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91082 425772327634004 267751274094620842 o

【關鍵夥伴 vs. 林昶佐】系列:Doris葉湘怡「不要叫我什麼牽手還夫人, 我是林昶佐一輩子的同志、戰友!」

前幾天在第一次在節目上說出對飛踢參選的想法。和閃靈走了這麼多年的路下來,一直全力想讓台灣和世界知道我們音樂創作想要彰顯的精神和價值,我們用自己的方法,去改變這個國家,這個世界。我們覺得自己傳達理念的方式很自然,但在台灣社會看來卻很非典型,所以我們不時被攻擊,尤其在十幾年前的社會風氣,很多人質疑我們玩音樂的去扯政治,動機不可能單純。當然,現在這種政治歸政治音樂歸音樂的觀點已經逐漸被台灣新世代邊緣化了。這幾年的發展下來,發現我們的樂迷平均年齡愈來愈年輕,也愈在意社會公平正義。
然而,這幾年台灣政治事件似乎愈來愈快速地衝向我們,閃靈從原來在自己的音樂創作裡唱出我們的理想,或者在舉辦音樂祭活動的空檔時,偶爾來辦一些和轉型正義、台灣主權議題相關的活動等等,一直到馬英九執政的這幾年,我發現我們親身下去走街頭的機會比以往更多了,我看到更多年輕人前撲後繼的衝撞體制,急切的想要改變國家,直到這一兩年,我們常常都是在街頭上和我們的樂迷們相認。

今年初一群朋友找上飛踢,說要準備組新的政黨,由於理念相同,我非常樂觀其成,小黑和我再加上幾個音樂圈的友人,也相挺登記成為初代黨員,參加了時代力量的成立大會。
但沒想到,當時擔任時代力量建黨總隊長的飛踢有一天突然跟我說:「我自己可能也要下去選了。」用區域立委帶動,這是最快把黨衝起來,同時把理念散播地方、紮根地方的辦法。而我也瞭解飛踢的執行力,很多事在他手中總是可以建立出可行架構、擬定出目標策略,然後發揮他最擅長的執行力把它完成,坦白說這是一種還不錯的特質。
但區域立委選舉不同於不分區或是任務型立委,它是炮火最猛烈最直接的地面作戰,大家(包括他自己)都希望他帶頭衝,但身為和他一路走來的團員、家人和同事,心中實在有太多的問號,過去曾被打壓抹黑的陰影在心中也慢慢浮現。

後來有機會慢慢和同黨其它夥伴以及候選人相處,包括顯智、慈庸、峯正、博硯、光遠、國昌、劭臻等人,開始為這些人的理念和付出而感動。我內心也逐漸認同他們為何要以參選立委作為達成理想的過程的這個選擇。我開始有時會去飛踢活動場合看看,或聆聽他每天跑完行程的心情故事,但對於幫飛踢站台,我想我還是沒有準備好。
沒想到,前陣子「馬習會」在竟然毫無預警的舉辦了。看著螢幕中這姓馬的傢伙嘴裡說出的一字一句,悲傷更大於憤怒。台灣人在國內被你們國民黨階級剝削,在國際上被中共打壓多年,多少台灣人被列作黑名單無法回鄉,或是一代代的人民用肉身去衝撞對抗迂腐體制,才一點一滴凝聚出對台灣主權和尊嚴的意識,走到今天,台灣主體意識正在逐漸覺醒,但才幾天就被這個人玩到國家尊嚴掃地,讓台灣在國際場合和中國在那裡一中同表。

這時心裡突然出現一種想法:「林昶佐希望你一定要選上。把這百年遺毒國民黨給打敗再給我回來。」現在想想這可能是我第一次決定性的轉變。
飛踢持續著他沒日沒夜、,凌晨出半夜歸的行程。他的腳開始出了些狀況,有時看著他得忍著痛出門和回家;每週二小時的練團他雖盡量出席,但他整天下來也常沒了聲音,唱歌都只能先用唸的,有時就算趕到也忘了吃飯,累到只稍微闔上眼就馬上睡著,相處十年的團員們看在眼裡其實也都能體諒。

雖然公司的責任已經全攬在自己身上了,但在飛踢這一局打得辛苦,自己若能幫上什麼忙,似乎應該要盡力而為才行。飛踢這人只要決定做什麼,就要用盡全力把它做到,幾個月來打拚下來,聲勢和民調也一直往上走到快交叉。想想,這場仗不應該只有他自己在打,因為他希望達成的理想國家不會只是他一個人的,是大家的。
心裡此時決定,讓自己多出一點力,幫助他、也幫助自己完成理想,幫助台灣改變。

因此,接下來不到兩個月的時間,除了12/26在舞台上將會和大家見面外,也可能有機會在路上拜票時和各位不期而遇,也希望大家和我們一起打贏這場仗,說服自己住在中正萬華的朋友、家人、長輩們,飛踢的勝負就是那幾千票而已,我們明年一起把林昶佐這個衝組的送進國會吧!(好不好!!!)

PS. 還有不要叫我什麼牽手還夫人的,聽起來好可怕~ 我是林昶佐一輩子的同志,戰友!請多多指教!

文 ◉ 葉湘怡

  01
林昶佐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