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護處分修法 縫補社會安全網

新聞與聲明

近日時代力量立法委員王婉諭於臉書上公開一封給蔡英文總統的信件,內文懇切地呼籲蔡總統能為司法院、法務部所提監護處分的錯誤修法方向踩下煞車,並盼望政府相關單位能勇敢面對問題的核心,共同鋪下綿密的社會安全網,讓孩子們能安全成長,不再有下個悲劇發生。

從北捷隨機殺人、台南湯姆熊割喉到近期超商店員傷眼案等,皆是精神障礙患者所引發的重大傷亡案件,每當類似事件發生時,社會大眾便會激起對精神病患者的恐懼與不安。為因應此種精神障礙、其他心智缺陷或瘖啞之犯罪者,法院得依據刑法第87條,將其令入相當處所,施以監護。也就是本文所提及的 #監護處分,其目的是希望藉由監督、保護及治療之方法,暫時將精神病犯與社會隔離,同時對其積極的加以治療,期盼精神障礙患者未來能重返家庭與適應社會生活。

#反對監護處分無上限 #反對未排除輕罪適用

然而,在近日立法院的臨時會中,法務部所提出要將現行刑法中監護處分「5年期間上限」刪除的法案即將通過,在尚未與《精神衛生法》的配套立法之下,如果通過監護處分無上限的法案,將來精神障礙患者恐面臨「終身監禁」的處境。「關起來就不會有事」,這種眼不見為淨充滿歧視隔離的修法方向,不僅有重大違反人權的疑慮,而且還可能使部分個案會極力掩飾自身疾病狀況,放棄精神異常抗辯以求適用一般刑責,最終在未接受醫療治療跟銜接處遇的情況下就回歸社區,反而更不利於整體社會安全。

此外,監護處分的對象,其實不只有程度嚴重的精神障礙者,輕度精神障礙、智能障礙也包含在內,因此,當不論精神障礙程度輕重都可能面臨無限期的處分時,不僅失去了監護處分的用意,進而產生「輕重失衡」的局面,甚至導致個案自理生活能力的退化。

時代力量主張,監護處分期限的延長,應該排除輕罪適用,而​且至少要設執行期間的上限,而在期間屆滿之後,並不是國家就撒手不管了,必須有轉銜至社區精神衛生體系的配套措施。同時,監護處分開始執行後,執行機關每年都應該實施鑑定。如果針對精神病患者的處遇計畫無效時,就應該進行調整,而非一直無效的執行下去,造成醫療量能無效錯置。

#社會復歸轉銜機制細緻化

面對精神疾病患者,政府應該要做的是應該將資源挹注於長期短缺的人力及服務,讓司法、衛政、警政、勞政、社政單位合作,而不是把資源投入在無限期剝奪人身自由的司法精神病院中,這也才符合監護處分讓患者透過「治療」,進而可以「重回社會」的立法初衷。因此,在患者監護期間結束前,即將重回社會之時,政府要如何幫助其重新適應社會,此種社會復歸轉銜機制就顯得相當重要。

時代力量主張,轉銜會議應該至少是患者監護期間結束三到六個月前召開,在召開後,也需要由銜接單位與原單位共同了解病情,直到個案離開處遇處所。同時,轉銜會議中應該要包括親屬或保護人,以及轉銜社區後所負責承接的社區心衛中心個管社工,以及相關單位工作人員。理想中的社會復歸轉銜機制應是一群人接力,將患者一步步護送至下一個階段,協助家屬或保護人一起處理患者回到社區中可能面臨的困境與障礙,唯有如此,才能真正讓社會安全網牢牢地接住需要幫助的人。

以上為時代力量針對監護處分修法所提出的修法重點,下週監護處分修法就會到院會進行表決,有非常高的機率最終仍是通過行政院的版本,然而,時代力量仍希望政府相關單位與朝野各黨能再審慎思考,通過有違人權疑慮的監護處分法條,真的不是自許為亞洲人權燈塔的台灣該有的立法模式,更無法切實回應社會大眾對於社會安全網的期待。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