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0706 1667361406837578 7585679620188769124 n

【朋友眼中的邱顯智#03:劉冠廷律師篇】

【朋友眼中的邱顯智#03:劉冠廷律師篇】
姓名:劉冠廷
職業:律師

經歷:鄭性澤案 關廠工人案律師團戰友

上個月,我從臺北開車到新竹邱顯智的競選辦公室做法律諮詢,那是最近幾個月以來我第三次去那邊做法律諮詢(為了顯智,這段時間我也特地下新竹六、七次了)。晚上九點多法律諮詢結束後,我上樓去跟剛跑完行程,現在才扒著冷掉的便當的顯智閒聊選舉狀況,顯智看到我放下便當,握著我的手邊道謝邊說不好意思,接著講了一些剛剛跑的行程還有選舉的狀況後,顯智突然冷不防的問我一句:「阿…冠廷你結婚了嗎?」………………當下我著實楞了好幾秒,一方面是這話題也太突然太跳tone了吧,剛才不是都在聊選舉的事情嗎?二方面是突然意識到:欸,我跟眼前這位候選人也太不熟了吧!他居然連我這麼基本的狀況都不知道,那我到底是為了什麼餓著肚子開車跑下來新竹這麼多次阿???回過神之後忍不住朝他肩膀大力巴下去,怒斥他問這什麼鳥問題,竟然連這都不知道!顯智於是滿臉不好意思的又開始道歉,說之前一直想關心我但又覺得是我的私事所以不敢問云云(顯不可採),辦公室其他夥伴則笑成一團……

後來仔細想一想,的確,我跟顯智雖然認識好一段時間了,但我們見面、接觸,全部都是跟工作、公益案件有關,從鄭性澤案、關廠工人案,還有之後進行中的一些案件等等,就連私下幾個律師偶爾的聚會,大家聊的也都是案子事情。所以顯智跟我「這麼不熟」,實在也情有可原。好,那現在重點是,我到底幹麻這麼支持他阿?
跟顯智是因為鄭性澤案認識的,從一開始,我就打從心底很喜歡這個律師(這不是告白)。除了顯智他別具個人特色的臺灣國語給人的親切感以及渾然天成的喜感以外,最重要的是,在共事、討論案子的過程中,每每可以從他身上感受到他對案子的投入,以及發自內心對受不公平對待的人的心疼與關心。而這些,其實都是需要非常強大的能量以及信念的。
在我們受到的律師訓練以及執業經驗裡,我們知道在處理案件的時候,必須不斷提醒自己在情感面不要過度「進入」案子裡面。理由除了是因為,作為一個律師,在案件過程中我們必須保持冷靜、客觀的分析能力外,其實最重要的原因是,在面對這麼多受到社會結構壓迫、司法制度折磨的當事人時,如果我們沒有適度的讓自己的情緒「抽離」,那會對律師工作帶來非常大的負擔、負面能量以及職業傷害。所以我很清楚的知道,要能像顯智那樣一直那麼的投入、感同身受在所有的案子裡,是需要多少熱情、多少的正面能量才足以支撐,這背後又是需要承受多少的沮喪與無力。我真心的欣賞顯智的真誠,以及佩服他擁有的巨大能量。

在關廠工人案,台北高等行政法院做出關廠工人勝訴判決的那天,顯智在法庭外脫下法袍忍不住抱著毛振飛大哭的畫面,讓許多人印象深刻,讓許多人為之動容。因為我們知道,當勞委會編列鉅額預算支付律師費,提起數百件訴訟去告那些又老又病又窮的關廠工人時,幾乎沒有人看好這個案子關廠工人可以打贏(包括我在內),在過程中社運團體跟律師團一度是茫然、根本看不到希望的。但是在邱顯智律師與當時律師團成員及社運團體的堅持下,這個案件終於出現轉機,在越來越多人(包括學界、前大法官)加入聲援後,最終獲得了巨大的勝利。我們知道這個案子因為他們的堅持,而有希望,我們知道因為他們能感同身受關廠工人們的處境,為他們覺得不平,事情才有了開始,有了後續不一樣的結果。而像這樣事件的過程與結果,正是目前臺灣最需要的。
自318學運之後,臺灣歷經了久違的社會運動的活躍期,這些運動除了顯示台灣社會對腐敗國民黨政權徹底的唾棄,其實另一方面也顯出民進黨作為最大在野黨的失職。在這些社會運動之後,我們除了要讓國民黨失掉中央政權以外,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要有一個能真正發揮監督功能的國會,一個不與行政機關沆瀣一氣、不再黑箱作業的國會。邱顯智律師這次參選,面對最大的壓力來自於同選區的民進黨籍參選人柯建銘,這位參選人之前在國會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我想就不需要我多說了,如果這幾年大家在街頭這樣疲於奔命的奔走之後,我們還讓這樣的人進入國會,甚至他還可能接任立法院院長,那麼,大家這一切的辛苦是為了什麼?

我想我們的國會,需要的是像邱顯智一樣的人,能夠為弱勢者感同身受,為弱勢者堅持的人。顯智現在面對的選舉局勢固然嚴峻,但我相信,我認識的顯智一定會堅持到底,並且透過這樣的堅持,看到希望,最終贏得選舉。而且就像關廠工人案一樣,我認為這樣的過程與結果,都是目前臺灣最需要的。
所以,雖然顯智並不關心我,但我還是這樣的挺他、支持他。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