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58764 1630299957041354 9069897250308882405 o

【兩黨唱雙簧,審查放一旁:國民兩黨一起讓台灣國會變成笑話】黨團記者會會後新聞稿 2017-5-11

針對今日(5/11)在經濟等六委員會聯席審查「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逐條討論時不討論的情況,時代力量黨團在傍晚臨時召開記者會,嚴厲譴責國民兩黨「私下協商前六條無異議」的結果,就是兩黨套好招、唱雙簧,把審查放一旁。總召徐永明表示,時代力量黨團從今天早上一開始就想要可以進行實質審查,也對兩黨喊話,但從早上到下午休息前,國民黨不登記發言,召委不處理異議,「這難道是套好招了嗎?」高潞以用立委則強調,如果這樣的瑕疵還能夠容忍,那就是為我們整個前瞻計畫蒙上陰影。立委黃國昌則說,行政院整個前瞻計畫爛到破表,針對今日會議主席表示審到第六條大家都沒有意見,他連問好幾次:「到底審查了什麼!」整個審查程序空洞化無比,他沉重地說:「這樣的國會表現,真的對得起人民嗎?」
  
總召徐永明先說明黨團立場。他表示,其實今天一開始就很希望委員會可以進行實質審查,也對兩黨喊話,希望國民黨不要胡鬧,民進黨可以按照程序正義來進行。很可惜今天早上衝突非常多,所以在大體討論的時候,召委有說登記到十點半,但沒有辦法去登記。到了下午時,時代力量委員強調,大體討論還沒進行,不應該回到逐條。包括他自己和黃國昌的發言裡,都堅持這樣的立場,並據此提出了兩個程序異議,一個是要回到大體討論,一個是提到希望陳添枝上台,但通通也沒辦法進行。
  
徐永明說,這過程非常可笑,國民黨覺得整個過程有問題,他們有不同的修正意見,但整個逐條的過程,國民黨沒有去登記,甚至在發言的時候阻撓發言。徐永明質疑,這是在唱雙簧?是不是兩黨已經協商好了?到了下午看得更清楚,報載李俊俋今天說,前六條兩黨都無意見,第七條國民黨有意見,所以前六條先行保留,之後再審查。「這是不是都套好招了?一到六條沒有經過實質審查跟討論就通過」,徐說,當時代力量要求回到大體討論的時候,國民黨的阻撓是對會議表示異議,還是在護航?請問這個所謂協商,是誰跟誰在進行?國民黨跳上桌子抗議、表演,根本都是騙人的,「一到六條不是都講好了嗎?」
  
徐永明問,李俊俋所稱的已經完成的「一到六條都沒問題的協商」,到底是誰和誰在進行?是誰主導了下午的這場鬧劇?公民所關心的實質審議,是不是都假的?台灣國會是不是變成一個大笑話?兩黨是不是已經講好了?
高潞以用委員表示,前瞻計畫是攸關台灣人民數十年的計畫,整個計畫的條例必須要進入到實質審查才對得起人民,但兩個禮拜以來國會亂糟糟的狀況都沒有改變。我們看到新聞說,今天的協商藍綠對前六條都無意見。但國民黨是因為第七條有意見,所以先保留。因此我們一整天在九樓聯席會議,從早上準備要去登記大體討論,國民黨在那邊杯葛不讓我們去登記,這只是一齣戲嗎?是在聯合起來打假球嗎?立法院是國會最高的立法機關,所有的程序都應該按照議事程序走,如果這樣的重大瑕疵,我們都還能夠容許,我們對得起台灣的人民嗎?這裡有八千八百億的預算,我們花東地區都已經在發難說,都沒有顧慮到城鄉均衡的聲音。我們更應該讓台灣人民知道整個前瞻基礎建設條例和計畫的內容是什麼,我們需要知道有沒有忽略人民的聲音?這裡面如果遇到土地徵收要怎麼辦?有沒有在國土計畫和區域計畫的指導之下來進行基礎的建設?但這兩個禮拜從來沒有打開這樣對話的空間。高潞以用強調,如果這樣的瑕疵還能夠容忍,那就是為我們整個前瞻計畫蒙上陰影。
  
