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61984 1753596201378395 6905132156115803136 o

【815大潭電廠跳機停電事件 成立跨黨派調查小組】黨團記者會會後新聞稿 2017-8-17

針對815大潭電廠跳電事件,時代力量黨團主張立院應成立跨黨派調查小組,還原事實真相,今(17)日下午黨團協商時就會正式提案;同時黨團總召徐永明也重申:黨團第一時間就主張中油、台電董事長應與李世光一起下台,把責任推給基層不是應有作為。另外,針對臨時會擬處理的《國體法》與「前瞻預算」議案,林昶佐委員表示草案五月送出委員會至今已延宕許久,期盼臨時會能照委員會版本盡速通過;黃國昌委員則表示,希望「前瞻預算」能夠進行實質審查,不要再重演鬧劇,時代力量黨團在下午協商將提案,要求行政部門在臨時會列席協商現場,針對不合理的預算編列做出回應。
 
針對大潭電廠跳機停電事件,徐永明總召首先表示,時代力量對行政部門處理方式極度不滿。事件真相至今講不清楚,中油董事長的多次發言也不一致,與包商互踢皮球。林全院長說要組成行政調查小組,但他質疑,「自己人調查自己人,真的能調查出令人信服的結果嗎?」。因此,徐永明強調,時代力量黨團第一時間主張院長要來院報告並備詢,並且主張立院要組織跨黨派調查小組。他說,這個事件不應該淪為政黨間的政治操作,甚至黨內派系問題。人民想知道的是事情發生的原因。至於究責問題,徐永明質問:「李世光負起政治責任,那台電中油兩位董事長的行政責任呢?」他說,自己在經濟委員會將近兩年,這兩位董事長的獨立性跟裁量權大家都看在眼裡。兩位董事長不能只為自己的位子,而必須跟人民講清楚:「真的是外包廠商造成的嗎?為什麼一個動作失誤,六個機組全部斷電,這是怎樣的安全設計?」這才是人民關心的問題。徐永明最後指出,黨團在下午協商時就會提出跨黨派立院調查小組的提案,希望各黨團能支持。
 
Alt text
 
針對《國體法》,林昶佐委員表示,《國體法》過去不是主流的政治議題,但長期以來受到體育界跟青年朋友的關注,國人希望可以透過協會改革,促成財務、會籍的公開透明,讓它變得更專業且能受外界監督。從奧運、WBC到即將舉行的世大運,國人已經看到許多狗屁倒灶的案例,尤其前陣子泳協的事件大家還記憶猶新。回顧法案審查歷程,林昶佐強調,《國體法》已被一拖再拖,五月出委員會至今沒有動靜,期間又被親民黨以莫名其妙的理由拉下協商。林昶佐呼籲,世大運即將要開幕,他希望第三次臨時會可以如期通過委員會送出的版本,不要再被莫名其妙的力量影響。他指出,由於《國體法》修法後將有不得連任的限制,許多體育協會已經在過去這段時間,趁修法完成前進行改選,以利修法完成後,傳統的體育協會幹部仍能回任。另外還有許多莫名其妙的方式鑽法律漏洞。他最後重申,希望國體發能盡速通過,並強調會請體育署嚴加督促這些協會,不會再讓他們繼續殘害選手權益。
 
Alt text
 
黃國昌委員針對時力的「跨黨派調查小組」提議重申:時代力量自進入國會以來,就把國會調查權視作國會改革的核心議題之一。過去歷經重大事件時,「國會調查權」都會被提起,但令人失望的是,至今調查權仍未被落實,針對行政部門失職違法事件,無法有效還原真相、追究責任。他強調,這次系統性的大規模停電事件,到目前為止,整個事件的經過和真相無法完全釐清,特別是中油和巨路兩邊仍在互踢皮球,因此立院更有必要組成跨黨派調查小組,進行深入調查,還原真相。
 
另針對前瞻預算,黃國昌表示,先前不論在委員會或院會,都無法讓立委詳細審查預算,希望這次臨時會不要再讓前瞻預算審查淪為表決大戰,讓行政部門迴避檢視。因此,他表示,下午黨團協商時代力量黨團會提出具體主張:要求前瞻預算進入院會表決以前,行政部門必須出席黨團協商現場,針對各黨團提出的預算刪減、凍結案及相關問題做出回應。他舉例,前瞻預算中的「軌道中心」預算,先前委員會就已經決議未經委員會同意不得編列,結果這次前瞻預算竟然違反決議,又編列四十二億。這些都需要行政部門詳細說明。
 
Alt text
 
針對媒體提問:政院表示中油和台電董事長不用負政治責任,時力是否同意?徐永明總召回應,時代力量的立場是:三個人第一時間應該下台負責。另,現在中油跟承包商互踢皮球,時代力量擔心行政部門做調查能查得出來嗎?因此要求三位下台之外,也要求組跨黨派調查小組。
 
另針對媒體提問:時力期望下周一林全來報告時應說明什麼?黃國昌委員回應,在討論電源供應系統穩定性時,會從兩個面向切入:一是系統安全性(system security),二是系統充裕性(system adequacy),過去在討論備用容量或備載容量都是充裕性的問題,但是安全性問題並沒有被正式面對。他舉例:為什麼有可能一個人忘了改模式,就可以造成全台灣大斷電?系統安全的控制有必要做全盤體檢。黃國昌指出,這兩天台灣的公民社會、學者專家都提出了非常多豐富觀點,包括是否應該讓電廠過度集中、單一電網的脆弱性、是否要開發智慧電網或分區電網,以及出現人為疏失時,我們的系統是否該有一個安全閥可以進行把關?因此,時代力量期待在專案報告中,看到政院面對系統安全性的問題,告訴國人怎樣把這個漏洞補起來。
 
最後針對媒體提問,中油台電的年終有4.4個月,但螺絲沒拴緊,是否應檢討?黃國昌委員強調:他必須為台電中油基層員工說句話,國人可以看見他們在許多危急時刻進行搶修,是非常辛苦地在執行作業。時代力量一向主張責任要追究、賞罰要分明,沒有「高層胡搞,基層扛責」的道理。「什麼叫高層胡搞?」黃國昌舉例,台電、中油和巨路高層間的「包商文化」就是一個明顯問題,他指出,檢視巨路近年來光就大潭電廠(台電與中油發包案件相加)得標金額就有一億七千六百多萬。而經查,巨路現在的獨立董事,就是之前中油的高層,且不是普通的高層,他在中油任內,本來是新建工程處的處長,2006年退休轉任中油總經理顧問,就是在負責大潭電廠採購案。之後他在2013年當選巨路獨立董事。黃國昌質問:「這是什麼關係?什麼文化?」他最後強調,整件事情的釐清上要分好幾個層次,院長要來院報告的是比較上位的層次;另外的問題是,包括陳金德今早接受訪問也承認,這種「包商文化」,「大家在一起都是自己人」,完全沒按照應該標準來進行要求。他質問:「若這種文化不破除,這次發生在大潭發電廠,下次要發生在哪裡?」

  01
黃國昌

  01
林昶佐

  01
徐永明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