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83 1673391086234610 8556894295692350994 n

【有錢判生,沒錢判死;輕放權貴,重砍弱勢。 這就是我們的司法?】

前天,趙藤雄在出庭時,當庭承認在林口A7、桃園八德合宜住宅案行賄內政部官員,於是二審判決稱趙藤雄「有悔意」,且由於趙藤雄承諾捐2億元給國庫,因此輕判他兩年,緩刑五年,免入監服刑。
看到這則新聞,我突然想起我先前的一位當事人。
我的這位當事人,是一個遊民,他沒有飯吃,露宿街頭,三餐不繼,後來想去偷剪電纜線來賣錢。於是他去了一個工地,偷偷剪了兩根各一公尺左右的電纜線,結果在剪第二根時,被工地人員發現,我當事人想要逃跑,被兩位工地人員阻攔,之後就發生扭打,他被打得鼻青臉腫。後來,檢察官依刑法327條,起訴我的當事人七年以上徒刑的準強盜罪,一審就判了他七年。
兩條電纜線,價值多少?大概是一根台幣一千塊,我的當事人為了兩千塊,坐了七年的牢。
今天一個遊民,窮到沒有飯吃,為了活下去,鋌而走險,想去偷價值兩千塊的東西賣錢,結果被判七年。另一方面,一個早已家財萬貫,不愁吃穿的大財團資本家,為了牟取更多利益,不惜行賄數百萬、上千萬,結果法律卻只判他兩年徒刑,還可以因為他捐了兩億給國庫,就給他五年緩刑,不需入監服刑。
合議庭讓趙藤雄得以緩刑的八大理由中,包括「已經年過70,長子又罹患重病,需要親情支持」,以及「過去不曾犯罪」,還有「支付公庫2億元…對社會做出正面、積極補償」等等,看了實在令人無奈。
面對弱勢,就鐵面無私,毫不留情,誰管你是否三餐不繼,是否孤苦伶仃;面對有錢有勢的人,就變成溫柔體貼,呵護備至,設想週到的暖男。竊鉤者誅,竊國者侯,有錢判生,沒錢判死,這就是我們的司法?
希臘神話中代表真理的女神Themis,一手拿權柄之劍,象徵法律的強制力,一手拿天枰,象徵公正,不偏不倚,雙眼用布條矇住,象徵不受偏見與利益蒙蔽判斷。
然而今天我們的司法,眼中卻只看到權貴,並用權柄之劍重砍弱勢者,天枰完全失準。先前的布農族王姓族人,因持獵槍狩獵而遭判三年六個月徒刑,也是這種荒謬現象的冰山一角。
在我們的社會裡,政治、文化與經濟上的弱勢,彷彿註定永遠位在真理女神手中天枰上最無足輕重,又最被壓迫的一端。
我們的法律,尤其是我們的刑法,是建立在階級的不平等對待之上的。身為一個律師,我認為這是不應該的,司法應該是修補與治癒社會傷口的工具,而不是加深社會階級落差。
因此,我認為我們應該嚴肅思考建立「人民參審制」,就如同歐美行之有年的陪審制,或是歐洲、德國的參審制,核心精神都是讓人民的聲音可以實際進入司法體制。
如果今天人民可以參與審判,就可以對許多艱苦人民在生存困境下做出的犯行有更多體諒、理解,也可以嚴格檢視像日月光、頂新魏家與趙藤雄這樣的財團、資本家,不至於讓他們在牟取暴利、剝削與壓榨百姓的同時,竟可以如此輕易地逃避刑責。
這樣的司法,才可能不再是輕縱權貴的失準天枰,才可能被期待真正實現公平正義。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