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162395 3460589894012342 969602954564730880 o

如果我們有力量,多做一些事情,我們或許可以改變台灣社會一點點

「每個人面對傷痛,都有不同的自我療癒方式,對我而言,就是努力做得更多。所以有講座、有研討會,我都會儘量去講、去分享,也因此參加了司改國是會議。」
 
因為不想讓那麼短的生命白白地結束、為了更多的孩子, 王婉諭 決定投入公共領域,希望能幫助更多的人,並期望能夠過改善制度面、提供更多幫助,減少憾事的發生。

➖➖➖➖➖

王婉諭取得南加大材料科學碩士後,回到台灣的竹科先後擔任工程師以及行銷經理。計畫中的四個孩子陸續出生後,她開始全職媽媽的生活。王婉諭對於育兒有很大的決心和想法,所以孩子都是自己教,每年也都很認真地重新評估是否繼續申請自學方案。
 
王婉諭奉行的兒童教育以孩子為本,很注重他們自己的獨立性,五歲的小孩就可以自己煮出一頓有肉有菜的晚餐;也因此即便小孩想玩滑步車會讓她觸景傷情,但她仍然讓小孩放手去玩,沒有因此逃避。
 
王婉諭說:「以前進公司的時候都會有一些到職訓練的課程,我覺得當爸媽的人也需要,不然他們就比較不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應變小孩們的狀況、更容易用以前打罵的方式」。如果能夠從源頭提供幫助,那麼很多兒虐和不幸都是可以避免的。同樣地,如果我們能夠將社會安全網設立得更完善,及早提供幫助,那麼我們的社會也可以避免很多憾事的發生。
 
而當事件真實發生的時候,儘管社會對於加害人都有許多的憤慨,但受害者在司法上其實是很缺乏身份的、宛如局外人一般。因此王婉諭也主張受害人應有訴訟參與、資訊知情權、陳述意見權等。
 
「事情發生之後,我們很努力說、也很努力做,但畢竟是個市井小民,很多的想法,包含司改國是會議的落實,都不太有實質的力量去推動。」

「如果我們有這樣的力量,我們多做一些事情,或許就可以改變台灣社會一點點。」
 
「當社會問題發生時,我們只做好自己、顧好自己是不足的,一定得要整個社會邁向共好,才是真實的,才能避免悲劇重演。」

➖➖➖➖➖

王婉諭 社會守護
學歷:
衛道高中
台灣大學地質科學學士
美國南加大材料科學碩士

經歷:
新竹科學園區工程師
科技業行銷經理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委員

現職:
全職媽媽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