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力量聲明:馬英九無權接受一中框架

針對馬英九總統今天在國際記者會上提出的「四不一堅持」的會面原則,時代力量只有一句簡單的話要說:「馬英九總統,你無權代替台灣人民接受一中框架」!

首先,台灣與中國領導人會談兩岸關係,屬於高度統治行為,衡諸兩岸目前情勢,在我國民主憲政秩序下,應該針對會談事項等事宜,取得國會事前同意授權,而非僅是報告。馬英九今天在沒有得到國會同意授權的情況下與習近平針對兩岸關係進行會談,國會就必須要採取一定的態度和行動出來。時代力量認為,在未經國會事前授權下,與習近平針對兩岸關係進行會談,總統已經跨越憲政民主的紅線,無論是彈劾或罷免,都已構成足夠事由。與其交給馬英九所任命的大法官來進行彈劾,不如交給人民來決定。

再者,正因需要國會事前的同意,因此馬總統到底要談什麼事情,必須要很特定。馬總統若要以總統的身份前往,談話的內容若是中共要撤除對台灣的飛彈,要廢止反分裂國家法,要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安全法,相信許多人會贊成。相反地,若馬英九總統今天去要做的是,如同昨天陸委會主委夏立言所說的一樣,是要將兩岸領導人的會面,建立一個制度性的框架,但這次會談中國已表示,係以一個中國作為制度性會談的原則,此次會談,無異是在台灣人民未事先同意的情況下,將未來兩岸領導人的會談,框在一中原則之下,嚴重傷害台灣的民主憲政與未來發展,也不當壓縮未來總統的談判空間。時代力量認為,馬英九總統並沒有這樣的正當性,也沒有辦法去代表台灣人民去接受在一個中國這樣的框架下建立兩岸領導人制度性的會面。

馬英九一方面宣布這是制度性的會談,希望能率先建立。一方面又說,這個制度性會談的框架,是在一個中國的原則下。那麼時代力量要追問:台灣人民什麼時候給你這樣子的授權,讓你去接受這樣子的制度性會談是要在一個中國的框架才能下進行?馬英九又憑什麼利用這次的會談去建立這樣的制度性的框架,去完全地壓縮甚至剝奪下一任總統在處理兩案問題上談判的籌碼和縱深?時代力量也要問:倘若下一任總統如果不願意接受一個中國的框架,是否就不用談了?這豈不白白送給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大禮物,框住了台灣未來的總統在處理兩岸領導人會談時,原本可以爭取的談判空間。

時代力量呼籲,國會應履行憲法職責,要求馬總統在未經國會授權之前,不得擅自與習近平會談兩岸事宜,國會應即時採取必要的相應作為,在未經國會授權同意前,馬英九無權做出任何承諾,也不能為未來領導人建立任何前提框架。此外,如果馬英九和中國習近平都有信心是對等尊嚴,不談不簽協議,那麼能否就如同馬英九所說,讓整場會面從一開始到結束,全部公開透明讓大家參與,確切地知道馬習兩人之間的互動到底談了什麼,沒有這樣的氣度和格局,就不可能有人民的信任。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