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永明 「原地重建大埔張藥房,政府與社會的和解指標」

原地重建大埔張藥房,政府與社會的和解指標

劉政鴻強拆大埔張藥房,已歷經3年,當劉政鴻退休在家,含飴弄孫之際,大埔遺孀彭秀春仍持續期盼,她的家園能夠完整回復。這並非做不到,而是新政府有沒有想做而已。

雖然在2016年4月台中高等行政法院更二審的判決出來後,有法界人士指出,只要重新把苗栗縣政府列為被告,內政部為訴訟「參加人」,然後請求「內政部命令苗栗縣政府回復原狀」之訴,就有可能回復原狀。但實際上,這只是另外一種形式的折磨。

大埔案原地重建計劃,並非不可行。其實早在2015年5月的最高行政法院判決已指出,張藥房原址雖已鋪柏油、水泥、架設交通號誌等,但並非不能回復原狀。因此,重建與否,就看新政府的內政部有沒有誠意與大埔四戶重新協商。

新政府上台後,雖有許多積極新政,又盡力扭轉過去政府不公不義、無能的形象。但無奈的是,官僚巨獸的阻力實在太大,例如連一個324學運的打人兇警,都揪不出來;農委會財團法人的整頓資料,也要卡關半天;周休二日政策,也承襲上屆政府的「一修一例」等等。

大埔案是台灣近年社會運動的指標,若蔡政府的改革,真的想成為是一個團結社會的過程,那至少就應該先把彭秀春女士的家園,完整回復吧!

新聞連結: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1766396

  01
徐永明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