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805750 1703805139895253 6729526555646615933 n

〈228共生音樂節—高潞 · 以用 · 巴魕剌發言〉

剛剛主持人介紹我是立委,但我希望今天代表「Pangcah阿美族守護聯盟」的成員在這裡發言。在今年1月16日以前,2011年1月28日,我們就在這邊抗議,中華民國剝奪我們土地,那時候我們說是「Pangcah的土地戰役」。
我們要去反思我們在台灣的正義問題,我們在課本裡知道228是關於私菸查緝,與白色恐怖造成了很多傷害。
但228當中也有很多原住民菁英、領袖被殺害,我也有姊妹的家族在其中遭受傷害。這當中有警察、醫生、有阿里山鄉長,因為貪污與叛亂罪槍決。
我的姐妹和她的家族,在228前後不看電視,因為她的長輩看到照片就會發瘋。她的傷害如果沒有被記憶與平復,對於台灣社會的族群和解都會很難發展。

400年來,有很多問題在這塊土地上發生,一直連結到教育與政策,代代相傳到我們的家庭當中。有非常多的族群傷害需要被理解,如果不被理解,這些傷害會不斷發生。
國民政府來了以後,原住民的語言與文化都被禁止,李登輝先生說過,那時候禁說方言。40歲以下的人,會講族語的比例很低,包括我的族語都非常差。民國90幾年我當記者的時候,華東部落,族語我們叫做Duap'un,整個部落因為國民政府來,就讓那裡沒有土地是屬於族人的,政府要蓋公園,那個部落就要被迫離開,長久千年的部落,因為國家政策就要離開?現在因為原住民保留地稍有緩解。

民國100年,馬太鞍部落以及太巴塱部落1000多公頃,馬英九要把他變成大農大富平地森林公園,我們族人去抗議,公文往返很多次,公文裡面只告訴我們一件事,那就是,「我沒有錯。」

歷史上,中華民國是外來政權,不知道為什麼你可以跟部落說,我沒有錯。這樣的道理,我們不懂。不只土地,我們還面對「開發」的問題,花蓮有86個礦區,宜蘭有40幾個礦區。

那是長期以來,原住民的議題被邊緣化,那就會在結構上出現問題。原住民平均餘命少一般人10歲,55歲可以領老人年金是這樣來的。我們的醫療資源分配不均,核廢料也丟到蘭嶼,所以,312反核遊行,希望大家都來。就因為他們認為蘭嶼比較邊緣地區,就丟在蘭嶼。陳水扁希望2016年核廢料遷出蘭嶼,但台電回覆說,找不到最終場址,所以沒辦法遷出,大家覺得這樣公平嗎?

結果找到下一個場址,仍然是下一個部落,這樣不是弱弱相殘嗎?這些歷史正義的問題,要拉到最源頭我們受到的傷害。蔡英文曾經給出承諾,說要在8月1號道歉,為了過去的不正義,要給出一個道歉。但我想問的是,道歉之後呢?要給我們原住民一個怎樣的恢復?

我這邊有幾個訴求,在德國,給出非常多的補償機制,他們從民間企業到政府,不只道歉,也表現極大的誠意。第一,如果要和平共處、和解共生,必須要調查和承認這些造成的傷害,才能和解。歷史的傷害,也會影響族群間關係。不是刻意造成族群問題,而是歷史的記憶,我們一直承受到現在。

第二,我們要求返還原住民族的土地,要求中華民國承諾。不是要把大家趕到太平洋,而是我們過去就不斷被搶奪。 30年前就有「還我土地運動」,有「增劃編原住民族保留地」,但30年前的法律,有40000多人去申請,有40000多公頃的土地。但申請到的數字我聽到很驚訝,只有200多公頃,因為部落的土地,國家要用,他就不還給我們。《太陽的孩子》這部電影,就是演阿美族的真實故事。老人家抗爭30年,年輕人去鄉公所問,結果承辦人員真的說,「被颱風吹走了」,又說,「承辦人員更換頻繁不知道找誰」,於是老人就必須不斷去申請、不斷去抗爭。公務人員怠忽職守,居然沒有法律可以懲戒。到去年還要封冰箱抗爭,這30年來,老人家陸續走了非常多。

第三個訴求是轉型正義的落實,包括還我土地,並對加害族人的行為做出賠償。這樣的正義才是正義。我希望跟大家分享,台灣底下,有非常多民族;我們不是中國人,我們有很多未被認定的平埔族群原住民。「原住民族」在我小時候沒有任何章節,只有污辱原住民族的吳鳳。現在,128小時總算有1.5個小時,但也只有1.5個小時,這對大家非常不公平,我們也就不知道台灣有這麼多元豐富的文化。

  01  2
高潞 以用

回到上一頁