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8384 1665654893674896 5619503389249503743 n

【朋友眼中的邱顯智#01:劉繼蔚律師篇】

姓名:劉繼蔚 Eventis Liu(圖中這位拉拉熊)
職業:律師
經歷:
邱顯智律訓同學

邱顯智關廠案、洪仲丘、太陽花等案律師團戰友

以下正文:

他不是什麼好朋友,讓你當槍頭,害你背黑鍋,拉一堆事情來叫別人做,開會的時候姍姍來遲。然後「安安」「就這個計畫」「老婆要殺人了」「快馬加鞭」的連續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光速逃離,讓你只想從這個傢伙頭上巴下去,再一腳踹飛。

他也很難歸類在什麼大好人,偶而賣弄一些一望即知的壞心眼,還自以為得計露出一副喜不自勝地表情跟你炫耀,讓人大嘆世風日下。除了擺明要牽盼仔的時候,他也從來不把什麼高尚的價值放在嘴邊當聖人。他最大的快樂大概就是當馬被女兒騎,還有陪著家人在新竹四處放鬆散心,偶爾偷偷摸摸地說一點老婆的壞話,然後皺起眉頭擺出人生導師的姿態,一臉莫測高深地跟你說:「我跟你講,老婆就是要哄」,大概就是他難得的人生小確幸。

他講話也通常不怎麼靠譜,你永遠搞不懂他當律師,到底是受美麗島律師的號召,還是考不上醫學系痛定思痛的轉換跑道,還是在那個重考的午後三級片影院,因為葉子媚或是葉蘊儀的吸引,誤打誤撞看了以父之名的人生領悟。他頂著海德堡大學公法博士候選人的頭銜,偶而你會聽見他講了個漂亮的名詞,跟著一個據說德國人也聽不懂的德文單字,你正要期待他要滔滔雄辯的時候,接著來的那一長串莫名其妙的超展開,只會讓你冒出叫他回去愛娥老師門口跪的衝動。

他選前跟你說,選舉應該不難嘛;選下去卻一天到晚跟你說,靠夭,原來選舉這麼累,可是頭都洗惹,哭哭(尾音上揚)。但他嘴巴說不要,身體還是很老實地被他的幕僚帶著,紮實走完每一個讓市民認識他的行程。他幕僚老是公幹他這個不好、那個不好,可是卻總也不由自主,帶著滿滿的愛「相忍為顯智」。

我看見了他選舉中的進退取捨,聽見那些或好或壞的傳聞耳語,也親身體驗了他如何以中二的、近乎自我催眠的超大條神經,對這一切寵辱不驚。於是我跟某人說,我不幫他就是了。可是他組黨參選,還是寫了短文,祝福他莫忘初衷。然後又被拗了一下,想一想,還是又寫了這篇,跟大家說我認識的邱顯智。

他不是候選人,不是人權律師,不是公法博士,不是新竹女婿;拿掉頭銜,他就是一個,像你我一樣有血有肉有喜有悲有笑有淚有小確幸也有小邪惡的普通人,只是偶爾會因為一些看不下去的事,腦衝熱血一下,往前站了一點。他是你,他是我,他是他自己,他也是我們;跟大家一樣,從自己的眼光看見問題,從自己的角度傾聽聲音,用誰都聽得懂的辭句大聲說話,勤奮努力(兼偶而偷懶滑手機),然後在不知不覺間,成為想要改變世界的傻子。

如果大家有空在新竹遇到他,握握他的手,看著他的眼睛,聽聽他說話;你會看到一個發自內心、期待全世界一起幫助他改變,一起讓生活、讓這個社會變得更好的,一往無前的笨蛋,一個代表你、代表我,更代表我們的立法委員。

他是邱顯智,一個讓人忍不住想靠北的損友,一個讓人忍不住想幫忙的。。。(基於電腦分級限制而消音)。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