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s  20766725

新聞與聲明

時代力量於今日上午舉辦第一波政見發表會,主打「民主改革、國會改革、司法改革、多元文化、環境永續、轉型正義」。隨後,邀請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演講,主題為「打造人類美好的未來」。演講內容談及溫室氣體減量,以及地球環境的永續發展。演講結束最後,李遠哲先生下了個令人眼睛一亮的結語。他說:「打造人類美好的世界,就交給時代力量來努力!」大家都覺得被注入滿滿的期待與能量!

演講會後,時代力量區域立委擬參選人一一與李遠哲院士拍攝宣傳照。由於李遠哲院士身高約有180公分,大家光是調整位置就調整很久。現場笑料不斷。

時代力量第一波的政見發表緊扣6個主題:人民作主的新政治(黃國昌)、透明專業的新國會(邱顯智)、實現正義的新司法(洪慈庸)、開放的多元文化(馮光遠)、永續的綠能環境(柯劭臻)、新生的轉型正義(林昶佐)。

黃國昌:人民作主的新政治

人民作主的新政治,就是把應有的權力還給人民,讓人民做政治真正的主人。這個理想不用修憲,透過國會立法就能實現,因此時代力量提出四項具體法案。

一、人民有權改正違反民意的政策,我們要補正《公民投票法》,排除目前各種不合理限制,讓公投民主真正落實。

二、人民有權換掉不適任民代,因此要修正《選罷法》,讓中選會成為人民作主的捍衛者,而非失格政客的護航打手。

三、人民有權決定不分區立委名單,避免政黨壟斷提名,塞進一堆黑金立委,逼人民買單。

四、人民有權吹哨揭弊,來打破公、私部門的黑箱,而政府應該作吹哨者的後盾,因此我們主張制訂《吹哨者保護法》。

人民真正作主,就是新時代的力量。

邱顯智:透明專業的新國會-告別王柯體制,人民奪回立院

在國會改革的部分,邱顯智說,他首先要邀請社會大眾共同思考,「在2016後的立法院,沒有了王金平、和柯建銘,它將會變成什麼樣子?它該變成什麼樣子?」並強調,「這不是一個假設疑問句,而是一個未來完成式」,時代力量所提出的改革主張,正是要回應這個問題。

邱顯智分析,當前國會的政治文化,事實上就是以王金平、柯建銘為中心,所建立起來的一套「王柯體制」。這套以「黨團協商」為工具型塑起來的系統,最大的問題,就是「黑箱」且「集權」。他掏空了委員會的審查程序、迴避監督,並給予立委私相授受的空間。這使得「協商」反客為主,取代了議會中最重要的「政策辯論」精神,也使得選民難以對立委課責,其中最惡名昭彰當屬2013《會計法》修正案,一個國會殿堂竟然容許黨團私相授受,「突襲式」地完成顏清標「公費喝花酒」的除罪化,這就是法案經過黨團密室協商牽制後的經典黑箱案例!

將全力集中在少數人手上,從19991年以來的王柯體制,架空了一讀會、二讀會,在經過黨團協商的牽制之後,根本沒有辦法進行辯論,接著就牽制了三讀會!有任何問題都到黨團裡面處理,規避了公開透明的監督。

另外邱顯智也表示,過去這段時間,外界關於若廢除黨團協商,將使議事效率低落、少數黨缺乏保障的意見。邱顯智則回應,過去小黨之所以可以擋下部分爭議法案,基礎其實在王金平作為院長的裁量,充滿人治風格。若隨時換了一個院長,國會文化就可能大幅改觀,作為一個新興小黨,時代力量不可能將「少數保護」都寄望在院長的「風格」身上,而應該訴諸完善的制度改革。

當然也不是所有事情都要公投,但有高度爭議的法案就應該經過公開的辯論,立法委員甚至可以要求某些提案交付公民投票決議,一旦有可能交由公民決定,國會議員就會更謹慎地看待提案,所作所為都可能會影響政治後果。但我們的現況就是高爭議的法案都透過黨團協商密室處理。希望國會體制可以實質改革,人民才是國家真正的主人。

邱顯智強調,簡單來說,如果「王柯體制」解決爭議的方式,是躲起來黑箱裁決;那時代力量的主張,則是讓人民握有最終的仲裁權力。這個意思不是動輒就要針對法案提出公投、對立委提出罷免,而是像一把「上膛的手槍」,光是存在,就會令立委更加謹慎。

這個後端改革的重點,就在於「直接民權」的落實,及「少數異議權」制度的引進。讓直接民主得以制衡代議政治,使多數黨不敢強推過於爭議的法案,必須得在法案出檯之前,就試圖與少數取得共識。

「因此,我們要啟動新一波的國會改革,正式告別王柯體制,讓人民奪回立院!」

邱顯智強調,這一次改革的核心,就是要限縮黨團協商的處理範圍,讓法案的審議回到委員會,並強化委員會的功能,重新點燃國會的政策辯論,並讓委員會中的委員為提案負起全責,供民眾檢視。

