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396096 2788563601214978 6799308437910978560 o

86萬閒置房屋,寧願空著也不釋出?

「空屋稅?囤房稅? 台灣的高房價高空屋問題怎麼解?」

最近因為台北東區店租的議題,「空屋稅」被討論的沸沸揚揚,然而,空屋稅到底怎麼定義?又怎麼徵呢?

在營建署的報告中,其實並沒有空屋的定義。一來空屋統計的區間難定義、二來因為沒人住的空屋,實際上運用狀況很難得知(搞不好屋主只是暫時出國)。

所以官方統計閒置的住宅,基本上是用「#低度用電」跟「#新建餘屋」來表示。這兩個名詞就有定義了,「低度用電」指「每月度數不超過60度」的房子(開個冰箱或電視就會超過),「新建餘屋」則是新建五年內,且沒有進行過買賣或轉讓,的低度用電房子。

如果覺得太抽象,就是個人擁有但沒在使用的住宅,或是建商蓋好放在那的新屋。

這樣的房子全台灣有多少間呢?根據營建署最新統計,2018年第二季新建餘屋約達 #八萬戶(80,082)、2017年全國低度用電的戶數總計來到 #86萬戶(864,385)。

看到這邊,自然有人會想,這些空屋空在那,是否有可能有更好的運用?要不就降價賣掉,不然就租出去?但這就要回到持有者是否有誘因這麼做,而驅動這誘因的方法之一便是#囤房稅」。

囤房稅是指「個人擁有 #四戶房子 以上所課徵的差別稅率(1.5%到3.6%)」,也就是說,法規允許個人起碼到擁有第四戶開始才算是非自住(考量還要買給自己、爸媽跟小孩住)。而根據財政部的資料顯示,光是一個人持有四戶以上者,在台灣就達到 #31萬人

課徵囤房稅的意義是,增加擁有多房子的人或建商的持有成本,透過稅制產生一個財務上的驅力,讓房子有機會被降價出售、出租或讓政府代管,活化閒置住宅,同時也改善台灣高房價高空屋的問題。

但實際上會遇到的問題,就是傳統政治人物跟建商結合的地方金權結構,造成囤房稅的政策非常不容易推動,以新北市來說,去年地方選舉11/24才剛選完,新北議會藍綠議員就聯手在12月初調降了囤房稅,從2.4%調降至1.5%,造成新北市稅損三億以上,全民負擔的同時,房價就更難降了。

所以,即使是「空屋」、「房價」這麼民生的問題,還是跟政治很有關係的。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