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96854 1892123380859009 7141613233539661896 n

【黨團新聞稿】黨團新聞稿 2017-12-04

勞基法修正草案今(12/4)晚在數度停止討論後,於晚間近10點將剩下條文未經任何討論即表決送出委員會,時代力量黨團於晚間緊急召開記者會,嚴厲譴責。時代力量黨團總召徐永明首先表明,在開始進行全案表決停止討論時,就是他把會議室的電燈給關掉,「就是為了對這個黑箱的表決進行黑箱的抗議」。徐永明立委也說,他要向台灣勞工朋友道歉,時代力量黨團這次的努力仍無法把這個修法擋下來,他代表黨團向各位道歉。
 
在質詢台上站了兩個多小時的立委洪慈庸則表示,身為一個小黨,我們能夠做的,我們最卑微的請求,就是在審法案的時候可以實質審查,可以針對問題來要求行政部門,並且要求行政部門給我們最精確的數字和回答。洪慈庸說,賴清德院長早上受訪說沒有時間表,過去在審自經區條例的時候,民進黨一樣要求國民黨不能限制發言時間,為什麼今天民進黨反過來要求限制發言時間?我們必須要釐清事實,為什麼沒釐清事實之前就可以把法案送去協商?洪慈庸表示,她不能接受這樣的處理,在剛剛的審查裡面,都針對加班的問題來就教部長,但部長沒有一個問題可以回答得清楚。在這種情況下,勞動部還敢送出這樣的法案,「他的依據到底是什麼?」她表示要表達最嚴正的抗議,為什麼主席可以限制委員發言時間,剝奪實質審查的權利?也不能接受最後包裹送出委員會。她呼籲民進黨:回頭是岸。這種強行過關的方式,非常令人遺憾。
 
今天在台上也遭到排除的高潞以用委員表示,對於這次修法,我們希望在委員會充分表達。既然上上週蔣萬安委員可以講到兩個小時,其他委員都應該可以有平等發言的機會。在2014年馬政府在審查自經區草案的時候,召委黃昭順就是以發言一次,三分鐘為限,當時民進黨就引用條文,來抵擋這樣發言時間的限制。為什麼來到這次,他們變成執政黨的時候,他們就可以限制委員的發言時間和次數?這違反程序正義。高潞以用表示,在立院表達這樣的立場,居然數次被排除,數次被民進黨委員架開,這是限制人身自由,這也是違背他們的民主和言論的價值。剛剛的停止討論,更是罔顧勞工的權益,對於勞工面對這樣血汗的工時,面對勞工整個勞資之間不平等的待遇,視而不見。高潞表示,我們沒有守住,我們道歉。請各位持續關注。
 
林昶佐立委指出,這幾天有在關注的朋友,可以看幾個禮拜前到今天,時代力量委員提出來的問題究竟有沒有得到答案?勞動部的報告裡面,工資、工時、加班費等的變化都是對勞工有利,看不出修法的必要性在哪裡,很多問題希望可以得到答案。審法案時都知道,沒有規定時間是多少,這是審法案的通例。沒有規定可以講多少次。許多委員在說自己選區做聖誕燈的、有的做月餅的,講得這麼精準,我想要問勞動部你的統計在哪裡?口說無憑,已經有人說這麼精準的例子,勞動部就應該去訪查這些勞工,他們就是需要怎樣的加班,應該給我們看到具體案例和數字。昶佐說,審法案跟詢答是不一樣的,審法案是會再追問。兩個禮拜前登記到今天,就算一個委員兩小時,我禮拜三禮拜四也會輪到發言啊,怎麼可以讓我等那麼久了,最後不讓我問,這什麼意思?林昶佐說,他強烈懷疑,是否部長根本無法回應?才只好一直跳針,執政黨才只好用護航的方式嗎?
這是對所有勞工朋友,對所有現場委員現場審案的權力都已經不顧。我們表達強烈抗議和遺憾。
 
黃國昌委員則表示,去年勞基法的修正,聽到了當時勞動部的官員信誓旦旦地跟整個國會和全國人民說,這是一個有完整配套的政策。政黨會負責。請問他們負了什麼責任?去年勞基法修正的程序已經夠粗暴,沒想到今年還更粗暴。姑且不論憑什麼在上一次做了那個決議以後,只有中國國民黨的蔣萬安可以講兩個小時,其他的委員發言的時間就要受到限制;即使不論這件事,以次數來講,去年勞基法的修正,從來沒有限制發言次數。登記完了一輪,若問題還沒問完,你還可以問第二輪。今年的勞基法則是從第一輪開始就停止討論。黃國昌說,慈庸在台上所問的問題,我認為,是勞基法三十二條修正的時候最核心最關鍵的問題。不要忘記,2015年馬政府要把加班時數上限從四十六小時提升到五十四小時的時候,朝野的立委都是反對的。慈庸問了一個非常直接的問題,就是要請教部長,即使有淡季旺季的差別,即使有行業的差別,請問哪個行業中每個月實施四十六小時是不夠用的?
 
黃國昌說,當慈庸把我們的官方統計數據拿出來說明時,凸顯出來的是,我們自己的勞動部部長連狀況都搞不清楚。沒有辦法為政策負責,也無法為政策辯護。她只會躲在六分鐘時間後面。他只會躲在執政黨委員的叫囂和護航背後。這樣的勞動部,可以對得起全國勞工嗎?黃國昌指出,如果今天民進黨在2016年國會總統大選之前清楚告訴選民:我們就是要砍七天假,我們就是要多給資方彈性,若當初政見是這樣,今天他們要貫徹他們的政見,或許還有幫助。但他們當初不是這樣說。在2016年我相信,民進黨和勞工朋友承諾的政見,一次又一次背叛,一次又一次欺騙。自己在當在野黨的時候,法案討論、發言時間和次數都沒有限制,今年想要抑制大家討論,想要護航部長,擔心我們的人民知道我們的部長根本搞不清楚狀況,就把自己所說過的話全部忘記。這樣的態度,要人如何不憤怒?如何讓勞工不辛苦?
 
黃國昌表示,我們準備很多資料,沒有機會問部長,也沒機會讓他清楚面對全國人民。讓大家看清楚,他們如何面對自己。如何去面對自己的承諾,面對自己推動的修法。今天,這樣出委員會的方式,真的比去年粗暴太多。我在會場聽到那些嘻笑怒罵,我感受到的只有「深深的權力的傲慢」。連在外面受寒的勞工們的抗議,都可以成為被揶揄侮辱的對象。到底要傲慢到什麼程度,才有可能流露出這樣的心態,說出這樣的話?
 
最後,總召徐永明再度向大家致歉,很可惜這次沒有辦法擋下來,也期待勞工朋友持續注意這個議題。徐強調,我們認為這樣出委員會是不正當的,未來更擔心朝野協商是玩假的,難道要一意孤行下去嗎?此外,徐永明也再度強調,他關燈的舉動是暗諷黑箱的程序,也希望可以讓這個粗暴送出的程序可以中斷,很可惜沒有達成。徐永明特別強調,正告院區警察和其他黨團幹部,燈是他關的,不要針對他的助理。

  01
黃國昌

  01  2
高潞 以用

  01
洪慈庸

  01
林昶佐

  01
徐永明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