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潞以用「土地不是只能種飯店!從台東杉原棕櫚濱海渡假村看原住民族土地開發問題」@衛環委員會

今天到衛環委員會質詢環保署,主要針對環評制度,特別是原住民族土地開發面臨的問題。

‪#‎知情同意應為先行程序‬

上週台東杉原 棕櫚濱海 渡假村環評有條件通過,昨天族人們到行政院強抗爭。而昨天在現場看到Dawa Faki 下跪、 頭磕到流血,我相當難過,今天我也告訴署長「Faki 說:『我不是下跪求情,而是要「震醒」這個政府!我害怕傳統領域土地的消失,因為那意味著,原住民也即將消失!』」讓族人一再再的奔波,一再再的失望,難道就是新政府對待原住民族的態度?

在5/26我就問過署長,關於東海岸土地開發遍地開花的問題,也提醒部長這些都是位在原住民族的土地上,要求修正相關規定。當時部長的回答是,會去了解情況,涉及原住民族土地的開發案會尊重原住民族的意見及權益。我進一步質疑:「為什麼杉原棕梠還是沒有在充分諮商取得部落同意的情況下通過環評?」李署長回應:「環評有他的專業性, 不是環評會通過就可以開發,原住民族知情同意權是原民會的權限,他當然可以來主張相關的權責來處理,我們完全尊重。環評與原住民族的知情同意並行不衝突。」

我告訴署長:「原基法是基本法,是準憲法,就像憲法一般,法律不得違反憲法的規範,所以所有的法規當然要在原基法規範的原則下進行。因此,原基法第21條的知情同意當然可以視為是所有案件的先行程序!

‪#‎社會影響評估技術規範須重視原住民族權益‬

環保署說提出社會影響評估技術規範援用兩公約的精神,將原住民族權利、迫遷等人文議題納入考量,以實踐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人民的土地正義與居住正義。我認同這樣的概念,但也有些疑慮。

首先,這個「社會影響評估技術規範」和「原基法第21條的知情同意」的關係為何?是把知情同意放在環評制度內,抑或是二者併行?無論如何,既然要實踐知情同意,務必要讓原住民盡早參與討論,在充分了解開發內容的前提下,再來進行同意權的行使。這個部分環保署在研擬草案的過程中,請環保署和原民會一定要釐清整個操作流程和機制。

再來,報告中提到修正的時程是1年半,這段時間內東海岸正在進行的10幾個開發案,要如何處理?昨天行政院已經發布聲明,說杉原棕櫚案在沒有取得部落同意以前不可以開發。我再度提醒署長,東海岸不只有這個開發案,至少還有13個虎視眈眈,上周又有一個在都蘭灣的正要進行,所以,要求署長承諾在原住民族的土地開發案都要依循此模式進行。很遺憾的,署長沒能許下承諾。不過既然行政院已經說要嚴格把關,就讓我們一起來監督政府有沒有說到做到。

  01  2
高潞 以用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