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p6845

【「選前人權永久保固書、選後集遊惡法繼續用」是台灣價值嗎?】黨團新聞稿 2018-1-29

針對時代力量日前於總統府前夜宿抗議蔡政府強闖《勞基法》的行動,中正一分局於上週寄發到案通知,以「違反集會遊行法」為事由,傳喚徐永明、黃國昌、林昶佐三位委員於今(6)、明兩天分別到案說明。
 
對此,徐永明委員表示,民進黨在野時主張《集遊法》是惡法,如今卻要動用刑事追訴異議者,令人感傷。三名委員都確定不會到警局應訊,並呼籲民進黨下會期盡速處理擱置已經的《集遊法》修法;黃國昌委員則表示,2013年時自己參與總統府前同一地點的抗爭,當時就選擇不出席這種騷擾式的傳喚,檢方最後也不同意警方的濫權,予以不起訴處分,沒想到民進黨政府居然同樣啟用刑事追訴,他將一樣選擇不至警局應訊,若檢方真的認為有必要傳喚就傳喚。
 
徐永明委員說明,時代力量三名委員是在上週五(2/2)收到警方發出的通知。收到時並不感到驚訝,因為抗爭當時,警方就已經以不成比例的方式處理這次抗爭。他說,到案通知書上載明「經合法通知,無正當理由不到場者,得依法報請檢察官核發拘票」,作為一名黨團總召,看到黨團成員紛紛面對這樣的刑事追訴,令人感傷。他也質問執政黨:中正一分局和北市警局這樣做,是想展現怎樣的秋後算帳?當時時代力量之所以發動抗爭,就是希望籲請蔡總統暫停《勞基法》的強硬闖關,事後回到立法院,也證實《勞基法》根本毫無協商空間。如今在野黨還要面對集體刑事追訴,「台灣的民主要如何走得下去?」。
 
徐永明委員同時回顧,2008年時,時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曾在野草莓學運現場簽署「人權永久保固書」,為民進黨執政(2000-2008)時期未能致力推動《集會遊行法》修法,並導致侵害人權之事件(如樂生迫遷、新移民政策等)而道歉,並承諾未來「不論在朝在野」,將致力維護集會遊行自由;馬政府執政後,在野的民進黨團所提出的《集會遊行法》草案,也包括廢止禁制區、去刑罰化等條文,當時民進黨團的總召就是柯建銘,幹事長是賴清德。如今民進黨轉為「在朝」,在野黨團卻收到中正一分局的到案通知,令人相當感傷。
 
黃國昌委員則回顧,2008年野草莓運動爆發時,他仍在中研院任職,也擔任台灣法學會的秘書長。那是他走出中研院參與的第一場運動。當時看到蔡英文作為主席,願意為民進黨執政時未致力推動修法而道歉,相當感動。後來台灣法學會提出法律專業團體版的《集會遊行法》草案,也被民進黨團接受,提作黨團版。
 
他回顧,馬政府執政後一方面在推動兩公約施行法,一方面卻遲遲不肯修正《集遊法》,並用以打壓抗爭者。2013年時為了抗議馬政府濫權,他參與青年團體於總統府前的抗爭,之後收到生平第一張《集遊法》的到案通知書。當時他就公開說過,馬政府宣稱要推動兩公約內國法化,但國際人權專家早已指出《集遊法》內的條文違反兩公約,馬政府卻還要用《集遊法》來追訴抗爭者,根本自相矛盾。因此,當時他就表明不會接受警方傳喚,若檢方認為有必要,就請檢方直接傳喚。最後檢方傳喚他和魏揚、林飛帆等人出庭,做出不起訴處分。連當時的檢察官都認為,警方這樣濫行移送,是浪費司法資源,丟國家的臉。
 
黃國昌表示,他沒想到當時許多和他共同推動修改《集遊法》的朋友,如今已在朝為官,自己卻還收到這樣的通知書。他強調,不論當時作為一名公民,或如今帶有立委身分,他的行動準則都是一致:對於依據這種打壓人民集會遊行權的惡法所發出的騷擾式傳喚,他將不會出席,「若有檢察官認為這麼垃圾的事情還有浪費司法資源的必要的話,那就請檢察官傳喚吧」。
 
日前受時代力量委託,對警方高層提出告訴的丁穩勝律師也出席記者會。他提到,今天非常遺憾還要面對集遊惡法的追訴,藍綠兩黨過去在野時都將《集遊法》認定為惡法,但執政後都對還是持續使用,可見《集遊法》是統治者的利器。事實上,針對人民言行舉止的規範,《刑法》上已經有許多規定,在《集遊法》中許多不必要的刑罰規定,就是在打壓人民集會權利的行使;大法官718號解釋中也早已指出其中許多條文違憲。
 
丁穩勝律師指出,在時代力量於府前的抗爭結束後,律師團就已經針對中正一分局的高階主管及在場下命令的長官提起包括強制、毀損、妨害自由等罪的刑事告訴,希望透過這個行動告訴執政者:集遊法不是打壓人民意見的萬靈丹。最後他要呼籲,不管是哪一黨,集遊法是廢是修,都必須要有深刻討論、立即反應。不能讓它再持續存在。
 
徐永明委員最後強調,此次時代力量三名立委雖不赴警局應訊,也不害怕承擔可能的惡法惡果。他同時呼籲,民進黨應該在新的會期盡速修正《集遊法》。這個法早已送出委員會,卻遲遲未能進入二三讀程序,蘇嘉全院長應該盡速召集協商;賴清德在2008年時擔任民進黨團幹事長,當時曾簽署提案,支持進步的《集遊法》修法草案,他也必須說明,如今執政,立場又是什麼?

  01
黃國昌

  01
徐永明

回到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