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1 %e6%bd%a4%e5%af%85%e8%a9%90%e8%b2%b81440

新聞與聲明

稍早時代力量立法委員 邱顯智 在立院針對「潤寅詐貸五家公股行庫386億元台幣」進行質詢。​

在國內沒有廠房、沒有進行生產、資本額只有3億元的公司,居然可以從銀行貸出386億元。詐貸案爆發後,五家官股銀行竟然宣稱是在2019年6月1日負責人楊文虎夫妻落跑之後,才知道該公司還款能力有問題,五家銀行對於借款人的調查形同虛設。這些呆帳最終還是得由納稅人承擔,試問對於相關涉及人員以及相關紡織供應鏈上下游8家企業高階員工的追訴與求償在哪裡?​

在爆發前,4月11日,潤寅還款日期即近,國民黨立委曾銘宗召集第一銀行、華南銀行以及台企銀,三大銀行的總經理開會,讓潤寅集團可以展延還款日期,甚至台企銀在5月7日,又再借了7億6千萬台幣及1千3百萬美元給潤寅集團。曾銘宗在事後竟然宣稱只是轉介陳情,並不認識主嫌楊文虎夫婦。國民黨的立委竟然不用對請託案件有任何了解,就對官股銀行施壓、干涉銀行經理人判斷,堪稱「喬貸款服務中心」。​

從慶富到潤寅,「用印章搶銀行」的情節再次上演,邱顯智今天明確要求政院比照慶富案成立跨部會的調查小組,針對公股銀行的內控與稽核,甚至是人謀不臧的部分,徹查到底,在一個月內提交報告。但蘇貞昌院長對這個要求沒有做出回應。​

時代力量在此嚴正呼籲應該要嚴肅面對此事、成立調查小組,透過嚴懲來杜絕一再發生的金融犯罪。潤寅詐貸案的詐貸目前已經追朔到2013年4月開始,直到2019年6月爆發前夕,這中間歷經7任金管會主委,是否對本案疏於監督甚至放水,應該受到跨部會調查小組的檢驗,現任主委顧立雄也應該積極協助調查、主動公開相關資訊,而非避重就輕。如果公股銀行在這中間有任何的違失,應該啟動相應的懲處,並責成公股銀行追償債務,如果有發現新的不法事證,應主動提交給司法機關。​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