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00160 10212891462655963 1225978541 o

中央黨部新聞稿 2018-2-26

中央選舉委員會今(26)日針對時代力量所提「制定最低工資法」、「複決勞動基準法」等二項公投,舉行聽證會,時代力量立法委員、公民投票提案領銜人黃國昌兩場均出席說明。此外,時代力量也推薦學者專家出席聽證。針對今日的公投聽證,時代力量呼籲中選會能審酌學者專家的專業意見,本於《公投法》直接民主的精神,積極維護人民行使公投的權利,讓《公投法》補正後能真正「還權於民」。
 
黃國昌首先在「制定最低工資法」公投聽證會上表示,本次會議作為「鳥籠公投」補正後首次的公投聽證,本來應該具重大意義,但是中選會所提出的理由,卻讓人遺憾,「希望中選會不是為了拖時間強聽證。」他指出,過去修法廢除「公投審議委員會」,就是為了避免行政機關以各種似是而非的理由,加以駁回、拖時間或程序阻擾。黃國昌說,修法後,對於新任的中選會有很高的期待,呼籲公投聽證不要變成「公審會復辟」。
 
黃國昌指出,「制定最低工資法」公投非常必要,因為蔡英文總統在2016年競選時就提出政見,要制定最低工資法,而時代力量黨團也在該年5月提出草案,但至今從未排審。行政部門一直稱要研議、等待法案,但兩任部長承諾均已跳票,人民透過公民投票,要求政府履行政治承諾,是最後的必要手段。
 
黃國昌也回應中選會對公投主文提出的爭點,強調「最低工資法」根本不是預算案公投,而所有行政行為都會影響政府預算,如果這可以作為否決公投案的基礎,那恐怕再無議題可以公投。此外,《公投法》所稱「薪俸」不可公投,乃指公務人員而言,立法目的是「維護文官體系安定性」。因此,以這樣的理由來阻擋公投案,是荒謬的法律解釋。
 
淡江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助理教授涂予尹也表示,目前最低工資法立法原則的創制,並未具體到形成預算案的提出,也不涉及增加支出的決議,因此《公投法》相關條文應在保障直接民權的前提精神下,在法律與憲法範圍內,對提案人做最有利的解讀。
 
至於主文是否能明瞭「提案真意」,台灣勞工陣線秘書長孫友聯也出席聽證指出,我國從1930年就批准國際勞動組織有關最低工資的公約,從當時就已揭示最低工資的法律意涵,至現今「基本工資」雖名詞較含糊,但概念上仍扣合最低工資。尤其在台灣2009年簽署兩公約後,也等於同樣認同公約中有關最低工資應「支持勞工及其家庭之合理生活水準」的意涵,官方與民間團體都廣泛使用相關概念,國人有一定的認識。
 
在下午場有關「複決勞基法」的公投聽證會中,黃國昌重申,該案是清楚的法律複決,不會牽涉到創制;黃國昌說明,主文末句「由立法院重新討論審議」僅是公投若通過,立法機關針對失效條文進行進一步討論的自然結果,不會造成公投是「立法原則創制」的誤會,當然也沒有違反「一案一事項」的問題。黃國昌表示,他仍認為該案是複決公投且適用相關規定,但如果中選會仍執著於該文句,則願意刪除末句,以消除後續疑義。
 
與會專家學者也一致認同該案合於《公投法》規定。前勞動部次長、律師廖蕙芳說,依照公投主文及理由,均可見該案是單純的法律複決案,而目前文句上的表達,只算是程序提醒,並不影響該案作為法律複決案的本質。國防大學法律學系教授鍾秉正也指出,《公投法》落實憲法上人民主權的價值,主管機關應積極抱持尊重、促成的態度,避免過度限縮。
 
此外,文化大學法律學系教授邱駿彥更進一步指出,今年一月通過的《勞基法》修法,完全缺乏修法必要性的基礎,而其內容的合理性與妥當性,也是荒謬、倒退的展現。邱駿彥首次提及,在2017年四月時,勞動部所屬的勞動與職業安全衛生研究所針對該年一月開始實施的「一例一休、周休二日」新制,進行大型的調查研究,了解實施結果與修法效益。兩組研究團隊參與投標均通過初審,邱駿彥是其中之一。然而,就在招標前一天,勞動部竟向職安研究所表示該案「不要做了」,避免研究結果難以控制;嗣後,便由職安研究所主管在招標當日,於投標者均報告、討論完成後,提出問題並最後決議「兩組均不合標準」。
 
因此,邱駿彥指出,勞動部從未就原版一例一休的政策進行過任何成果評估與大型調查,也因此始終無法向國人說明「為什麼要修法」,修法必要性存在很大瑕疵。他認為,對於這次《勞基法》修法提出複決公投,是一件進步、有意義的事情,希望中選會能促成。
 
時代力量也要再次強調,國民主權為憲法所保障之民主基本精神,中選會本於職責應盡力促成國民主權之行使而非阻礙,希望中選會能於明(2/27)日召開之委員會後確認兩項提案之主文並盡速完成提案人查核,正式啟動第二階段連署,始得在11/24九合一選舉時能投下最低工資法創制及勞基法複決的兩張公投票。

  01
黃國昌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