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政府多管齊下 補強家暴防治網

新聞與聲明

近日,發生高姓女立委及彰化王姓女子長達兩年遭受親密關係暴力的事件震驚社會,但其實這些並非少數個案,時代力量立法院黨團上週召開「家暴黑數有多少,機關消極何時改」記者會,針對近日親密暴力事件所凸顯的家暴防治機制問題,要求相關機關檢討現行制度闕漏。

在近期的親密暴力事件中,彰化王姓女子的案例凸顯在各種社會複雜關係中,行政機關未積極依法治處理,以及第一線的警政人員對處理家暴案時缺乏警覺與意識都會助長施暴者暴力作為;而左鄰右舍們更容易基於地方人情不敢出面報案,這些原因都導致非都會地區容易形成家暴黑數。

根據 2021 年衛福部公布的「臺灣婦女遭受親密關係暴力統計調查計畫」報告,凸顯台灣家暴防治問題存在的3大問題,包含:

1.推估案量與實際通報量落差近一倍,家暴黑數數量眾多

依家暴盛行率調查等數據推估,台灣至少應該有 12 萬人遭嚴重親密關係暴力。然而,官方2020 年的通報案量僅 6.7萬件。也就是說,恐怕有近半的家暴黑數蒙受暴力陰影而沒有通報。

2.婦女受暴情形嚴重,且僅40%未曾尋求協助

過去一年,我國 18-74 歲曾有或現有伴侶的婦女,約有 72.2 萬人曾經遭受到親密關係暴力。而「第一次」遭受親密關係伴侶暴力行為的婦女,就有 21.8 萬人。此外,婦女遭受親密關係暴力後,有高達四成未曾尋求協助。只有約12% 左右的受害者,有求助正式資源(社工、警察)。

3. 親密暴力中的族群因素

據統計,家暴事件中的族群因素有顯著的影響。以2019 年的通報案量為例,原住民及外國籍配偶受家暴的通報率分別為0.97%及 2.1%,相較本國籍非原住民的通報率( 0.41%),分別是2.4 倍及 5.1 倍。如何讓移民及原住民朋友,能夠獲得更完備的法規和資源,以及改變社會的歧視文化,是政府和社會必須面對的課題。

另外一方面,同志族群的家暴防治保護,也亟待檢討。由於《釋字 748 號施行法》中,並不承認同性配偶和對方的血親,可以成立姻親關係。因此,僅有同性配偶與對方親屬同住在一個屋簷下受暴時,才受《家庭暴力防治法》保護。

以目前的社會風氣而言,台灣仍有許多人不理解同志族群,當同性配偶的父母或家屬不理解同志親友,甚至更進一步騷擾與威脅親屬的同性配偶時,國家的保護義務不應該就此缺席。

針對本次記者會所點出的家暴黑數、通報問題、多元族群及性傾向文化下的家暴、以及第一線工作者覺察力和處遇能力的精進,時代力量提出以下主張:

#改進跨部門資訊介接

目前內政部警政署雖然已建置 M-Police 行動警察系統整合,其中查詢項目仍缺乏法院已核發保護令之資訊串接及註記,造成執行勤務的警察無法及時知悉保護令狀態,更無法及時察覺。先前就曾發生施暴者嘗試到派出所報案受暴配偶失蹤,而警員進而暴露被保護者的資訊的情形。

因此,時代力量主張內政部應儘速與衛福部、司法院研議介接法院保護令的資訊,或採用類似戶政機關的方式,讓已獲法院核發保護令的被害人可向警察機關申請註記。同時,為了因應《跟蹤騷擾防制法》上路,未來警政署也應提前更新系統,讓員警得已即時查詢跟騷加害人騷擾行為的相關資訊。

#消彌《家庭暴力防治法》對同志族群差別待遇

針對同志族群遭配偶親屬家暴卻不適用《家暴法》問題,時力黨團已在今年四月提出修法版本。本黨呼籲行政院儘速將相關修法送進立法院審議,委員會也應盡快排審,別讓對同性配偶的保護再繼續疏漏下去。

#精進第一線人員處遇與覺察能力

近期的親密暴力事件中,凸顯第一線人員的處遇能力及覺察力需要加強,應該針對可能處理家暴事件第一線人員加強家庭暴力防治教育及訓練。而在社區層次,包括飯店業或可能目睹家暴情狀的人員,也應推廣「初級預防」,建立大眾辨識暴力行為的能力和協助通報的意願。此外,在司法端的調解或司法人員也應加強性別教育,以避免對被害人造成二次傷害的情形。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