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14686 1666898986883820 8538209100752235375 o

【朋友眼中的邱顯智#02:周宇修律師篇】

【朋友眼中的邱顯智#02:周宇修律師篇】

姓名:周宇修

職業:律師

經歷:
邱顯智關廠工人案律師團戰友
與顯智律師認識是在關廠案,不過一開始介紹我加入的則是榮志律師,當時只知道有個案子發生在桃園,搞不好我的公法專長可以派得上用場這樣而已。後來第一次見到顯智,應該是2013年1月12日在台大舉辦的關廠工人事件探討公私法區分研討會。印象中因為三位與會老師的名字都很像,所以宣傳時還被大家說這是兄弟會嗎這樣。當時的顯智是主持人,一開始先談了關廠案的緣起,再交棒給其他老師們對本案進行相關的評論及建議。在整個會議到尾聲時,顯智說了一個讓我非常有印象的一句話:「不是因為看到希望才堅持,而是因為堅持、才看到希望。」

協助的初期我並沒有直接被受任任何案件,而是較為專注在論點的發想。其實一開始的固定每月律師團會議印象中有相當多的議題,包括設定策略、與工會的配合、以及一些個案中遇到的問題,真的是比較令人看不到未來。坦白說,當時我個人是覺得這個案子如果在三年之內有任何一點結果,其實就很令人偷笑了。畢竟真的打起來要走三個審級甚至要聲請大法官解釋,在在都是對當事人、運動者與律師們挑戰。況且當時在主戰場桃園應該是有約200個訴訟案,律師們甚至必須分成五組應戰,實在是疲於奔命。

不過每次講到這裡,顯智跟威凱總是會笑笑地說,「放心啦,我們會贏的」,再搭上俊達學長的殺氣,總是讓我覺得「反正天塌下來也是先壓到桃園組的」(XD)。不過事實證明了,從一開始大家每次開會都會不停開花,到2014年2月緊急會議幾乎各路英雄來了快60人塞爆法扶總會會議室,中間越來越多人的投入以及支持,著實令人感受到這個團隊的向心與凝聚力。也很感謝很多朋友不計較分工的多寡及曝光度,而一直共同奮戰(有太多人明明做了很多事卻低調到不行)。其中,顯智的付出也不可謂不大。我還記得顯智在移轉行政法院後寫了一個言詞辯論狀,在書狀結語處放了幾個老工人的故事後,在電腦螢幕前流下淚來;後來在3月7日宣判的那天,他也在行政法院外跟毛振飛相擁而泣。那種對案件的真情流露,是我一生難以忘懷的光景。

還記得2014年3月的律師團會議,縱然已經有不少律師持續從事公益活動,大家仍決議要繼續把這個小小成果往外推送,原本的關廠律師們也開始投身於其他案件如華隆、國道收費員、華光以及其他運動,甚至成立了戰鬥法律人群組。然而,當年一個最後沒發出的律師團聲明,卻或許是顯智從法院、街頭轉向議場的契機:
『義務律師團自101年10月成軍時寥寥數人,迄今投入者已經超過70位,更有學校老師、學生及法律扶助基金會支援後勤。我們在這場大規模戰爭中看見了臺灣公益律師的曙光,也瞭解社會上願意為公益付出的律師遠超過我們想像。然而,現行的相關法令並不鼓勵甚至限制律師投身公益活動,如法律扶助基金會受限於法規僅能給予行政資源協助,甚為可惜。我們除了呼籲更多律師能為社會公義而戰之外,更希望未來能夠創造一個讓弱勢者有挑戰及顛覆社會既有窠臼的制度。』

基於相當的信念,顯智投身了選舉,試圖實現律師這個角色所無法做到的事。身為當年的戰友,除了祝福以外,還是想說:「請不要想著贏、要想不能輸」。因為為了贏,你可能會放棄原先的初衷跟堅持,但那個想為社會做點事,帶來更幸福人生的信念,卻是怎麼樣都不能輸掉了。
加油!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