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183581 3428781113859887 1307955547521155072 o

政府在人民進行意見表達時作對大的退讓,才是進步城市的象徵

2014年太陽花學運,人民為了守護台灣的主權與獨立而站上街頭,不只是爭取更透明的國會運作、更完整的與中國協議監督機制,更是對過度親中、葬送主權的執政路線發出怒吼。
 
在324行政院事件,許多人面對肆無忌憚的國家暴力,用警棍毆打被拖行的民眾,甚至用盾牌猛剁。至今的司法訟訴過程,下令的人不承認自己讓抗爭者血濺街頭、下手的人我們仍然束手無策,那一夜讓年輕世代所認識的台灣民主留下了創傷與疤痕。
 
針對警方執法過當的行為,台北地院一審判決台北市警局敗訴,需賠償一百多萬元;台灣是民主法治的國家,警察執法過當就應當受到檢討、賠償,「上訴」縱然是司法賦予台北市政府的權利,但是「執政者」本來就應當肩負起讓人民有最大空間表達意見的責任。
 
我們要提醒台北市政府:當時警方可以採取柔性勸導、拖、拉、架離,但法官勘驗錄影光碟後,明顯有部分員警採取警棍揮打、盾牌剁砍等明顯執法過當的狀況,判決並非沒有證據。
 
且當初國民黨政府的作為,不只超過了執法合理的範圍,更傷害了台灣人對政府的信任。五年過去仍然真相未明,近幾個月香港黑警的暴行,讓我們對於「真相」更加在乎,而我們無法想像,葉毓蘭這種只問位置,仍要矇著眼睛護航執法過當、濫用公權力的人,竟然能代表中國國民黨進入立法院。
 
台北市政府應該認知到政府與人民之間的權力關係是不對等的,政府在施政與執法的過程中,就應當面對更高的標準。政府在人民進行意見表達時,作最大的退讓,才是進步城市的象徵。
 
柯市長,請務必要再三思!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