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56818 1670211989885853 928786527414264819 o

【談談社會住宅】邱顯智 時代力量新竹市立委候選人

這週受邀參加了一場關於「社會住宅」的對談,談談我對於台灣以及德國社會住宅狀況的理解。
我分享到,在這場選戰之中,還是有些行程我特別喜歡跑,例如吉羊路的魚市場,這其實是有原因的。我有一個阿叔,他從嘉義阿里山來到新竹當廚師,每天都來魚市場標魚,而吉羊路魚市場每天到兩三點都在給人標魚,都不用睡覺的。
阿叔有兩個女兒,後來買了一棟房子,他說,對他來說,每天看到那棟房子,看到兩個女兒在裡面安心生活,就覺得非常有「安全感」。那時候我雖然只有國中,聽到時覺得非常震撼,就是說一個房子對於像他這樣的中年男子,房子對他而言是那樣重要……
這場活動有一個非常厲害的與談人羅惠珍女士,她是亞洲週刊駐法記者,在法國有20年的居住經驗,最近出了新書《巴黎不出售》,聽她說,在巴黎,每5個人就有1個人住在社會住宅;每4棟房子,就有1棟是社會住宅。
相比之下,台灣的社會住宅比率低到只有0.08%。在我留學的德國,社會住宅比率也有17%,我去德國的時候,很多人都住在社會住宅裡面。德國自由住宅持有率才40%,很多人租屋,不止老人、年輕人也住在社會住宅。我的朋友住社會住宅,月租是240歐,台幣不到一萬;但德國人平均年薪超過新台幣300萬,是台灣的三倍,而平均工時一年比台灣人少740個小時,換算時薪超過千元。
德國不僅有只租不賣、足夠多的社會住宅。德國刑法還有規定,如果炒房獲取暴利的話會被「判刑」。居住權應該是一種基本人權,但在台灣非常奇怪的是,住宅怎麼會變成一種商品?德國不會有官員做到勞委會主委,卻炒作12間軍宅的狀況。
德國是一個「社會性」很強的國家。早在普魯士時代,就有社會民主黨(SPD),威瑪共和國時作為執政黨,整部威瑪憲法都是社會權的東西。雖然戰後如同其他西歐國家,右派基督教聯盟執政非常久,但德國左派也很努力,1968年發生六八學運,1969年SPD就執政了,然後一路執政到1982年。
不論勞工保險、社會保險、育兒津貼、社會住宅,在左派執政以後,就有非常長遠的發展。這種「社會性」的想法,是長足累積的結果,在德國,不會有像新竹這樣以一紙「汰弱留強」公文解僱約聘僱人員的狀況。德國經驗讓我相信我所處在的台灣,也能夠透過一代一代的努力,讓年輕人看見比較公平正義的天空。
在我的政見中,關於社會住宅的部分,我主張《住宅法》增設〈社會住宅〉專章,使社會住宅的法制基礎與資源更加強化。現在「興建社會住宅」的政策,已經是藍綠政黨與地方政府的共識,如何從法源上使社會住宅的推動更順利、基金來源更清楚,就成為非常重要的課題。
炒房、高房價,摧毀了許多人的夢想。我在夜市遇到一對年輕夫妻抱著小孩,他們是在聯發科工作,但是他們說買不起新竹的房子,我聽到覺得非常恐怖。民意代表應該是站在弱勢的一邊去處理結構性的問題,而不是站在財團的一邊。
這次選舉,是當我們看到水壩裂出一個細縫,那選民是不是能夠做出選擇,讓改革的涓涓細流流出來。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