要去服務海外四千萬的漢族?
陳委員長繼續說明,這四千萬僑胞對象不只是要給他們服務,而是我們要爭取的人才,四千萬是一個很大的人才庫,我們要爭取他們來台灣貢獻心力。
面對台灣少子化的現實,爭取更多海外優秀人才來台,這我可以肯定。但如果我們的僑委會定義要爭取的「僑胞」人才,是鎖定在如此不精確的「血緣概念上」,那麼,我們的原住民族「僑胞」,也就是南島民族,依照政府原民會統計,包括東南亞、印度洋及太平洋島嶼,北起台灣,西到馬達加斯加,東達復活島,南至紐西蘭,總人口有兩億人!這海外兩億我們原住民族的僑胞,不是比四千萬人更多,有更多值得去爭取的優秀人才嗎?
更何況,爭取海外優秀人才來台,應該是經濟部等其他部會的工作!
不管用「大中國」概念,或用「血緣」概念,或任何不精確的模糊概念,去定義「僑胞」,只會讓僑委會的業務混亂、存在爭議、徒增困擾。明明是串連僑胞的和平服務工作,卻搞到要砸錢跟其他國家對抗。

因此,我請僑委會提出報告,請用法律的精準定義出我們的僑胞範圍,讓人民的納稅錢真正花在刀口上。

  01
林昶佐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