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450238 584358615074959 7221555266748861487 n

【堅持全面修正《集遊法》 改革切勿打假球】2016.06.15

今(15)日上午十點,五位在2013年因參與華光社區拆遷抗爭,而被以「妨礙公務」起訴的五名被告,遭高院二審判決確定有罪,均維持原審拘役50天的判決結果。時代力量對此感到遺憾與荒謬,更要正告朝野各黨團,對人民集會遊行的權利保障,是新政府迫切的改革目標;要邁向台灣民主社會的進一步發展,《集會遊行法》與其他相關法律的修正無可迴避,也沒有打折退讓的空間。面對《集遊法》修法進程的推進與其他法律的通盤檢討,我們都責無旁貸。

華光社區抗爭者在2013年4月24日當晚,原以和平集會方式抗議政府強拆老舊社區,不料警方竟提前一天架設圍籬封路,並擴張強制執行範圍,壓縮人民陳抗的空間。在政府行政尚有正當性疑慮的情況下,參與抗爭的人民卻反遭司法追訴,且一、二審均獲判有罪,顯示現行法制竟淪為國家打壓社會運動與人民言論自由的工具,遠非「保障」人民集會遊行與言論自由。

因此,《集遊法》必須進行全面改革,不應停留在「禁制區」、「命令解散」等爭議條文之前,而賦予政府更多限縮、恣意阻礙人民陳抗的理由與手段,導致國家濫用公權力與執法裁量,來對抗爭者施加暴力威脅。時代力量呼籲各黨團,在《集遊法》接下來的協商討論中,正視人民陳抗的權利保障,支持刪除禁制區(協商版本第五條)、命令解散權(現行法第二十五條;協商版本保留)等規定,確實完成該法的修正。

此外,「華光社區案」的有罪定讞也再次證明,對《集遊法》的單一修法尚無法全面解決陳抗活動所受的司法壓迫。從王鍾銘遭判有期徒刑、聲援Hydis工人抗爭被以《社維法》驅離,到本案以拘役50天定讞,均顯示政府執法迴避《集遊法》爭議,「繞道」改以刑法或其他法律對陳抗者施壓。時代力量認為,針對愈來愈多的類似個案,更應推動相關法律的通盤檢討,《集遊法》的修正是一個開始,對人民言論自由的保障,卻不應僅止於此。

時代力量相信,完整的《集遊法》修法將是開啟對集遊保障的第一步,也是進一步邁向刑法「妨礙公務」或其他法律檢討的基礎。朝野若不能堅持廢除禁制區、命令解散或相似之強制排除規定,將難以觸及集遊保障的關鍵改革,使集遊修法淪為做半套、打假球。在這個進程上,我們不應再行拖延,也沒有退讓的餘地;唯有切實修法,方能具體保障憲法賦予人民的基本權利。

=======

「保障人民集會遊行的權利,是集會遊行保障法最重要的意義」

針對即將進入協商程序的集遊法修正草案,時代力量特別就第五條(禁制區)、第十六條(協助、保護集會遊行所派之人員佩戴足以識別之標幟)及第十七條(命令解散權)表明嚴正立場,希望堅守保障人民集會遊行自由的精神。

一、刪除禁制區規定(協商版本第五條)
禁制區原係以保護國家重要機關與軍事措施為立法目的,惟人民選擇集會遊行之地點、場所本即為表現自由之形式,經常與其主張或訴求難以切分。為貫徹本法維護公共空間表意自由之修正意旨,免去對於集會遊行自由之不當箝制,我們堅持禁制區規定必須完全刪除。

二、協助、保護集會遊行所派之人員需佩戴易於辨識身分之名牌及臂章(協商版本第十六條)
除課予現場指揮官主動表明身分之義務外,我們更要求明定現場所有執勤人員應佩戴易於辨識身分之胸前名牌、臂章名牌,符合一定尺寸大小,且不得遮蔽。其目的在使人民於公務員違法執行職務時,得以明確提起事後救濟,追究個別執勤人員相關之法律責任。

三、刪除命令解散權(現行法第二十五條;協商版本保留)
我們主張刪除主管機關之命令解散權,避免過度侵害參與者行使集會遊行之基本權利,若有違反法令之行為,應回歸現存之法律規範(如刑法、刑事訴訟法、警察職權行使法、行政執行法等),相關執法人員得各依該具體行為態樣,對違法情事採取法律所授權之措施。這也是警方現行已採用的作法。本法既已重新定位為「基本人權保障法」,不應繼續存在命令解散權或相似之強制排除規定,避免創造主管機關恣意妨礙集會遊行之空間。

  01
黃國昌

  01  2
高潞 以用

  01
洪慈庸

  01
林昶佐

  01
徐永明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