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林全應至立法院報告前瞻計畫】黨團記者會會後新聞稿 2017-5-9

時代力量黨團會後記者會今(5/9)日針對前瞻條例的爭議提出說明。總召徐永明首先說明,已於昨天提出黨團版的「強化基礎建設特別條例草案」,並將要求林全院長率相關決策部會及政務委員到立院報告及備詢。他表示,整個條例的爭議愈來愈多,不只是立法院討論,民間也動起來,所以時代力量黨團認為,我們應該要提出一個全套的版本,尤其是針對經費的規劃上,應該分四年為一期,而不是目前行政院版本八年。分兩期以特別預算的方式辦理,每一期四千四百五十億,逐年編列預算。黃國昌立委在詳細說明時則更直指,依照目前行政院自己提出來的還沒有經過立法院刪減的計畫裡,也不會超出公共債務法每年的舉債上限,因此,「除非行政院還有另外沒有說出口的舉債計畫,否則依照目前法規的限制,目前舉債上限的額度絕對是綽綽有餘」。黃國昌說,時代力量黨團主張在整個財政紀律的要求下,避免債留子孫這兩項重要考慮,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接下來在立法院針對每年提出來的數額進行審查時,還是要受到公共債務法舉債的限制。
  
徐永明表示,在周五院會時將提出「討論事項」提案,希望院會能夠決議,目前針對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爭議甚多,希望邀請行政院林全院長率領參與決策之部會首長及政務委員,赴立法院就目前爭議之基礎建設條例進行報告及詢答。他強調,雖之前民進黨團幹部說預算時就能邀請林全來,但光是計畫和條例的爭議就非常多,為解決目前朝野僵局,希望院會有個決議,邀請林全。更重要的是,在參與整個計畫的人,無論是在詢答時國發會主委陳添枝的回應和媒體報導,政務委員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到底政務委員是否能到院備詢,徐永明說,很多學者均認為,若政務委員受命主持某一政務,亦宜解為其有就該項政務備詢之義務。如有立法委員提案,並經院會可決,亦得邀請政務委員備詢。除了經濟部長、交通部長、國發會主委之外,政務委員也應該到院會來報告。
  
Alt text
 
就新提法案部分,黃國昌提出說明。他表示,從前瞻基礎建設條例及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提出後,,面對這樣一個在社會引發重大爭議的政策,時代力量黨團一致的立場就是採取最嚴格的態度來進行實質的審查。只是除了第一次有機會在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進行詢答之外,其他時間,我們並沒有機會在委員會裡,針對這件事情已經發生的諸多爭議,來進行進一步的討論。原因大家也都非常清楚。
  
黃國昌說,今天我們特別針對前瞻基礎計畫及前瞻基礎建設條例,提出我們維持一貫立場的態度,不外乎就是延續著我們上次開記者會向大家報告的,前瞻基礎建設條例必須要做大幅的修正和補強。更重要的是,藉由上次的詢答及事後個個部會首長在媒體公開披露,對前瞻基礎建設條例所展現的態度,讓我們認為這件事情的確有必要請林全院長率各部會負責任的首長及參與甚至實質掌握決策的政務委員到立法院來報告。為什麼會這樣說呢?先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上次在委員會進行詢答時,陳添枝已清楚承認,這次的前瞻基礎建設計畫,違反了政府體制的運作,那厚厚三百多頁的計畫核定本,從來沒有在行政院會裡當作討論事項通過,陳添枝因此在那次很清楚地說,目前的計畫都只是初擬的東西,還沒有拘束力。其他真正會成為計畫內容的,都還要經過行政院院會討論後才算數。這是上次在聯席會的詢答內容。但是過了幾天,交通部長賀陳旦在面對朱立倫要求把一些東西納進去時又說,門已經關了。這種相矛盾的態度,讓我們沒辦法清楚知道,今天行政院到底是陳添枝說了算,還是賀陳旦說了算,哪個人說的才代表行政院的立場。今天若是賀陳旦說的算的話,那他勢必要面對之前的質疑,整本前瞻計畫從來沒有經過行政院院會當作討論事項討論過。這是從前用特別條例來提計畫時,從來沒有發生過的現象。也因此針對各部會閣員提出根本各自自打臉的主張,有必要率這些閣員到院會來,向全民報告,一次說清楚講明白,也只有這樣,立院才能負責任地就計畫和條例,來擬定監督和審查的程序。
  
第二部分有關預算審議,黃國昌也說,這次前瞻基礎建設條例向來的立場就是不希望延續過去馬政府時期,不管是四年五千億的計畫,或是愛台十二項建設,導致效益極差、債留子孫令人遺憾的結果。因此這次提出草案時,才會清楚地去界定說,每年舉債上限還是要受到「公共債務法」第五條第七項規定的限制(也就是每年15%當作舉債上限。)黃國昌拿出圖表表示,在2017年總預算審查完之後,藍色的是已經通過的舉債額度(一般預算),紅色的是按照這次前瞻基礎建設計畫(預計每年要舉債的額度),根本就不會超過2017年舉債幅度。也就是說,即使目前按照行政院還沒有經過立法院審議刪除的事項來加以舉債,事實上都不會超過公共債務法第五條第七項每年舉債的上限。
  
