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與聲明

這一期的國際限時批,讓時代力量國際中心主任護台胖犬 劉仕傑 來跟大家談談奧運中的難民隊。

從2016里約奧運到2020東京奧運,有一支引人注意的隊伍,簡稱是EOR,也就是難民隊。今年的難民隊,共計有29位選手參與12個競賽項目,他們來自11個國家,包括敘利亞、南蘇丹、蘇丹、剛果、厄利垂亞、委內瑞拉、伊朗、阿富汗、剛果民主共和國、喀麥隆及伊拉克。

難民隊的英文是Refugee Olympic Team,之所以英文簡稱是EOR,是因為它的法文 équipe olympique des réfugiés,而法文是奧運的官方語言之一。

今年東京奧運開幕式中,難民隊的舉旗手是一位名叫Cyrille Tchatchet II的舉重選手,他來自非洲的喀麥隆,2014年他前往英國並在2016年取得難民身份。他目前在英國是一位心理健康護士。對了,進場時他拿的是奧運旗。

在理解難民隊的故事時,必須要先談談總部位於瑞士日內瓦的「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 UNHCR)(也有人簡稱為「聯合國難民署」)。UNHCR現任高級專員是義大利籍的Filippo Grandi。

UNHCR與難民隊的合作模式,是藉由國際奧會與相關地主國國家奧會的獎學金計畫來進行扶植。

2019年6月20日,國際奧會公布了難民運動員獎學金獲獎名單(Refugee Athlete Scholarship),共計8項運動37位得主。而參與這項計畫的地主國(host country),包括澳洲、比利時、巴西、德國、以色列、約旦、肯亞、盧森堡、葡萄牙、荷蘭、土耳其及英國。這些地主國提供了相關的預算及培訓協助。

這項合作計畫的精神,稱為「奧運團結」(Olympic Solidarity)。

當難民隊奪得獎牌時,會場升起的是奧運旗,如果是金牌,現場播放的是奧運歌。

難民隊的組成,給了全世界估計超過兩千萬難民一絲絲希望。但在所有這些感人故事及榮耀的背後,也有媒體揭露難民隊的真實現況。在《時代》雜誌的報導中,近來出現一些難民隊選手在得牌之後不願返回訓練營的報導,原因很多,包括管理方式及金錢等,部分選手認為他們理應在得牌後拿到應該有的獎金。

難民的議題,向來在台灣未獲得高度關注。這次藉著東京奧運,也讓大家有機會理解難民議題背後的各種複雜脈絡。

身為台灣人的我們,該如何理解難民隊議題呢?難民在國外是一個重要的國際議題,但在台灣社會的討論向來過於貧乏。如果我們真心想要加入國際組織並與國際社群互動,我們是否應該更積極了解難民議題?

以這次難民隊而言,許多選手的參賽項目都是台灣的強項,包括羽毛球、射擊及舉重等。台灣的中華台北奧會,有沒有可能試著爭取成為下屆奧運難民隊的扶植地主國之一呢?如果爭取成功,對台灣的國際形象應會有正面幫助,台灣的名字也會因此出現在國際媒體上。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