最後,邱顯智邀請所有的選民,共同加入這波國會改革的行列,共同告別王柯體制,奪回人民的立法院。

洪慈庸:實現正義的新司法

洪慈庸從自己的親身經驗出發。她表示,弟弟(洪仲丘)的案子從軍事審判轉到一般司法程序後,2014年3月7日的判決,被害人沒有獨立上訴的權利,在法庭上的地位非常薄弱。我們應該強化被害人的訴訟地位,使被害人在司法程序中,獲得更妥善的照顧與協助。

同時,也應採用「起訴狀一本」的制度。就是檢察官起訴的時候,不提供調查卷宗,只提供起訴書,因為一開始送調查卷宗給法官,就會影響法官的心證。應該是在審判庭上由檢方提示證據,兩造辯論,法官公正聽審之後,再來判定被告有沒有罪,而不是一開始就看檢察官送來的調查卷宗影響心證而預設被告有罪。

不過,在法庭裡的角色,不是只有被害人,還有被告,我們也應注重強化被告「接受公平審判」的權利。目前司法院大力推行的觀審制是「只讓你看、不讓你判」,但我們主張要引入「陪審團制度」,由刑事重罪被告決定是否接受由陪審團斷定有罪與否。這樣一來,人民才能實質參與審判。

就法官制度改革的部分,特別希望一般人民就可以提出申訴,對「不適任的法官」提出個案評鑑。此外,目前審檢混在一起,法官和檢察官綁在一個組織體制裡面,這是不對的,應要分開,司法審判才能公開、獨立。

最後,對一般人民來說,申請國賠是非常漫長的過程,仲丘兩年前被關禁閉,到現在國家賠償還沒有下落。我們應該要加速國家賠償的速度。

由於封閉又保守的體制,以及時常與社會脫節的判決,台灣司法體系普遍無法得到人民的信賴,因此,我們必須實踐司法民主化的理念,促進國民參與,提升司法透明度,讓司法可真正被全民信賴!

柯劭臻:永續的綠能環境

國家災害防救科技中心上周公布台灣氣候變遷分析,結果顯示2100年時,台灣氣溫將會比現在上升5度,而台灣年均溫上升比率百年來是全球平均值的兩倍,乾季越乾、暴雨越烈,這與李遠哲教授於上月18日在中興大學演講預測不謀而合,台灣在不增加碳排放的狀況下,任憑發展,25年內台灣將不利人類生存,許多物種將滅絕。而前天發生在智利,有史以來PM2.5空污指數飆破500,首都聖地牙哥市宣布緊急命令,包含40多萬車輛不能上路,有3000多家工廠企業全面停工。不難預見,台灣不趕緊有積極作為,不出幾年,這樣的環境衝擊將發生在台灣。

首先,我們的訴求就是永續的綠能環境,針對法案的修訂包括《環境影響評估法》應刪除主管機關,不應由環保署幫開發單位護航與背書,另外必須增訂健康風險評估,將既存風險納入評估,第二、《空氣污染防制法》必須針對污染源集中區域實施方圓十公里區域總量管制並刪除區域總量管制須經濟部同意之規定,第三、制定《樹木暨野生植物保護法》,樹木是城市的肺,雖然森林法有增訂城市樹木專章,但對於受保護樹木暨野生植物之範圍並未規範,中央應立法建立最低保護標準暨罰則,而樹木暨野生植物之保護應課予地方政府建立有效執行機制之義務,並將樹木修剪暨移植規範入法。

再者,水泥化、剷平式開發,不僅造成層出不窮地官商勾結與炒地皮的弊案,更是都市氣溫不斷升高,熱島效應的主因,為貫徹土地正義,杜絕浮濫徵收,應立即修訂《土地徵收條例暨平均地權條例》,除了就土地徵收應明訂公益性及必要性判斷標準外,更應廢除區段徵收暨市地重劃,俾利保護優良農田、守護古蹟水圳。更且都市計劃弊端叢生,不僅欠缺違法不當之救濟管道,甚至往往規避區域排水計畫及環境影響評估,此部分更應納入公民參與及聽證程序。

最後,「全國區域計畫」欠缺法源依據,迴避相關法律規範,對環境保護及永續發展造成巨大負面影響,應立即撤銷。

馮光遠:開放的多元文化

馮光遠一開始便表示,進入立法院,不是要創作,而是要著手制定法案。我們對自己的文化充滿不同的意見,甚至有人認為我們的首都是南京,「這樣上班的話很累的呀!」馮光遠開玩笑說道。

舉例而言,台北最有文化況味的是淡水,地方政治人物為了配合建商,就是要把它拆掉。拆掉的理由就是為了建設、為了經濟發展。但錯了!文化也是可以發展經濟的!淡水的文化歷史經歷了西班牙、荷蘭、法國、英國及日本的勢力留下的痕跡,為什麼要拆掉它來蓋20層樓的大廈呢?

