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96216 1000185610158922 5493741051120189440 o

【即刻立法 終結低薪:時代力量守護勞工小組記者會】會後新聞稿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將於本週四(8/16)召開,今明兩天(8/13、14),行政部門也將和勞方及資方代表召開會前會,以敲定當天討論議程及討論內容,時代力量守護勞工小組今(8/13)日提前召開記者會,敬告行政部門及工商團體正視青年勞工的低薪困境,尤其莫拿一些與實際統計數據相差甚遠的資訊混淆視聽,企圖左右社會觀感。時代力量 New Power Party秘書長陳惠敏表示,《最低工資法》是民進黨的總統大選政見,非常可惜的是至今都沒有落實承諾,導致最低工資的審議都還是交由勞/資方討價還價,甚至政府還低聲下氣到只為了求資方出席會議,實在非常誇張。陳惠敏進一步說明,時代力量呼籲行政部門儘速提出《最低工資法》,將最低工資法制化。若在最低工資無法法制化前,時代力量也要求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應以保障勞工及受扶養人之基本生活水準為準則,依中央主計機關及相關法令所規定的最低生活費與就業扶養比,調升基本工資。若採目前最新的主計資料,依時代力量版本的《最低工資法》,時薪制與月薪制不脫鉤,今年最低工資月薪應是29,914元、時薪是187元。

#台灣青年值得更高薪 #工商團體別再恐嚇

今年28歲的基隆市(安樂區)議員參選人陳薇仲指出,她從大學畢業以來,至今做過三份工作,第一年薪資是2萬5千元,根本無法有存款也不可能想像有未來。根據2016年家庭收入調查報告顯示,基隆人全年收入是57萬元,是北台灣各縣市中最低。另外,受薪階級低薪和青年低薪的問題並不只發生在基隆,也是全台灣目前最嚴重的問題之一:從主計總處的「人力運用調查」可以發現到,15-29歲勞工每月主要工作的經常性收入不到3萬元,有超過五成的比例(51.53%);而不到4萬元的比例更是高達八成五(84.47%)。也就是說,全台灣15-29歲的人,有一半以上每個月的收入是不到3萬元的,在扣掉基本開銷和房租後,根本就沒有存款,也讓台灣的青年不敢想像未來。

陳薇仲說,可是在三天之後,就要召開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但是台塑集團總裁、也是工業總會理事長王文淵卻在媒體上無視青年低薪的問題而說「如果調整基本工資,就會讓青年更容易失業」。但是,陳薇仲拿出真實的數據反駁王文淵:自2012年2月1日的六年內,勞動部調高過七次的基本工資,但同時期,青年失業率卻是從12.66%的高點一路下降到最低(8.33%)。王文淵先生所說,是不清楚青年實際的狀況,也不禁懷疑他的說法根本就是為了要讓資方在政策上獲利,也打擊畢業季的新鮮人求職的信心與談判籌碼。陳薇仲也舉出,實證研究顯示,青年失業者有工作機會卻無法就業的原因,最大宗就是薪資太低(24.2%);要促進青年就業、改善青年低薪問題,就應該正視最低工資的立法,提高青年的薪資,保障青年就業環境,才能改善此一狀況。

中南部低薪困境應解決 #青年返鄉才有得談

今年25歲、領過27K薪資的高雄市(鳳山區)議員參選人黃捷 鳳山捷伴同行指出,身邊許多在高雄長大的朋友,都在台北甚至出國工作,就是因為中南部薪水太低!黃捷進一步質疑,每當政府大喊「青年返鄉」的口號,「但對我們來說都是空話」,因為根據勞動部「薪資行情及大專生就業導航」的調查顯示,大學畢業生的起薪,在台北可以有30,952元的水準,但在台中、台南和高雄,卻都只剩27K左右(台中27,310、台南27,311、高雄27,354元)。黃捷也舉例,在網路上看過「在台北有7萬,回鄉台南卻開24K」、「台大畢、十年經歷,主管職在南部只領40K」種種報導。黃捷認為,這些數據和個案,都證明了光是中南部的勞動條件,就無法說服年輕人,帶著創意與經驗,回到自己的故鄉一展長才。

