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fe 11

【時代眾志 自決力量】時代力量辦台港議員團隊對談會後新聞稿 2017-1-7  

時代力量於今(7)日舉辦【時代眾志 自決力量】台港新生代議員論壇團隊對談活動,邀請到香港新科立法會議員羅冠聰、朱凱迪、姚松炎及各議員團隊來台,時代力量方面則有黨秘書長陳惠敏、新北黨部執行長陳志明、林昶佐辦公室吳崢和各立委團隊助理代表,雙方針對在台港兩地從事政治工作和進入議會後的實際經驗進行分享。

時代力量黨主席黃國昌開場致詞時表示,這是非常難得的機會,可以邀請到香港的議員以及團隊到台灣來,希望藉由這次的活動,串聯民主經驗、促進交流,一起思考台灣、香港如何深化民主,讓兩地新生代的政黨、議員多多認識,一定會帶來正面積極的作用,雖然有一些風波,但民主力量的串連並不可怕,而是要讓新世代有更多機會實現改革,也呼籲中國政府,予以打壓民主的交流,不如多思考中國內部民主化的機會。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表示,昨晚搭機來台,在香港機場、桃園機場都有遇到抗議的團體,也有一些傾中的媒體抹黑,扣上港獨的帽子,希望藉這個機會說明,香港眾志黨沒有訴求港獨,對於香港的前途,香港人應該透過民主程序來決定。黃之鋒也提到,從2015年中旬決定組黨、投入選舉至今,政黨運作和社會運動真的非常不同,在街頭可能比較單純,選舉則需要很不同的群眾基礎;社會運動是用盡所有資源去推動一個議題,但政黨要處理大範圍的題目,怎麼設定議題和排序就是很大的挑戰。

黃之鋒也分享,其實一開始羅冠聰的知名度並沒有大家想像的高,所以花很多時間與選民溝通,尤其香港眾志黨只有一個候選人,因此投入非常多資源做候選人宣傳。黃之鋒也提到,身份的轉換及從街頭到體制內,要繼續堅持原則、不能忘記初衷,都不容易。

立委高潞・以用團隊的林秉嶔、吳逸駿分享到,進入原住民立委辦公室,感受到強烈的文化衝擊,雖然原住民人口在台灣只佔2%,但在許多領域原住民族都發光發熱,但是原住民族在社會、法律制度上都沒有被受到完整的保障,雖然台灣已經有《原住民基本法》,但是尤其是原住民族的傳統領域問題,在實務上都有很多困難。吳逸駿也表示,選舉跟政治工作最顯著的差別是,政治工作的目標不只有一個,選舉就是要贏,但是政治工作要處理更廣泛、更細緻的題目。

立委徐永明辦公室的林鈺傑分享,自己一進立院的震撼教育就是勞基法一例一休爭議,對助理來說是快速成長的機會,接下來又接觸到自己很喜歡體育改革題目,是很幸運的機會。因為徐永明委員是黨團總召,所以也經常參與政黨協商、經歷政治角力的現實,時代力量的委員只有五席,常常要趕場質詢或跑行程,但不管是委員或是助理都很認真投入,這一點是無須質疑的。

立委洪慈庸辦公室的楊清富表示,長期擔任政治幕僚,比較沒有社會運動的經驗,經歷過四任總統的長期工作經驗,至今深刻的感受是,立法院其實是「有無限可能的地方,因為沒有什麼規則可言」,協商可能取代了立法院八成以上的運作。楊清富提到,因為洪慈庸委員的形象比較特殊,所以最重要的工作是要保護委員,比較可惜的是與問政無關的花邊新聞一定會見報,也只能提醒
委員自己更謹慎小心。

立委林昶佐辦公室的吳崢分享到,從選舉至今在林昶佐團隊工作,前兩個會期在國防外交委員會,所以有很多距離民生比較遠的議題,但因為委員自己特殊的生命經驗,所以包含人權、流行文化或是很多次文化的議題,也都會匯集到辦公室。吳崢也提到,年輕人想法很多變,網路上的輿論也很捉摸不定,與民眾互動的方式很多元,在做政策溝通或是選舉溝通上,相信台港雙方都有很多經驗可以多交流分享。