立委黃國昌一開始先表示,任何有全程參與、仔細觀察今天在九樓大禮堂針對前瞻基礎建設條例進行所謂審查程序的人,腦子裏面應該都會出現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是,主席宣稱「第六條審查完畢」,我無法理解的是,從早上到下午,浪費了這麼多時間,到底審查了什麼?針對整個條例,我們一開始的立場非常地清楚,行政院所提出來的版本,爛到破表!時代力量黨團要嚴格審查、要大幅修改。
  
黃國昌譴責中國國民黨跟民主進步黨竟然可以唱雙簧唱成這個樣子,將整個審查程序空洞化。我們早上,廣泛討論要登記,連機會都沒有。就宣布停止了。下午,好不容易有機會去登記,結果希望認真負責審查的發言時間,根本被徹底地空洞化掉了。主席在回應時竟說,「你們要實質發言,那你們去排除中國國民黨的胡鬧」。黃國昌提出質問,「現在是把沒有辦法實質發言的責任推給只有五席的時代力量嗎?會議的主席可以這樣幹嗎?」黃國昌說,中國國民黨說他們很有意見,也要實質審查,針對第一條到第六條也提出很多修正動議,結果證實了,根本就是在打假球。中國國民黨不是已經跟民進黨談好了一到六條你們沒意見嗎?
  
黃國昌解釋,今天為什麼站在發言台上沒有下來,因為他不認為實際討論的時間有真正在進行。實際討論的時間,已完全被架空了。他也是到看到新聞時才恍然大悟,為什麼他站在發言台上的時候,有一個立委跑來說,不是談好了今天就審到第六條嗎?
黃國昌正問:「請問誰跟誰談好了?你們到底談了什麼東西?」
  
他也提出第二個問題:「這是我們2016年跟人民許諾的立法院嗎?」黃表示,當對於法案實質的準備不再重要,對於認真監督行政權的職責棄如敝屣,這是一個怎樣的國會?在這樣的結構之下,要認真地來審查法案,要嚴格地來監督行政權,這麼起碼、這麼卑微的期待跟自我要求,幾乎已經成為不可能。他問:「是不是只要學會吹哨子,只要學會灑麵粉,就是在認真地審查嗎?」另一方面,要求針對條文進行實質討論、要求行政部門面對自己這麼爛的法案,不是每一個立委所應該盡的基本職責嗎?在口號、在喧囂、在叫罵中,硬把條文念過去。這到底是什麼國會審議的程序?這到底是什麼態度在監督行政權?
  
黃國昌沉重地表示,自己必須很老實地講,踏入這個立法院的時候,他絕對相信人民的期待不是這個樣子。但同時也必須很慚愧地講,在這樣的結構中,他到底還能做什麼?是上去跟他們打架嗎?陪他們吹口哨嗎?還是站在前面強力護航,讓議事人員可以無異議的唸完這些條文,走完所謂的程序?這樣的國會表現,真的對得起人民嗎?
  
最後,總召徐永明再度強調,如果李俊俋所言為真,整個下午就是設計好的一齣戲,時代力量還是堅持程序正義,要回到大體討論,一定是得罪了很多人。要實質討論,可能也干擾了很多人的計畫。但時代力量在立法院裡面不是當看戲的傻子,如果下午都是在演戲,那八年八千八百億要嚴格審查監督,是不是也用來欺騙人民?時代力量對這整個程序和條例本身,都會有我們的堅持。時代力量黨團在明天院會還是會希望院會能決議,請林全院長可以到立法院做專案報告,和相關的決策官員和政務委員一起,人民想知道到底這個計畫是怎麼形成的,難道沒有重新審議的可能嗎?這是我們明天在院會的立場。

  01
黃國昌

  01  2
高潞 以用

  01
洪慈庸

  01
林昶佐

  01
徐永明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