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委員黃國昌首次財委會質詢 鎖定TRF金管會角色及系統性風險

過去兩年,人民幣TRF造成了銀行和民眾極大的損失,甚至被當時的金管會主委曾銘宗稱為「差一點就釀成金融風暴」。我們有必要瞭解,這到底是什麼樣的金融商品。
所謂的TRF (Target Redemption Forward)和DKO (Discrete knock-out),在金管會2015年6月公布實施的《銀行辦理衍生性金融商品業務內部作業制度及程序管理辦法》中被歸類為「複雜性高風險商品」。

它的風險到底有多高?無論TRF或DKO,都對於客戶的獲利有個上限,一旦人民幣升值,最多就是賺3%,一賺到這個額度,就獲利了結強制出場;但如果貶值,虧損的金額卻可能是2-3倍,甚至原本沒有上限,直到金管會修訂辦法,改為9.6倍。舉例來說,如果有個民眾買了100萬的TRF,最多就是賺3萬,卻有可能賠到300萬甚至960萬,風險實在高到不像話。
如果我們回顧過去幾年的金融業獲利情況以及人民幣匯率,就能發現一個荒謬的邏輯。TRF要能賺到錢,必須建立在「人民幣一定只漲不賠」這種的假設上;一旦人民幣跌跌不休,銀行和客戶就會面臨鉅額虧損。

很遺憾,過去兩年,人民幣重跌過三波。第一波是2014年3月,因此當年5月19日,金管會曾在這裡進行首次關於TRF的專案報告,接著6月推出第一波強化管理措施。第二波是2015年3月,人民幣下跌再度造成災情,因此金管會在7月再度加強管制措施。第三波是2015年8月,人民幣再度慘跌,金管會才在10月召集銀行商討對策,今年1月30日推出了第三波措施。

金管會在幾波風暴過後,都進行了加強管制。不過,一直到了今年1月30日的第三波措施,相關規範的強度和密度,相對而言才較具有實際管制。我們的問題是,為何金管會總是在事情發生了,才來補救?
我們也疑惑,前兩波的措施推出後,為何都沒有解決問題,還是讓銀行繼續大賣TRF,直到人民幣慘跌到沒有民眾敢買為止?為何不在第一波風暴過後,即刻推出如同第三波規範的內容?
最讓人難以理解的是,國會老早就決議要求管制TRF,金管會的三波規範後,問題卻越來越嚴重,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立法院財政委員會曾於2014年5月19日要求金管會針對TRF進行專案報告,並做成決議如下:「建議金管會嚴格規定相關缺失未改善前,除既有客戶之停損、退場交易外,不得再繼續承作非避險TRF的銷售行為。」
而根據金管會2014年5月19日提供的資料,投資TRF商品的客戶數是3,797戶,其中三成的用途是非避險;到了2015年11月,當時的金管會主委曾銘宗表示:「台灣的銀行銷售人民幣TRF,超過五成都是套利而非避險用」;直至2016年3月7日,在接受黃國昌的質詢時,金管會表示非避險TRF的比例已高達六成。換句話說,非避險TRF的比例從三成、五成到六成一路攀升,金管會的管制措施不僅沒有落實國會決議,反而越管越糟糕。

我們的擔憂是,這樣的管制措施,到底有沒有真正有效避免風暴再次發生?整個銀行業因為TRF及DKO的總曝險,也就是最大可能損失,金額又是多少?如果投資TRF的消費者不堪虧損,進而倒閉,連帶會變成呆帳的其他融資金額又是多少?

請金管會嚴肅面對上述問題,掌握確切統計數字,提出具體措施,以避免銀行業系統性風險的爆發。穩定金融,責無旁貸。

  01
黃國昌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