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0576 1103937943010894 2405265573889818543 n

【找回新竹人的驕傲 --邱顯智的牽手給新竹市民的一封信】

各位新竹市的朋友:
我是吹著九降風長大的新竹女兒,直到從新竹女中畢業時才離開家鄉到台北讀書。跟邱顯智律師結婚後,我陪著他到德國讀書,直到2010年才從德國回新竹娘家待產並定居新竹。
邱律師自德國回來後到羅秉成律師的事務所實習,並開始接觸冤獄救援案件,從而發現台灣司法的陳腐黑暗造成不少錯判,讓無辜的人蒙受痛苦煎熬的牢獄之災。因為希望有彈性自由的接案空間,實習結束後不久,邱律師就決定自行開立事務所並且陸續接了后豐大橋、沈鴻霖及劉炎國等冤獄救援案件。
2012年底,因為當時的勞委會主委王如玄對關廠工人全面發動追償訴訟,邱律師看著一個個年老弱勢的工人被國家提告,便決定籌組律師團幫助這些勞工。隨著愈來愈多的熱血律師、學者、志工加入團隊,這件糾結多年的案件終於得以解決。
2013年夏天發生洪仲丘案,當時我剛生下二女兒,在坐月子期間,邱律師為洪案忙到昏天暗地,連大女兒也要送到月子中心讓我照料,但是面對這麼巨大的辦案壓力,我們必須協力分擔。
國防部像是一堵高牆,你看不到牆內的世界,牆頭上的人卻把你看得一清二楚。
當時,電話會無故斷訊、出現雜音,心裡總縈繞著些許的不安。國防部用各種方式阻擋調查,拖延程序,甚至連開立一紙死亡證明書都要刁難……終於軍方的官僚冷血逼使25萬人上街頭,包括我們一家四口。當時我抱著還不滿兩個月的小女兒,看著四周滿滿的人潮沿著街邊,或坐或立,其實很想流淚,心裡想著:人民渴求的正義,居然需要耗費這麼大的力氣去爭取,這個政府為什麼能繼續執政?
我們的民主讓我們選出總統、立法委員, 但是為什麼人民卻如此無助?
2014年,在極度傾中的國民黨政府主導下,服貿協議在立法院30秒闖關,開啟318學運,邱律師為了確保學生的安全,三天兩頭就要到台北和義務律師們開會。印象很深刻的是,由於早就安排好3月22日帶爸媽小孩去北投旅遊,臨出門前邱律師突然又從停車場跑回家拿東西,我一看,居然是律師袍……邱律師只是笑著說:以防萬一嘛!
沒想到,當晚學生闖入行政院,發生了流血衝突,邱律師抓著律師袍從飯店趕出去搭最後一班捷運。小孩睡著了,我卻盯著電視無法入眠,腦子裡不斷想起過去發生的政治迫害案件,胃裡像裝了一顆大石頭……沒有人知道這個發了狂的政府會作出什麼事?那些為了國家,在街頭跟政府對抗的孩子需要有人去幫忙,但是一個律師能做什麼?政府執意違法濫權,我們像回到蠻荒時代,所有的程序、制度、法律都消失無蹤,只剩下強力水柱、拍拍肩的警棍和學生臉上的淚水。
邱律師這些年來參與的義務案件不計其數,但是,我多希望這個社會不要發生這麼多不公不義的事,不要讓那麼多的學生、律師、小老百姓出來奮戰。
這幾年累積下來的社運案件,讓邱律師驚覺,只做一個律師在行政機關或法院裡跟這個龐大的國家機器對抗是絕對不夠的,於是2015年二月,他希望我支持他出來參選立委。我跟邱律師都到國外留學過,在異鄉孤獨求學的經歷讓我們深知台灣對我們的意義。台灣是永遠的根,而我們回來了,就要成為台灣的養分。我只能支持他出來。
於是,邱律師開始地方的行程, 早上六、七點站路口、跑市場,一直忙到晚上從辦公室開完會回來。
兩歲的小女兒早上起床,邊揉眼睛邊問:我的把拔在哪裡?晚上睡覺前還是問:我的把拔為什麼沒有回家睡覺?我回答她,把拔現在要去做一件很重要的事,他要去立法院幫助很多人。她現在還不懂,但是總有一天她會懂,我們的國家需要很多的好人來做好事。
1982年,黨外施性忠突破國民黨政治專制選上新竹市長時,人民的情緒興奮激昂到了極點,當時九歲的我看著宣傳車在市區謝票,車後是滿街施放的鞭炮時就已經知道,人民對於政治的期盼和關心有多麼深切。
我也一直對於新竹市民在政治上的勇於抉擇感到無比驕傲,我相信新竹人面對無能的政府,貪婪投機的政客,一定會堅決地站出來反抗!
親愛的市民朋友,如果你這幾年也對政治感到失望,請不要絕望。台灣是我們的國家,新竹是我們的家鄉,我們一定能為他做些什麼!
邱顯智律師是個務實、重誠信的人,他不是新竹人,但是他願意為所有遭受不公平待遇的人挺身而出,願意為了公義去進行法律制度的變革。
我相信他可以擔負新竹市民的期望進入國會,改革這個國家。所以, 我要請求新竹的鄉親在1月16日,為我們的未來投下關鍵性的一票,這一票將會決定我們的國會到底是要邁向公開透明的改革道路,還是維持藏污納垢黑箱協商制度。
如果你也相信人民可以戰勝政客,就讓我們一起找回新竹人的驕傲,翻轉國會!
新竹女兒
黃琬婷
(邱顯智的太太,也是戰友)
敬上
2016/1/3
(轉貼自 邱顯智 為人民辯護)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