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07507 1666400173600368 7101935783483162090 o

【以「文化」,找回新竹人的認同與驕傲】邱顯智 時代力量新竹市立委候選人

你知道新竹有哪些「在地藝文空間與團體」嗎?
你有聽過玉米雞劇團 - Cornychicken Theatre、新竹市老屋發展處、頑筑舞笈、2015合流-環境藝術行動、風起Uprisings嗎?

這週四晚間,在江山藝改所 Jiang Shan Yi Gai Suo我特地舉辦一場客廳會,與20位地方藝術與文化工作者對談,了解他們的需求;這些人之中,有表演工作者、有紀錄片導演、有環境藝術家、有壁畫彩繪的藝術家、有致力於「閒置空間再生」的文化人。

他們普遍反映的一點,在於現在新竹看起來藝文空間有,如「演藝廳」;活動也有,如「仲夏藝術季」、「簡單生活節」、「紙風車巡迴」。然而,這些大型活動,看似繽紛璀璨,卻缺乏在地藝文團體的參與。

與會團體不約而同表示,這些活動他們甚至一張邀請卡都沒有。即使在新竹紮根與推廣十數年,文化局卻不知道他們是生是死。其實這些正反映著,政府部門對於文化與藝術的思維,只求辦些大拜拜、放煙火式的活動;雖然短期來看,得以滿足親子遊憩的需求;長期而言,卻不利於真正新竹在地藝術與文化的推展。

從空間來看,東門圓環、東門市場、東門郵局、海軍第六燃料廠中的閒置空間,不僅需要再生,更應將空間開放出來,讓多元倡議與藝術實踐得以涵納進來,成為機動展演的平台。藝文空間內舞蹈、戲劇所需的硬體設備,也需要達到基本的水平。各個社區舉辦的活動,可多跟藝術展演結合,避免均質化。

從政策來看,藝術的推廣常須五年十年才看得到效果,現行「一年一期」或「三年一期」的補助,其實對長期發展不利;藝文活動不僅需要長期的補助,更需要有公信力的審議機制;而目前的機制只補助器材、場地、文宣等硬體設施,卻不補助人事費用,然而種種人才訓練、燈光設計、服裝設計,才是最耗費時間與心力之處;這是目前相當不合理的地方。

在對談中,我發現老新竹人深深的失落感,有人形容到,新竹優秀人才的命運,就好像「建華、培英、竹中、清大、交大一路沿著光復路的輸送帶那樣一直往園區推」,在大學或研究所畢業當兵的時候,你往往會面對要留在家鄉(通常等於園區),還是去外地打拼的猶疑。

新竹難道比別的地方缺乏在地文化特色嗎?因為缺乏自信,才會一直向外做連結。一個偉大的城市,不應保守與封閉,而應容納多元的價值與聲音,原生新竹人與新進新竹人的多元價值要先被看見與承認,才能認識與交流,最後才能產生新竹落地生根的文化。20年來,常常有一些嘗試的星火(如「清大湖畔藝廊」),卻都沒有到燎原的程度。

整場對談下來,討論漸漸濃縮在兩個方向,一是「交流互助的串流平台」,讓現有的藝術星火彼此資源共享與交流,形成網絡,更要讓創新的力量得有基本的彈藥支援;二是「藝術展演的機動平台」,讓藝術展演與文化保存深入大眾生活,以藝術展演的「機動性」貼近不同的在地社區調性(例如園區有密集勞動而休閒時間稀少的特質),而不是做出一個一個僵化的蚊子館;這兩個方向,是目前眾多藝術行動者提出的共同心聲。

過去,許多候選人認為「文化沒有選票」,但是我認為文化是一座城市偉大的底藴;因而,我主張,應從:

一、 在地團體營運與人才養成
二、 文創產業、特色店家與在地小農之合作
三、 生態博物館與社區藝術互動
四、 文資保存與都市發展
五、 智慧財產權

五大軸線與在地藝文團體對話,了解在地藝文團體的需求,了解制度環境的不足;並研擬相關政策;讓竹塹文化真正能蓬勃發展,讓新竹市民對於自身所處的城市感到驕傲,找回新竹市民對這座城市的認同與方向感。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