黃國昌不解地說,若是如此,就讓我們非常困惑,為什麼在條例裡還要特別排除公共債務法第五條第七項每年舉債的上限。因此我們主張在整個財政紀律的要求下,避免債留子孫這樣重要的考慮,前瞻基礎建設計畫,接下來立法院針對每年提出來的數額進行審查時,還是要受到公共債務法舉債的限制。而這依照目前行政院自己提出來的還沒有經過立法院刪減的計畫裡,也不會超出這額度,除非行政院還有另外沒有說出口的舉債計畫,否則依照目前法規的限制,目前舉債上限的額度絕對是綽綽有餘。這點我們會要求必須要在特別條例裡予以定明。
  
Alt text
 
另有關於WHA的邀請函事件,林昶佐委員表示,從去年參加WHA的過程裡,包括所有不只是在場去參加的民間團體、台灣許多民眾、關心台灣參與國際的朋友們,都非常關注我們自己在現場其實是一個非常自我限縮、自我壓制的參與。包括從邀請函上面的被提及聯合國2758決議文扭曲的方式來打壓台灣,我們自己的代表也在當地自我稱呼中華台北,但很多友邦是稱呼我們為台灣的。在這樣的過程裡,我們得到的許多訊息都是為了確保台灣能持續參與WHA、持續出席,給自己這樣的限縮。
  
林昶佐說,今年到現在我們還沒有收到邀請函,過去這一年來,中國對台灣的打壓也沒有因自我的限縮而有所鬆手,因此到今天這個時間,我相信全國各界都是希望我們可以順利地不管用什麼樣的方式參與WHA,但也應該是政府要重新去思考,這樣的自我打壓是否就能夠得到參與國際的確保。也要稍微回應一下衛福部的說法,說雖已過了正常報名的時間,畢竟去年我們也透過特殊方式、在過了報名時間之後,重新獲得邀請、重新開放報名系統等等。這等說法似乎已經將台灣參與WHA或國際,一定要透過特殊管道當成是習慣了。林昶佐強調,這絕對不是習慣,也絕對不是一個正常國際社會的一份子應該受到的待遇。林更表示,不但沒有強烈地抗議譴責中國以外,甚至還幫忙找藉口說,「也是有特例,過去也是用特例的方法收到」,完全是不能接受的。最後林昶佐提醒大家,非常值得關注的是,今年各個國家都大動作支持台灣,包過美加、德法等歐洲各國,透過所有的方式向WHO主張台灣應該可以持續參與WHA,提出貢獻。我們除了去思考可以去參與今年的WHA之外,維持和這些國家友好穩定的關係,並且做好充分準備,尤其今年新任的幹事長選舉就要到了,一路打壓台灣的陳馮富珍就要下台了,新任的和可能的候選人,維持我們和他們的關係,也是需要努力的方向。
  
林昶佐強調,看中國臉色參與WHA的時代已經要過去了,應有積極主動的作為而不是苦等凌遲式地對待。
 
Alt text
  
針對傳統領域劃設辦法排除私有土地的爭議,高潞以用委員則表示,黨團在上個禮拜討論事項提案,要求行政院將已公告的劃設辦法廢止並依原基法精神重新擬定,但在上禮拜被否決了。下午的協商希望各個黨團都能平等而尊重的方式進行對話,而不是排除私有土地的方式。高潞表示,蔡英文在去年八月一日道歉時曾經說過,一個族群的成功很有可能是建立在其他族群的苦難上;她在此要呼應蔡英文總統的這句話,「不要讓台灣的成功,是建立在原住民族的苦難上」。高潞以用表示,傳統領域是先於中華民國這個國家而存在,恢復傳統領域把歷史真相還原,是台灣轉型正義和歷史正義真正的落實。唯有真相的還原才有和解的將來。排除私有土地的傳統領域,其實是讓原住民的土地和歷史變得殘破不堪。要真正認識台灣的歷史,而且原住民族的土地流失,是原住民最大的痛苦。譬如說在花蓮有百分之十的私有土地,是台糖的土地,這麼大片的掠奪,我們必須要讓台灣的人民正視,因此傳統領域的劃設辦法不能將私有領域排除。希望下午協商各黨團能以尊重原住民的立場進行對話。
 
Alt text
  
徐永明最後提醒有關轉型正義議程的延宕。徐永明表示,還有一個協商一直被拖延,促轉因為國民黨的要求,從第一次協商拖了一個月,一直沒有來參與,甚至最近幾次院會,時代力量都懷疑是真的在擋前瞻嗎?因為前瞻還沒到院會的層次,但國民黨一直用大動作地杯葛院會,直接擋到的就是促轉。院會應該要讓議程順利進行,儘快讓院會處理。
  
Alt text
 
Alt text
 

  01
黃國昌

  01  2
高潞 以用

  01
洪慈庸

  01
林昶佐

  01
徐永明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