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41437 1665595307014188 3576687395933992273 n

【做律師的意義是什麼,我們跟王如玄想的不一樣 】邱顯智 時代力量新竹市立委候選人

看到王如玄說,一件案件七萬塊,要打半年,律師是血汗業,所以投資軍宅,覺得這世間真的是有平行時空。
王如玄應該不能理解,當丟馬英九鞋子的媽媽問曾威凱,律師費怎麼算的時候,曾威凱說:
“當妳丟出鞋子的時候,妳就付了我的律師費!”

王如玄發動關廠戰爭的時候,她應該也無法理解,有一個澎湖出身的年輕律師,叫吳俊達,在法扶的一個小房間,我們初次見面,我對他說了不到十分鐘,他便答應一起處理上百件關廠案。

劉繼蔚辛苦的湊了兩萬八,只為了可以讓我到苗栗地院打苗栗的關廠案。

幾乎每件案件都跳坑的李宣毅。從洪案,關廠案,各種冤案 ……。

陸正義是我的對造,總是狀紙出的沒完,戰鬥力十足,一流好手,把我氣的半死。最後忍不住問他,願不願到苗栗幫忙,他居然答應。

王怡今律師,陳柏舟律師在關廠案,國道收費員案不懈的努力。

讓我在苑裡反瘋車案看到要流淚的林三加莉絲。

郭德田,李荃和這些律師,在苗栗跟本沒有案件,登錄苗栗專門處理免錢案件。

吳俊達,丁穩勝為華隆案的努力,陳孟秀總是出現在深夜的北檢……還有好多好多律師 ……

這些案件這些律師都沒有賺七萬塊,因為沒賺半毛錢,但是做律師的意義是什麼,我們跟王如玄想的不一樣 。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