最低工資不是亂喊價 #法制化保障勞工生活所需

今年31歲的台中市(西屯區)議員參選人簡嘉佑表示,他在地方時有許多長輩都在關切大學或研究所的畢業生,起薪不到三萬塊,卻要負擔一間套房要價八千至一萬五千元的高房租。簡嘉佑說,政府必須面對低薪到無法安居的問題,需要像是《最低工資法》這樣的機制來解決。但是,簡嘉佑也質疑,雖然時代力量在2016年進入國會之後,立刻提出《最低工資法》草案,現任與歷任勞動部長卻都不斷拖延,勞動部的草案始終不見蹤影。

簡嘉佑強調,《最低工資法》在世界上已有112個國家實行,且我國早已簽署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公約,「這是一個世界的潮流。」簡嘉佑呼籲,蔡政府應該儘速實現2016年的勞動政見,勞動部也不要一直說「再研議」,否則「雖然改革是馬拉松,但低薪的生活也要像馬拉松一樣跑下去嗎?」

針對計算最低工資方式的問題,簡嘉佑也說,時代力量的版本希望讓辛苦工作者及其扶養的家屬,能獲得足夠的保障,因此最低工資的計算是以「每月最低生活費」加上「每月最低生活費乘以就業扶養比」來計算,並且每年滾動調整,確保大家在意的薪水能反映生活所需。此外,將目前審議制度由行政命令的層級,拉高到法律的位階,「我們才會有個比較明確的機制,才不會每年都要來一次政治喊價。」

蔡政府應儘速實現承諾 #制定最低工資法

現年26歲的台中市(南屯區)議員參選人吳佩芸則表示,儘管自己過去作為執業藥師,薪資受到證照的保障,但「難道沒有證照的行業就活該低薪嗎」?此外,台中去年大學畢業生的起薪竟是六都最低的27,310元,「難道台中年輕人就活該低薪嗎」?

吳佩芸也直言,工總就像是「會吵的小孩有糖吃」,要鬆綁降低勞動條件,政府有求必應,要提高工資、保障福利,工總又有無數理由推托,勞權處處退讓的政府「根本真心換絕情」。吳佩芸舉去(2017)年的工總白皮書為例,說到當時工總提出每4個月加班時數200小時、單月不超過60小時、降低加班工資、放寬七休一規定等「建言」。比對最近一次的勞基法修法,執政黨可以說是對工總要求「全數買單」,一口氣提高了勞工的加班工時上限、取消做一算四做五算八來以量制價的算法、也在近日內大開後門,讓許多行業的勞工面臨「連續出勤12日也合法」的過勞班表。

吳佩芸痛批,到了2018年,工總還拿青年會失業當擋箭牌,繼續耍賴不想漲基本工資。吳佩芸指出,根據主計總處的統計數據,台灣勞工近20年來,生產力增加了2.08倍,但每單位產出勞動成本指數卻只剩下72%,也就是勞工創造出更多的產值,卻因部分資方種種手段,像是要求政府放寬加班上限、少發加班費、放話凍漲基本工資等等,未能分得成長的果實。

吳佩芸再次強調,部分資方不斷放話要出走,或是強迫勞工共體時艱,其實是逼得能出走的勞工紛紛奔逃,「我們期待的是一個公平的勞動環境,讓勞方可以共享辛苦打拼而來的成果」。時代力量長期的訴求與行動,包括了制定符合勞方需要的基本工資、儘早通過《最低工資法》,並希望勞、資、政各方都能嚴肅以待。

最後,時代力量秘書長陳惠敏向執政的民進黨呼籲,在立法院有個行政部門沒有版本就不排案的奇怪潛規則,若是不提行政部門版本,就請依時代力量的版本來審議。最低工資的公式如何設計,大家可以一起來討論,但重要的是基本工資的審議必須要有參考依據並法制化,而不是一再放任毫無標準的喊價。

時代力量秘書長陳惠敏也與四位議員參選人一起舉起「創制最低工資法」的公投連署單,共同喊出「即刻立法 終結低薪」的口號,敬告政府及工商團體正視現實,改善台灣青年低薪的處境。

🈯 立刻加入連署
🎯複決勞基法連署書:https://npptw.org/MsRlTU
🎯最低工資法連署書:https://npptw.org/6MZtg5
📝時代力量公投專區:https://www.newpowerparty.tw/referendum

🈯 加速勞權進步,11/24,為勞權投票

複決過勞勞基法 #創制最低工資法

十八歲就可以簽連署投公投

基本工資審議委員會 #基本工資

最低工資法 #最低工資 #勞動基準法 #勞基法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