時代力量新北黨部執行長陳志明表示,在黃國昌團隊中,因為國昌的角色很多,所以日常工作接觸的面向也非常多元,自己上班第一天就遇到台灣參加WHA的事件,處理複雜、多層次的議題也需要很細緻。陳志明也分享到,會議是開不完的,政治工作跟一般民眾想像得其實很不同,前置作業也非常多、非常重要,相對在地方上的工作則需要更多創意,因為民眾直接的感受與政治工作的邏輯很不同,不能只是說理說清楚而已,民眾在議題上有認同感但更希望實際上能解決問題。

羅冠聰團隊的司徒子朗分享到,很多人會說「你們已經當立法會議員了,可以不用再反對、上街頭了」,但在香港,議員的最有力的工具就是反對,因為立法會議員沒有提案的機會,只能被動地可以否決行政機關的計畫。

羅冠聰團隊陳珏軒則表示,因為香港立法會的權力有限,行政權大於一切,透過議員結合街頭的抗爭,才有機會改變。現在街頭運動氣力較弱,陳珏軒提到自己目前最主要工作是準備質詢、把資訊上網,但是要促成政策的改變,還是需要有社會運動的奧援。

羅冠聰團隊袁嘉尉提到,目前自己主要是做地方組織工作,接著會成立南區的地方辦事處,要做宣傳、議題,處理地區議題的方式跟選舉很不同,地區需要處理小範圍但很實際的問題,例如公車路線被撤造成很多民眾不便等,都需要深入瞭解才能處理。袁嘉尉強調,地區組織最重要是包容、同理心,很多議題民眾其實不了解政改、普選等議題,所以必須從民眾關心的議題進入社區、獲得支持。

姚松炎團隊的李志榮表示,自己有擔任政治幕僚的經驗,也曾做過政治記者,原來也擔心姚松言議員的知名度不夠,但第一天宣誓就引發風波,意外地成為輿論中心。李志榮也分享,姚議員是第一個民主派獲得此功能界別席次的議員,是非常重大的突破,姚松炎熟悉傳統政黨也跟社會運動熟悉,所以在姚辦公室可以認識很多朋友,而在立法會最重要的工作是抗爭,怎麼跟其他團隊合作就是最重要的考驗。

姚松炎團隊的鄭司律則提到,社會上普遍認為功能組別的議員只關注自己專業的議題,但其實姚辦公室不只關心專業界別的範疇,其他的議題如教育方面也會表達立場。香港有掌握很大土地利益的「原居民」,最近也有西九龍要蓋故宮的問題,不單關注專業的土地規劃,也有計畫要在地區籌備辦事處,跟社區建立關係。鄭司律也表示,很多人認為香港有好的法治基礎、公務效率也挺好,但他認為,沒有民主,其他政治價值也可能慢慢崩潰。

朱凱迪團隊譚棨禧表示,談民主政治可能太抽象,自己也是土地正義聯盟的成員,在困境中決定參選,民眾只記得朱凱迪是環保運動者,要跟民主運動發生連結,需要找到適當的切入角度。譚棨禧提到,如果要把環境運動做起來,也一定要投入民主運動,把環境議題政治化,例如尚未完全都市化的新界地區,土地議題牽涉很廣,所以朱團隊把改革鄉議局當作重點,立刻引發輿論討論。譚也表示,民主自決不純粹是主權爭議上的討論,而是要改變公民參與和社區發展的契機,所以發展的關鍵就是社區工作。

時代力量黨秘書長陳惠敏表示,台灣的立委雖然有提案權,但因為時代力量在立法院沒有召委,所以提完法案後不一定有機會討論,行政機關權力也相對是大的,許多人都嘲諷立法院是立法局,台灣的立法院其實並沒有比較進步。

陳惠敏分享到,作為社會運動者比較過癮的是,可以專注一個目標、一直努力下去,但作為一個政黨要處理的題目很廣泛,政黨的角色比較像是「連結者」,連結對特定價值有共同感受的人,一起努力。時代力量的主旨「透明、開放、參與、行動」,陳惠敏說,時代力量與傳統政黨很不同,時代力量的嘗試也不容易,挑戰和阻礙仍多,而台港各自民主化的歷程與發展也截然不同,所以不應該以獨立與否的標籤,去限制民主交流的可能性和機會。

陳惠敏也表示,今天活動順利,相當感謝警方協助,對於打擾到附近的居民和民眾表示相當不好意思。

Alt text

Alt text

Alt text

Alt text

Alt text

Alt text

Alt text

Alt text

Alt text

  01
黃國昌

  01  2
高潞 以用

  01
洪慈庸

  01
林昶佐

  01
徐永明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