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136029 987881341389349 1360183393517568000 o

【改善非典型勞動現況公聽會】會後新聞稿

時代力量黨團和立法委員 黃國昌國會辦公室於今日(8/1)舉辦「改善非典型勞動現況」公聽會,雖然非典僱用的樣態有許多,不盡相同,但透過第一線勞動者及工會組織者的說明,可以拓深實務上的理解並作為監督及立法上的基礎,主持的黃國昌委員即表示,非典型勞動型態在我國長期以來,是勞動保障非常核心的問題,時代力量在2016年立委選舉時即已針對非典勞動保障提出非常具體的主張。將來,包括他自己和黨團,都會持續追蹤此議題。

時代力量 New Power Party在2016年立委選舉提出14項政策,其中針對派遣的主張,與當年蔡英文總統在勞動政策上的主張相當一致,包括在公部門派遣的逐步減少,乃至於最後的全面禁止,還有在私部門的派遣上,也包括訂定勞動派遣專法,以處理是否要將派遣定為特許行業,以及可以適用的場合與行業等事項進行限縮和管制規範等。

黃國昌說,雖然第九屆國會在前幾個會期,在《勞動基準法》著力比較深,但現在終究得來面對我國非典勞動的整體問題。因此,在第九屆第五會期,黃國昌委員便曾針對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施能傑人事長和勞動部許銘春部長,就公部門與私部門的非典勞動進行質詢,並提出我國公部門非典人力運用,現在有「派遣遁入承攬」的現象。

然而在兩次質詢中,行政部門均無法具體回應我國無論公私部門非典勞動保障,特別是遁入承攬後勞工權益如何被保障的問題。近日,行政院在提出行政院及所屬機關(構)勞動派遣兩年內歸零的計畫,應該是代表行政院已經準備好了。因此,今天召開這場公聽會,也希望行政部門就目前規劃,包括不管是《勞動派遣法》的時程進度,以及如何處理公部門派遣遁入自然人承攬,或者是私部門假承攬真僱傭等問題,能提出具體的處理方式。

接著,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由邱怡璋專門委員報告,他說明公部門中無論是派遣、勞務承攬或臨時人員都依勞基法辦理。在派遣專法制定前,也有制定應行注意事項來使公部門派遣勞工也有保障,以及能有年資的併計。未來在電話總機、清潔、檔案管理、駕駛、電腦維修、公文傳遞、資料登錄與遊憩館所民眾服務等8大類工作則會轉為承攬,其餘除非是臨時大型活動,不然都會儘量避免使用派遣勞工。

勞動部劉政彥科長則是針對勞動派遣、部分工時與勞務承攬現行制度進行報告。首先說明派遣業現在已經適用勞動基準法,派遣業者必須符合勞基法相關規範。臨時人員也是在勞基法保障的範圍。至於在公部門承攬,勞動部有訂定參考原則,也提醒公部門在承攬期間不應有指揮監督的狀況,至於在私部門假承攬真僱佣的部分,如果有發生,則都會依照實際情形,而不只是書面資料進行個案認定,並會依法裁處。

在與會學者專家與工會和NGO團體發言時,東華大學財法所的張鑫隆副教授與臺灣勞動派遣產業工會的施士青秘書長,都以台中榮總的派遣工被迫轉為自然人承攬為例,介紹我國現行「偽裝派遣」的法律結構與實務操作情形,並談在勞動法上雖然直接僱用是原則,但我國實務上卻是假派遣和假承攬氾濫,並質疑像是台中榮總這樣的案件,會不會就是行政院宣示要派遣兩年歸零政策背後,實際會發生的假派遣被迫改簽假承攬契約問題。

基隆市輪船理貨業職業工會的徐朝明監事,則是以自身做了50年以上理貨員,卻還不是正職僱用為例,譴責國家帶頭使用非典勞工,並質疑當年在基隆港的理貨員是需要考到國家證照才能工作,最近交通部卻動作頻繁,想逼已經上年紀的理貨員退休。

時代力量基隆市安樂區的市議員參選人陳薇仲,則是接續理貨員的爭議,指出基隆港的非典勞動問題,不只發生在理貨員身上,也同樣發生在碼頭工人以及貨運聯結車的駕駛身上,當年在基隆港進出口還興盛時,非典僱傭型態讓基隆港的工人,以超出勞基法規範的工時和勞動強度工作來換取生活所需,但隨著基隆港進出口的沒落,辛苦一輩子的基隆港工人卻面臨缺乏基本保障也沒有固定僱用的困境。

接著,全國傳播媒體產業工會的葉瑜娟理事,則是以公視派遣工在抗爭轉正後,原本屬於公廣集團,後來獨立的原住民電視台,卻改為使用承攬員工,並發生承攬員工不但工作負荷過重,而且經過工會計算,在相關保障或津貼獎金上,做同樣工作的勞工,正職和承攬會差到1萬元以上,更有疑似過勞去世卻無法有職災保障,而且原文會與原住民電視台還互相推諉責任的困境,質疑為什麼連公廣集團或原住民電視台都放任這種濫用承攬,濫用非典勞動的情形。

專櫃銷售人員產業工會櫃姐der靠北
的秘書廖郁雯,則是提出百貨業的專櫃人員,普遍遇到百貨公司樓管與專櫃廠商之間權責難以分清楚,最後去導致專櫃從業人員權益受損的問題,包括明明不是受僱於百貨公司,卻會被開罰,以及相關職安責任歸屬混亂等問題。

