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1323 1669193289987723 4779511740948661478 n

【朋友眼中的邱顯智#04:楊曉菁律師篇】

【朋友眼中的邱顯智#04:楊曉菁律師篇】
姓名:楊曉菁
職業:律師

經歷:邱顯智律訓所同學(2003)

認識邱顯智Handy已經超過十年了。

那是在通過律師考試後92年律師訓練時認識的,當時大家成天玩樂,一邊規劃人生,一邊認識不同方向來的人。Handy屬於沒有陌生人的那種,帶著溫暖的口音與天真的笑容,說學逗唱,讓人笑得落淚。

律訓後,大家各自分散,而Handy則是去當兵。某天,台北菜鳥律師如我突然接到Handy的電話,說他是在當監獄官,碰到一件很奇怪的案子。兩個共犯,不是軍人的用普通程序審理已經無罪定讞,是軍人的人卻用軍法速審速決也已經確定,而在軍監執行。同一件事,走上歧路,變成兩個事實,一個無罪,一個重罪。他苦惱著各種方式,來幫助那位收容人。現在想起這件事,我不知道自己當時怎麼沒有笑他,那有人當兵當成這樣的,可能那時候我也還相信著這個世界必要有一個應該有的樣子,不是它想長怎樣就可以長怎樣。大概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目屎將欲落下來」好像就變成他的口頭禪了。

後來顯智去德國念公法,這是一件很厲害的事,雖然在口試前一刻,老師過世,以至於無法拿到博士學位,也是蠻厲害的。總之,顯智回國後,因為受訓完沒有實習,必須重新受訓,他又重來了一次。後來,因為顯智規劃在台中開業,在台中的老公與我都對他很有親近感,也又比較有了聯繫。沒想到那之後,顯智就開始一路爆走了。

現實往往輕易踏破應該有的秩序,彷彿它根本不存在,律師的心也漸漸隨著資歷變得冷硬,力氣也逐漸變小。質疑公平正義合理時,被人家說根本沒那回事,已經變得啞口無言,開始相信實然就是應然,世間本有悲苦。

原本我只以為顯智對於冤罪案件的執著,始於菜鳥律師的熱情。

沒想到從鄭性澤、關廠工人、大埔、洪仲丘到太陽花學運,任何一刻的工作量與挫敗感,都可能燒焦一個律師,冰凍一個人的熱情,顯智竟然一路破關,朝著他覺得應該要有的樣子,不停前進。軍審廢除,實踐了他二十幾歲時的努力,關廠工人改為公法審判。顯智的眼淚真的流了下來,他的力量與影響力也越來越大。可是他的形象,竟然還是跟我十年前認識他的時候,一模一樣。(除了上電視時,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很嚴肅!?)

我這次沒有覺得那有律師當成這樣的,邱顯智讓我又開始相信這個國家值得它應該要的有合理秩序。不合理的,可以推翻,可以改變,只要願意踏出來,做一點努力。一個可以讓所有的人都可以有尊嚴的、平等的生活在這個島上的秩序,我們都值得。

邱顯智說,國會改革,合理的工薪,教養資源,我對他有期待。

在律師後援會內,有律師開玩笑說,如果沒有選上,我就打你。我想追加一句-
如果選上之後,敢讓人失望,我就打你。邱顯智!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