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改革年終慰問金 從保障真正弱勢開始】黨團記者會會後新聞稿 2017-1-13

時代力量黨團今(13)日召開「改革年終慰問金 從保障真正弱勢開始」記者會,適逢106年度中央政府總預算協商期間,時代力量黨團對外說明關於年終慰問金的立場,也邀請到人事行政總處給與福利處副處長到場,期望改革沒有法源依據、又缺乏正當性的年終慰問金,朝野能夠攜手一起努力。

時代力量黨團總召徐永明首先表示,改革年終慰問金應該是年金改革中,朝野最有共識的部分,2012年時,曾經有38位在野黨立委發言反對年終慰問金,2013年初立法院決議以支領月退金俸兩萬元為標準,2014年行政院突然發布行政命令提高到兩萬五千元,而行政院長林全,則在去年九三軍公教上街頭前夕核定發放門檻為兩萬五千元。徐永明說,年終慰問金的問題,ㄧ是沒有法源基礎,二是年終慰問金與三節慰問金的發放,兩萬五千元的門檻內含不僅不同,兩萬五千元如何而來也是問題。
Alt text

立委高潞以用表示,昨天在政黨協商過程中,國、民兩黨都迴避年終慰問金問題,但過去兩黨都為此激烈爭論過。高潞以用提到,年金慰問金如果是年終獎金的性質,應該發給在職的人員;年終慰問金也與表現績效、和年終保險金、急難慰問金脫鉤,但卻是因為前朝馬政府時期超越法定退休給付內容的慰問金,沒有法源依據,立法院就無法實質審查。高潞以用認為,為照顧退休人員,應該著手年金改革或以社會福利制度來照顧弱勢,年終慰問金不應該造成階級、職業對立,朝野都應該正視問題。
Alt text

立委林昶佐提到,年終慰問金目的若是要保障弱勢,兩萬五千元的標準也遠高於低收入戶的門檻,門檻如何訂定應該要說明清楚,更何況月退休金兩萬五千元門檻的計算,還未計入18%的優存利息,以至於總計的月退休所得遠高於兩萬五千元者,都還能領取年終慰問金。
Alt text

黃國昌表示,兩萬五千元的門檻何來?姑且不論是否妥適,此門檻更沒有考慮到退休者是選擇一次領全額退休金、月退領取或是部分兼領月退休金,其中選擇「一次領」之退休者完全拿不到年終慰問金,而兼領月退休俸者在計算時,因為退休之初已領取過一半的退休金,因此其月退休金很容易低於兩萬五千元,因此極易符合領取年終慰問金的資格,黃國昌說,這已經不是不同業別間的差別,也造成公務體系中不同選擇造成的不公平對待。
Alt text

黃國昌提到,昨天有收到一位退休公務員的陳情,詳列年終慰問金領取資格的問題,經過詳細的計算和核查舉例呈現,若月退休俸低於兩萬五千元,符合領取年終慰問金資格,但以實際月退休所得計算,將優存利息及公保養老給付計入,實際月退休所得會超過兩萬五千元許多。黃國昌強調,若年終慰問金純以保護弱勢作為考慮重點,每個月領取四萬、五萬元的退休者,真的是政府主要想保護的對象嗎?而當年退休時選擇一次領退休金的退休者卻不符合領取資格,黃國昌說,納稅人的錢應該要真的發給確實有需要的人。黃國昌強調沒有法源基礎的年終慰問金改革,不應該再因循舊政府時期以無法讓大眾信服的方式處理,改革可以漸進,但應該要訂立公平合理的方法,把真正的弱勢者篩選出來。

徐永明補充,三節慰問金的發放標準規範,兼領月退休金者係以原全額退休金為計算基準,年終慰問金卻只看月退休俸而未考慮原退休金總額,雖然都是兩萬五千元作為門檻,但兩套計算標準明顯不同,應檢討,若要繼續發放,計算方式也應該修正,將優惠存款的利息等計入。

人事行政總處給與福利處副處長林錦慧回應,年終慰問金源於民國61年,一開始名為春節慰問金,當時的法源依據是一項措施性法律,近年來軍公教人員的待遇及退休所得確實都有提升,立法院於民國102年做出決議要求行政院提出改革辦法,送立院查照,目前年終慰問金的依據就是依當年的發給辦法,原為兩萬元的門檻,發給辦法中也有授權行政院衡酌消費者物價指數、國民所得等做調整。林錦慧說,因為退休法中定義退休金的內涵,未包含優惠存款利息,優惠存款利息卻是退休所得一部分,的確新舊制混合的退休者會有因此而領取每月五、六萬元以上的可能。
Alt text

黃國昌表示,行政院應該修訂發給辦法,否則不公平的現象將持續下去,「沒有人喜歡當壞人、刪福利」,但是為了讓國家資源有效的運用,黃國昌說,時代力量可以同意逐步、溫和的年終慰問金改革,先將18%優存利息計入,或是兼領月退休金者以原全額退休金為計算基準,期待新政府、新國會的新氣象,可以一起完成改革。

Alt text

Alt text

  01
黃國昌

  01  2
高潞 以用

  01
洪慈庸

  01
林昶佐

  01
徐永明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