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60297 1669438563296529 301185753690299143 n

【朋友眼中的邱顯智#05:余柏儒律師篇】

【朋友眼中的邱顯智#05:余柏儒律師篇】
姓名:余柏儒
職業:律師

經歷:邱顯智雪谷南榕法律事務所同事

洪仲丘案發生的時候,民怨沸騰,而我還是個沒有工作的職業考生,雖然考試迫在眉睫,但還是每天關心這個案子的新聞。事隔了近一年,我成了除了國家考試及格以外,還什麼都不會的實習律師,對於庸庸碌碌的法律事務所工作根本沒有任何期待,而此時正是反黑箱服貿運動的高峰。擠在立法院前青島東路的人群裡聽著一個一個素人上台演講對於黑箱服貿的不滿,老實說實在有點想打哈欠,但輪到位身材略顯厚實的律師上台發表言論時,內容幽默逗趣卻又滿載對國家的關心、對這片土地的愛,讓我印象深刻。回家搜尋了一下律師的名字,才知道這位律師承辦了洪仲丘案、關廠工人案、鄭性澤案等等,是個以公益聞名的律師,自此之後,「邱顯智律師」這五個字,就這樣烙在我的心底。
「安安!大給厚!」早上剛踏進事務所的邱律師,總是用特別的方式向大家打招呼,伴隨著招牌的燦爛笑容,親切而沒有距離感。時序又推進了一年,我已經是個執業一年的菜鳥律師,因緣際會下,我竟然輾轉來到雪谷南榕法律事務所上班,成了邱律師的同事。初來乍到時,內心惶惶不安,雖然只是在法律實務圈打滾短短的時間,但已經不是那個天真單純對於什麼事物都充滿憧憬的傻小子,實在有點害怕又是一個空有名氣而名不符實的律師。而最後的事實證明,我是多慮了。

有別於社會上律師的形象總是西裝筆挺重視打扮出門名車代步,邱律師老是套著T恤與牛仔褲,開著他那二十年以上車齡的老爺車,出門還會問一下大家他連包包都沒背就出去辦公,會不會很奇怪?他經常在外面承接一堆完全無償的公益案件,不然就是自己拜託當事人去申請法律扶助再指定邱律師承辦案件,只因為這樣當事人就可以不必出半毛錢,然後在檢視事務所那少的可憐的存款簿的時候,再嘻嘻哈哈地大笑說:「哇!原來當律師不會虧錢耶!」讓人好氣又好笑。7月底,高中生的反課綱運動因為學生闖入教育部而進行到高峰時,邱律師當夜就直奔臺北去為被移送少年法庭的高中生辯護。當法院寄來后豐大橋案的再審開庭通知單,邱律師想到在牢裡的王淇政與洪世緯終於有機會洗刷冤屈,竟在辦公室哽咽不已而流下眼淚。
和邱律師一同承辦案件,在審理程序的尾聲,辯護人闡述辯護意旨時,除了法律的操作以外,邱律師總是可以站在當事人的角度侃侃而談,從情理的角度溫暖地訴說著當事人的委屈與不服,每每讓我感動不已。他老掛念著鄭性澤,即便選舉事務繁忙,每天都累得不像話,邱律師仍然找到機會就跑到臺中看守所去見鄭性澤,兩個人天南地北的聊上一陣,當然在去看守所的路上,邱律師一定會在他的老爺車上搖頭晃腦的大聲哼唱台語老歌。

這樣不典型的律師,實在很罕見,他視金錢如糞土,他還保有那孩子般的率真、他帶給每個人的溫暖、他的樸實、熱血、正直、他對這片土地的愛與對國家的關懷,以及他那打從心底希望改變世界的勇氣,令我由衷地欽佩。跟隨著邱律師的腳步,在為這些艱苦人奮鬥的過程中,我漸漸找到了對法律實務工作的熱情,這也讓我雖然每個月都在擔心自己的溫飽,還是心甘情願地為他努力工作。
一直以來,大家提到立法委員的素質,以及國會裡那盤根錯節又迂腐的政治生態,總是搖頭嘆息,順便無奈地補上一句:「這就是骯髒的政治。」然而,如果有這樣子的一個人,總是習慣站在雞蛋的那端,願意去為弱勢改變這個社會,也有足夠的能力能為我們的國會帶來全新的氣象,我們又有什麼理由不給他一個機會,也是給這個國家的政治、給我們自己,一個改變的機會呢?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