馮光遠表示,「作為一個比較有文化感覺的參選人,保存文化是我的任務,我越是了解淡水、三芝,尤其是三芝,這是台灣藝術家密度最高的地方,而這些東西可以慢慢變成國家議題。」

進入國會後,馮光遠表示將以「台灣文化優先」的精神,制定《文化基本法》,也將進一步修正《文化資產保存法》,希望未來若有人提到文化立國,想到的不是只有法國,還能有台灣。

當我們談以台灣為優先的文化政策制定的時候,不得不提到兩蔣時期,花了很多錢培養、推廣的京劇,不僅台灣一個代表也派不出,也把很多台灣布袋戲、歌仔戲的預算都剝奪走了。在法,這個面向,有太多事情要做。

另外,馮光遠也表示,台灣的媒體如果被中國壟斷,我們的自由、民主就受到威脅了,但同時電子產品、文化產品越來越多中國的東西,過去我們自己發展出本土的、台灣的、民主感覺的、批判的,現在都沒有了,電視一打開也幾乎都是外來的東西。但法國沒有這一套,比例都算得非常好,如我們沒有好好控管,當媒體人拿了企業的錢,自然就會護航企業,為了讓台灣有更完善的媒體環境,以利監督、制衡這群掌權者,馮光遠表示他將把這幾年與吳育昇、金溥聰和盛治仁等濫權者,搏鬥的經驗帶進國會,致力於制定《媒體壟斷防止暨多元維護法》。

林昶佐:新生的轉型正義

林昶佐表示,轉型正義從十年前開始,有些人認為只是政治惡鬥,民進黨清算國民黨的工具。但我們的社會不是這麼單純,有很多過去鑄下的錯誤,不太容易從身邊感受到,但我自己感受很深。

在國外,聽重金屬的幾乎是白人、墨西哥人,但是閃靈樂團的演出現場有時候有一些長輩,相信他們不聽重金屬音樂的,像張七郎(二二八事件受難者)在美國的後代來看閃靈樂團的演出,他們待在美國後並不想回到台灣,但是對台灣的是事物還是支持的;在台北信義區的演出,我也會看到白髮蒼蒼的台灣人買票來看閃靈樂團的表演,他們要的不是重金屬音樂,而是釋放心裡的情緒。

我們的國家總是跟大家說,往前看、不要對立,不要我們去想迫害。其實不要講到這麼複雜的二二八、白色恐怖,有很多人不用被抓、不用被關、不用被告密,就被卡死一輩子,沒有真相,再努力也沒辦法改變。

林昶佐表示,曾經有老先生跟他說,閃靈樂團寫的東西就是他遭遇的事情。有很多社會的情緒暗潮洶湧,不是跟我們說向前看,我們的情緒就會被撫平下來。

林昶佐提及,他的好朋友蔣友柏,曾花了一段時間跟白色恐怖的受難者聊、撫慰受難者家屬,期望可以讓他們或多或少受到平復;也曾經跟龍應台說到轉型正義的事情,她說她不想做鎂光燈下的事情,她要一一的去彌補這些受害者。但林昶佐認為國家要做全面的,公開真相的,不是一一的去彌補。

轉型正義特別要強調「新生」,意指我們要看的是未來的正義,在「和解、補償」以後,還要有「未來」。

林昶佐表示,他一直認為,生活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凝聚著我們每一個彼此之間的,並不是工作上的往來也不是政治理念,更不是每年象徵著我們勞動成果的GDP,而是歷史:一份我們共同享有關於過去的記憶,訴說著我們是誰、從何而來、又將往何處而去。

前人的生活堆疊成為我們今日立足的土壤,或許你我來自不同各處,有人是客家、有人是河洛、有人是原住民、有人是外省後代,但我們都被這些共同的生命經驗所維繫在一起,我們的父執輩或你/妳都經歷過台灣貧困但艱辛打拼的年代,我們一起看到這些年台灣社會慢慢經歷的轉變,變的富裕,變的民主,變得充滿歡笑,這條路上,每一個人都是歷史洪流中的過客,但每一個人也都是時代的推手。

還記得台灣棒球在國際賽大放異彩時的那種喜悅嗎?這就是將我們凝聚在一起的東西,但是我們也不能迴避,我們一同經歷過開心,我們也經歷過痛苦。正是因為格外重視這份奔流在每一個台灣人之間的情感,所以我更加認為,曾經發生的傷痛,一定要面對,不論是政府與人民之間,或是族群與族群之間,只有當我們願意為過去的錯誤誠摯的懺悔並且付出,受傷者才有可能原諒、放下。然後,作為一個共同的國家、共同的社會,信任的橋樑才會前所未有的堅實,我們將一起,手牽著手,通往更好的生活。

【時代力量第一波政見發表會暨李遠哲演講會 Part 1(黃國昌,邱顯智,洪慈庸,馮光遠,柯劭臻,林昶佐)】

【時代力量第一波政見發表會暨李遠哲演講會 Part 2(黃國昌,邱顯智,洪慈庸,馮光遠,柯劭臻,林昶佐)】

【現場照片及附件參考】https://goo.gl/pkG65A
【新聞聯絡】時代力量建黨工程隊副總隊長/林峯正
【發稿時間】2015年6月28日 (日) 下午16:10​

  01
黃國昌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