佳福企業工會(幸福高爾夫球場工會)葉孟連理事長和桃園市產業總工會與美麗華工會,自立自強被解雇,抗議血汗高爾夫的秘書長葉瑾瑜,則別從自身經驗與高爾夫球產業結構和相關判例的分析,提出高爾夫球業中的桿娣,在台灣62家高爾夫球場中有近7000人,大多是中年婦女和在地就近就業者,已有相關判決和新北市勞檢都認定是僱傭關係,甚至有簽到簿紀錄工時和排班過號要被懲處明顯有從屬性的事實,但無論是體育署或勞動部,都沒有勇氣認定桿娣是僱傭關係,還得要勞工不斷抗爭以及走上漫長訴訟,甚至讓勞工遭受被資方違法停班無法回現場工作,卻沒辦法處理的處境,質疑根本違反蔡英文總統在2016年提出的勞工政策方向。

台灣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研究員陳柏謙認為,高教產業內的兼任教師成為了法制外的孤兒,不適用教師法也不適用勞基法,一年一聘的結果是學校隨時可以請教師走路,這種狀況蔓延下更逐漸侵蝕了專任教師的保障制度。

台灣大學社會研究所博士候選人林凱衡表示,青年勞動者的困境應被重視!雖然平均周工時逐年下降,但人數卻在上升;薪資長期未增加的狀況是必須身兼三、四份工作才能夠滿足生活所需。雇主不確定、保護不穩定、生活不安定,合起來就是支離破碎的勞動。

國立臺灣大學工會高紹芳副秘書長進一步就學生兼任助理的勞動權益保障為例,說明青年勞動者所面臨的勞動困境。高紹芳指出,自2010年教學助理遭大幅砍薪、積欠或遲發薪資以來,教育部非但不保障兼任助理的勞動條件,在2015年將兼任助理的身分劃分為學習型或勞僱型兩類,甚至在2017年新政府上任後,將學習型助理變成獎助生,拒絕承認勞動賺取報酬的事實。此外,從工會接觸到的個案來說,一份助教工作一個月的薪水不到六千塊,在台北市根本租不到房子,如果薪水又遲發,兼任助理又如何獲得制度性的保障?高紹芳指出,為了保障兼任助理的勞動權益,獎助生的制度必須立即廢除,且將所有的兼任助理納入勞基法保障。

台灣新聞記者協會秘書長陳益能以路透社攝影記者為例,說明高階技術工作者是假承攬真僱傭的明顯目標。陳益能舉兩分民事判決及歐美的研究為例,認為較為彈性的勞動契約,不僅在一開始就是提供給那些偏好全職工作的人,它更是握有聘僱員工大權的雇主,在涉及對青年、婦女或年長勞工的歧視下的刻意選擇。

在影視與文化產業的非典勞動上,紀錄片工會/紀工報 Taipei Documentary Filmmakers' Union(紀錄片從業人員職業工會)的理事長許文烽則是說:影視產業勞動條件,光是前製、拍攝、後製、宣傳等差異都很大,實務上各種非典型契約都有。影視產業主要面臨沒經費,導演、製作人和工作人員一起剝削、生產作品的問題,電視產業更面臨製作經費天花板,進而影響技術人員、從業人員、演員的勞動條件和分配比例。若再談到紀錄片,則因我國紀錄片產業不健全、拍完又沒有市場,導演更容易自我剝削以外,又剝削技術人員來完成作品,曾有製作期間拍攝平均每天能休5小時,製作過程就發生過3次車禍的情形。因太過勞累導致從業人員車禍死亡,是影視產業中嚴重的職業災害,許文烽希望勞動部和文化部能針對影視產業勞動進行調查,並找出能落實七休一、每天工時上限12小時,輪班間隔能夠休息11小時等基本要求的方法。

臺北市藝術創作者職業工會則提出希望政府部門能落實勞動檢查,改善藝術工作「假承攬、真僱傭」情況;於《勞工保險條例》新增對於無一定雇主或自營作業而參加職業工會者傷病給付的實質保障;以及增強勞保局業務單位對於各類型工作內容之認識以避免申請常常被駁回等3項問題與訴求。

青年勞動九五聯盟 Youth Labor Union 95的理事陳曉雯則提到實務上非典勞動在勞檢認定上的問題,以及在實務上希望透過青年打工調查,來更加釐清我國青年打工族勞動現況。

最後,政治大學學生勞動權益促進會代表,也是身兼臺灣勞動派遣產業工會專員的吳昭儒,除了分享在政治大學面臨到的清潔工,會因為承包廠商改變而不斷被迫要簽屬自願離職證明,才能繼續工作,但實際上清潔工卻根本是繼續性工作,但沒辦法有相應保障的問題。也針對行政院派遣兩年歸零的計畫,質疑是否除了行政院及所屬機關機構,是否在國營事業、附屬單位和學校等單位也會禁用派遣。

最後,在黃國昌委員的追問下,行政院人事行政總處的代表則是回答說:行政院及所屬機關機構是兩年內派遣歸零,至於政府財團法人、國營事業、附屬單位與學校的單位,雖然在這次的計劃中沒有含括,但未來也是會比照適用派遣歸零。

黃國昌委員在最後結論時,要求相關行政部門,針對基隆港理貨員、原文會/原住民電視台、專櫃從業人員、桿娣、以及教育部所屬的高教非典勞動、青年打工、兼任助理、校園清潔工和文化部主管的影視產業和藝文工作者等非典勞動問題,在一週內針對公聽會中提出的疑問、困難與爭點提出具體的回應,並表示時代力量黨團會在後續持續跟緊追蹤,也會視情況再針對特定產業非典勞動召開更聚焦的公聽會,並會在下會期持續以質詢的方式,絕對要行政部門具體回應,並切實改善和解決我國公私部門各行各業的非典勞動問題。

  01
黃國昌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